读远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 第三百三十八章 RM之我的劣势体力亲故(五)
    虽然小凤的笑话调节了气氛但是没过多久就被3个老年人破坏的一干二净,玩了这久么久综艺如果不知道如何做效果那三个高龄MC就白混了,三个人先是怀旧了下说了一下想当年,然后又统一口径说高龄者当中最弱的就是池石镇,最过分的就是三个人开始比拼老梗让车内的气氛带上了一层暮色。

    李光珠和宋仲基还保持着两看相厌的状态,而小凤着是身心对付不断施展降龙十八掐的郑秀妍。

    10分钟后炎热的天气让体弱者显出了原型,朴老爹坐在副驾驶上打起了呼噜,尹钟信也不住的点头向开车的刘在石表示敬意,哈哈也进入了闭目养神的状态,宋仲基和李光珠靠在一起睡的很香,效果做完了就该秀下基情无限了。

    “你不睡会吗?”小凤的头上也出现了不少汗水,一方面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忙于应付郑秀妍的各种骚扰。

    “这么热我睡不着,你是不是总在背后编排我啊。”看到小凤抓狂的样子郑秀妍满意的收回了手,掐小凤的手感很不错,郑秀妍很满意。

    “那是为了做效果,我不帮你弄点放松量估计你这趟RM就白来了。”小凤坚决不能承认自己是打击报复,他可不是那种小气的男人。

    “那我是不是因该感谢你啊。”郑秀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小凤觉得嗓子眼有点干了,看郑秀妍的样子貌似他提出点过分的要求郑秀妍都能满足他,小凤咽了口吐沫把自己这样想的原因归结到天气太热了。

    “我是你姐夫,帮你是应该的。”小凤纠结了下后还是放弃了谋福利的想法。

    “你不用总提醒我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在乎,没胆的男人,敢想不敢做。”郑秀妍递给小凤一个满怀鄙视的眼神后就不说话了。

    尼妹的,身为一个男人小凤表示不能忍,但是看到前面专心看车的刘在石小凤觉得自己也许还算是个男孩。

    相比于非空调组的沉闷空调组的气氛就要好上许多,负责开车的是金钟国,副驾驶的位置上是老大哥池石镇,有了车僖嫔的存在永远不会少了笑声,当然身为他的吐槽对象的金钟国就比较悲剧了,要是手中握着方向盘估计车太贤也不敢这么嚣张,而车太贤口中的另外一个主人公张赫估计等看过这期RM后一定会教车僖嫔做人,至于张赫会不会看完不用考虑,金钟国才不会忘记通知张赫。

    对于RM选择的拍摄地小凤已经懒得吐槽了,这次第一个任务地点是一个首尔郊区楼盘的室外运动场,鸟无人烟的环境让小凤确定SBS没少收广告费。

    空调组一身清爽的站到了树荫下,非空调组的状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丢盔卸甲,朴老爹貌似睡的挺香,胸前湿了一大块朴明秀坚决否认那是口水,尹钟信下车后喝了口冰水让后就声称自己嘴和不上了要去医院。

    睡梦中相亲相爱的李光珠和宋仲基又恢复了我懒得和你说话,哈哈的脑门红了一块据说是一不小心撞到车门了,小凤则是一脸苦色的揉了揉肩膀,小凤这才发现自己的T恤从肩膀开始湿了一块,小凤郁闷的看了看没事人一样的郑秀妍,装什么装啊,你脸上的印子已经出卖你,不是说睡不着吗?睡着就算了,那我肩膀当枕头也行,你好的不学你学恶魔哥流口水。

    其实小凤看到拍摄场地后也有点不想拍的感觉了,夏天在室外拍摄本来就够凄惨的了,你现在居然还玩这么大,小凤真希望几个高龄者装个病看看赵孝镇的反应。

    “今天是劣质体力亲故特辑,我们为你们准备了四轮比赛,每轮比赛第一名可以获得7分,第二名5分,第三名3分,其他完成任务的人得1分,没完成任务的负一分,四轮游戏结束后成绩最低的三队将会得到RM历史上最严厉的惩罚,希望你们赛出风格赛出特色,每轮游戏我们都将会设立一个最佳搞笑镜头将,得奖者可以获得3分的奖励,每轮比赛结束后前三名乘坐空调车,后四名乘坐没有空调的车,看过坐没有空调车的下场估计你们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一上来赵孝镇就开始介绍这期拍摄的内容了,一听到RM史上最严厉的惩罚连小凤都有点怕怕的感觉了。

