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 第599章 我结(六)
    “那个,我当时其实真不是因为我结下车生气的。”泰妍想到以后还会有邀请亲友团的拍摄于是就不耍赖了,与其等到那个时候再被黑一次倒不如现在就把话题结束了。

    “哦,也就是说除了这点其他都是真的喽,你说的这点我相信,有这样一个假想丈夫下车那简直就是解脱,泰妍喝酒其实是为了庆祝。”朴明秀又开始断章取义了,指着郑亨敦就是一顿黑,郑亨敦的眼泪默默的在心里流,今天他就不应该来。

    泰妍尴尬的笑了笑没解释,一解释估计这话题就没法结束了,还不如就这样让郑亨敦背个黑锅把话题一笔带过呢。

    “泰妍啊,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你现在总能说实话了吧,当初知道假想丈夫是亨敦后,你是怎么想的?”显然朴明秀没有放过泰妍的意思,之前积攒了那么多能量就是想在现在爆发,小凤那边被威胁了,朴明秀只能把能量用在难为泰妍上,反正他的炸鸡店又没请少时代言,他不怕。

    “当时是挺郁闷的,当制作组告知我合作对象是亨敦欧巴的时候,我感觉天都黑了,虽然是做综艺,但是那个时候的我还是觉得找一个帅点的人比较容易接受。”泰妍知道她要是不配合朴明秀说点劲爆的估计朴明秀是不会放过她了。

    “嗯,这点我理解,就像演员拍吻戏似的,你也想合作对象长的比较有胃口不是吗?”朴明秀觉得不能太忽略其他嘉宾准备把其他嘉宾也代入话题。

    “明秀哥,这点你可说错了,身为一个职业的演员绝对不会在意吻戏的对象的颜值。”池城最先出言反驳,而其他众演员表示池城说的对。

    “额,那么你们拍吻戏的时候最注重的是什么?”朴明秀的尴尬只是持续了一瞬间,然后就开始请教了。

    “如果不是借位的话,那么我比较注重的是合作对象嘴里不要有异味,吻戏这种东西哪怕你拍的次数再多也会多少有些尴尬,如果合作对象嘴里有异味的话那么就真没法好好演戏了。”池城一副深受感触的样子说道,其他人也点头同意,先后曝出为了拍演戏刷了多少次牙,用了多少口气清新剂。

    “哦,那如果吻戏的对象是你们的妻子,你们还会尴尬吗?”朴明秀接着问道。

    “当然会,虽然现实中有过很多经验,但是拍戏跟现实是不同的,反而夫妻间在镜头前拍吻戏更加的尴尬、”和李宝英有过一起拍戏经验的池城最有发言权了,虽然延正勋和韩佳人也一起合作过,但是那是在确定关系前。

    楼顺利的歪掉了,但是就在泰妍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被小凤拉回来了,小凤真没有坑泰妍的意思,反正这个话题是避不过的,还不如早死早托生呢。

    这时候一直被黑的小胖哥反击了,当然他反击的对象不是朴明秀,毕竟被朴明秀压制已经习惯了,小胖哥决定说少时的糗事让吸引朴明秀的注意力这样自己就能舒服一点,而且刚才泰妍那明显的让他背锅的行为也让小胖哥很不爽,当初跟泰妍一起拍我结他也是不想的,说怕影响到女友啥的那是扯,但是身为一个搞笑艺人和idol一起拍我结压力特别大,小胖哥想提出换人但是没敢,搞笑艺人对电视台的依赖是要远远超出其他艺人的。

    跟泰妍一起拍摄小胖哥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想多做点效果却有担心影响,想好好表现却又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在开拍之前S/M公司相关人员就找小胖哥谈过话,在希望小胖哥能好好的照顾泰妍的同时希望小胖哥能控制尺度,小胖哥当时真想说一句既然这样就别拍了可好。

    今天的小胖哥是真爆发了,开始滔滔不绝的爆少时的料,虽然基本上都是上过新闻的,但是经过了小胖哥的加工还是很有看点的,郑亨敦没得失心疯他不会作死的弄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

    看到泰妍在哪解释的不亦乐乎小凤挪动了一下屁股想离泰妍远点,如果可以装不认识那是最好了,你越解释不是越能证明郑亨敦说的是真的吗?而且在朴明秀和郑亨敦一唱一和的配合下泰妍还动不动就自曝点糗事。

    还好因为时间有限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看到泰妍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小凤才突然发现刚才这些糗事貌似囊括了少时9人,小凤觉得泰妍这绝对是想报复,采取了名为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同归于尽战术。

    “各位看到亲友团们的期望现在是不是感觉动力十足呢,为了让看我们节目的观众感受到你们的拍好节目的决心,制作组特意为大家准备一个宣誓的环节。”朴明秀不见了,小胖哥终于找到点主持人的感觉。