    隶属RM的历史,节目初期Runningball时代惩罚包括了当清洁工,当服务员,最让小凤不能接受的就是**外穿装超人的惩罚,调整后惩罚少了起来,基本上就是夏冬用水,春秋用面粉,狠点的就是玩把极限运动,现在突然说最严厉小凤心里也有点没底。

    “现在将要进行的是第一轮比赛,面前就是比赛的场地,第一阶段每组嘉宾都要两人三足跑60米,第二阶段每组的体弱者在垫子上女的做仰卧起坐20个,男的做俯卧撑15个,第三阶段是人形推车游戏,谁当车每组人自己决定,第四阶段是爬网,最后戴着尖帽顶破气球比赛完成。”赵孝镇开始介绍比赛内柔了,如果仅仅是介绍的这样小凤保证能轻松愉快的完成,但是现实的场地让小凤打了个哆嗦。

    第一个项目是两人三足没错,但是60米的跑道是指压板构成的,最让小凤觉得蛋疼的是指压板的颜色还是充满的恶意的纯黑色,往上面摊个鸡蛋想熟有点难,但是小凤保证光着脚站在上面的感觉一定不好受。

    第二个项目给准备了垫子没错,对于垫子是黑色有了第一关的衬托小凤觉得也没什么了,但是你为啥就给那么小一个垫子,而且垫子还是垫在指压板上,尼妹的指压板最近是不是大降价不要钱啊,唯一欣慰的这次指压板总算不是黑色的了,虽然红色不见得好多少最起码也比纯黑强。

    第三个项目是人形推车,跑道是由充气泳池构成的,除了不好受力真的没什么,但是他喵的为什么里面有水,看到时不时出现的泡泡小凤就确定那是肥皂水,要不要玩的这么大啊。

    第四个项目爬网和第五个项目顶气球,现在看来没什么难度,但是小凤相信绝不会那么简单。

    “由于场地有限,你们只能分成两组对决,现在请你们自己确定分组。”对于不能同时看到7组人同时比赛相爱相杀赵孝镇表示很遗憾。

    “要不就按空调车和非空调车分组吧。”车太贤眼珠转了转提议道,一看非空调组的状态车太贤就知道这种天气下坐没有空调的车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虽然他坚信没人是他和金钟国的对手但是如果碰上被仇恨蒙蔽双眼的非空调组搞破坏就太郁闷了,没少关注RM的车太贤可是知道金钟国拉仇恨的能力。

    车太贤的提议当然得到了空调组的票同意,非空调组则是票反对,不说谁先谁后的问题,就是同仇敌忾或者同命相怜这四个字就让非空调组团结到了一起,用哈哈的话来说就是有仇有怨找空调组的报,一个比赛分组已经上升到阶级斗争的层次了。

    最后还是赵孝镇拍板决定用抽签决定分组,三组队先出发四组队后出发,相比于可以看别人完成情况决定是否可以偷懒的四组队,小凤更倾向少一组人的三组队,在RM中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人少点预示着变数少了不少,但是负责抽签的郑秀妍抽到的就是小凤不希望看到的四组队,一半还多的几率能抽到四人队小凤没什么好埋怨的,但是郑秀妍你一脸骄傲等表扬的样子是什么意思啊。

    三组队的成员有金钟国车太贤组、Gary郑仁组、刘在石尹钟信组,小凤敢保证前两组的成绩一定会很不错。

    “啊,烫死我了,这是什么啊。”按照指示脱掉袜子站到指压板上的车太贤一声凄惨的大叫让光着脚走到了跑道旁边的草地上。

    “太贤啊,你不用把演技用到这,指压板这个东西我们司空见惯了。”刘在石对于车太贤的浮夸演技嗤之以鼻。

    “哥,不是疼,是烫,我感觉我的脚都快熟了。”车太贤捧着脚郁闷的说道。

    “太贤啊,跟哥哥学,习惯了就好了。”刘在石一副鄙视加显呗的样子站到了指压板上,但是还没出口的鄙视之言就被惨叫代替了,刘在石的表现比车太贤更夸张,一路翻滚的来到了草地上。

    “PD啊,你确定这期是劣质亲故特辑而不是铁人特辑,对于指压板本来就抱着敬畏之心的尹钟信现在更不敢上去了。

    “呀,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你看我,1,2,1,2.“这个时候敢于唱反调以身示范的也就只有金钟国了,虽然口号还的挺响但是总是提倡疼多了就会麻木的金钟国才走了没几步面容就扭曲了。

    折腾了10几分钟三组队才部站到了跑道上,Gary的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他身边的郑仁则是皱吧着一张脸,金钟国不断调整着呼吸,好像这样就能让脚底板舒服一点似的,车太贤和刘在石都开启了话唠模式,两人各说各话聊得不亦乐乎,尹大妈则是苦着一张脸仿佛下一秒就会掉下眼泪。

    “哔!“一声哨响宣布了比赛开始,没有你争我夺的激烈场面,没有挥洒汗水勇于争先的气势,满场只有5个男声加一个女声的惨叫,走在最前面的是金钟国和车太贤,习惯性偷懒的车太贤把身体的一半重量分担到了金钟国身上。

    第二位的是Gary和郑仁,Gary拉着腿不敢接触指压板的郑仁跑的很辛苦,第三位当然是刘在石和尹钟信了,刚跑了几步尹钟信就一声哀嚎倒在了指压板上,然后就是更加痛苦的哀嚎。

    在金钟国的带领下他们这组最先进入了第二环节,解开绳子刚趴倒在垫子上的车太贤就大叫一声蹦了起来,吸收了这么长时间热量的垫子可不是说趴就能趴的。

    在金钟国的武力压迫下车太贤终于摆好了姿势,这个时候第二位的郑仁和Gary也进入了第二环节,背部接触让郑仁的仰卧起坐之旅异常的顺利,Gary组首先完成了第二环节进入了第三环节。

    此时的刘在石和尹钟信还在距离起点不到10米的地方纠结着,刘在石不只一次试图站起身但是都被尹钟信破坏了,尹大妈可耻的把自己的脚放到了刘在石的脚上,这让刘在石尝到了痛苦加倍是什么滋味。

    Gary和郑仁在第三环节碰到了麻烦,刚开始是Gary当车郑仁推,但是刚启动Gary就手滑和气垫来了个亲密接触,满头满脸的肥皂水不说,Gary刚想说话却从嘴中出来了一个肥皂泡。

    金钟国牌的推车带着大喊声超过了Gary和郑仁,车太贤为了不让金钟国甩出去采取了无为策略,靠着金钟国的两只手二人完成了推车环节。

    Gary和郑仁换了套路,郑仁当车后状况好了不少,Gary牌马达让郑仁知道了什么叫飞一般的感觉,郑仁双手一动没动就完成了第三个阶段,而这时的刘在石和尹钟信又往前挪动了不到10米。

    “在石啊,我不行了,我们放弃吧。“尹钟信解开脚上的绳子倒在草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钟信哥,我们至少也要完成啊,我可不想接受惩罚。“刘在石也是一脸痛苦,但是他真的不想接受惩罚,要是让他玩回蹦极还不如让他自杀好受些。

    “在石啊,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这个还痛苦了,要不今天我们所有的比赛放弃得了。“尹钟信觉得自己得提议很不错,至少眼前舒服了,哪怕是惩罚他也认了。

    “绝对不行。“刘在石想到了蹦极想到了跳楼机,然后毛骨悚然的拖着尹钟信重新回到了跑道上,被拖行了不到5米尹钟信受不了了,在滚烫的指压板上被拖行是个人就忍不了,尹钟信认命的跟着刘在石前行,反正他们的目标是完成任务,挪动几步休息一下也不是不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