    宣誓这种环节在很多综艺节目都出现过,其目的不是为了哄骗观众也不是为了逼参加节目的艺人做出不想做的事,这其实就是单纯的为了做效果,不但宣誓过程显得而儿戏就是誓言也是含含糊糊而且漏洞百出跟算命先生说的话差不多,就是怎么解释都行怎么理解都没问题。

    “我池城。”身为最年长者池城避免不了的第一个出场了。

    “我李宝英,在此宣誓,一定好好配合制作组把最真实的一面通过我结展现在观众面前。“宣誓后李宝英和池城还在誓言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看起来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但是现场的人都知道那所谓的誓言书上根本就是空白的,而到结束这个环节的时候上面会出现8位嘉宾的签名。

    “二位请等等,刚才的宣誓无效,我们的公证人还没到呢,有请我们MBC的艺能局局长出场。“池城和李宝英刚准备走就被小胖哥叫住了,从此池城和李宝英夫妇在拍我结的时候就对第一个出场有了阴影,夫妻二人都认为第一个出场代表着就是被坑。

    艺能局局长并没有亲自来,而是跟无挑当中一样录了段影像播放一下,总结一下就是夸了一下四对夫妻嘉宾,然后说了一下他的期望,最后预祝节目获得成功收视大红。

    结尾的时候这位局长一脸遗憾的表示因为行程原因不能到现场给各位嘉宾做见证,但是他已经委派一个人去现场做公证人,于是在众人的期待中朴明秀戴着假发穿着法官袍闪亮登场了。

    “各位好,我是公证人最公证最无私的朴明秀大法官,现在宣誓仪式正式开始。“朴明秀真的很不适合装深沉,一深沉他的脸就变成了苦瓜脸,而那对被调侃了无数次的双眼皮手术失败的眼睛就跟没睡醒似的,朴明秀瞬间老了10多岁,配上很不靠谱的假发给人一种即将入土的感觉。

    本来挺庄重的仪式彻底跑偏了,刚才一本正经宣誓的池城和李宝英当着朴明秀的面笑场了。

    “呀!你们可是专业的演员,就当是拍戏懂吗?不要那么在意我的脸,你们就把我当成是局长大人好了。“朴明秀一脸无奈的说道。

    “明秀哥,这个要求太强人所难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请你去电视剧客串了,看着你根本就没法演戏,无论剧本和角色是怎么样的。“本质疑演技池城不满意了,笑场不是因为他的演技而是因为对手太强大了。

    磕磕绊绊的读了誓言签了字两人下台了,朴明秀看到两人在离开后还不断的回头而且还忍笑忍的很辛苦怒摔假发,朴明秀表示这个公证人谁爱演谁演,他是演不下去了。

    小胖哥赶忙安慰朴明秀,但是安慰的话听起来却更像是嘲讽,身为如果这身衣服他穿的下,什么如果假发他能戴得上绝对不会让朴明秀来演这个公证人,然后看着暴跳如雷的朴明秀,小胖哥一脸淡定的表示如果是刘在石绝对可以演好这个公证人,朴明秀愣住了然后默默的戴上假发回到了原位继续当他的公证人,刘在石就是朴明秀的综艺死穴。

    朴明秀发飙了,第二对上来的延正勋和韩佳人变得很严肃,很严肃的宣誓很严肃的签了名,但是朴明秀又不满意了,吐槽两人这不是结婚宣誓这是综艺节目中的宣誓,这么严肃谁乐意看,延正勋和韩佳人懵逼了,要知道为了忍笑他俩可是忍的很辛苦的,经过了怒摔假发后朴明秀的形象更出彩了,本来很好的假发被他弄成了鸡窝和呆毛相结合的新潮发型,严肃又不对了?

    最难为的就是寄诚庸和韩惠珍了,他俩一个没什么综艺经验,一个被称为没有综艺感的人,笑和严肃都不对他们该怎么办?最后在寄诚庸的提议下两人先是严肃然后笑,结果朴明秀这次不但摔了假发还要脱衣服,朴明秀说这两人就是在嘲笑他。

    轮到小凤和泰妍的时候,已经有了共识的两人上台宣誓很快,签名更快,一点搭理朴明秀的意思都没有,完就把朴明秀当空气了,朴明秀有点后悔揽这个活了。

    宣誓环节结束后四对嘉宾又坐到了一起,朴明秀破罐子破摔了,也不换他那套很帅气的西服了,直接穿着他的法官袍戴着假发就开始主持了,能把这么庄重的衣服穿出随便的风格也是朴明秀的能力。

    “接下来进入正式拍摄环节,在节目开始前制作组必须对各对夫妻有个简单的认知,于是我们安排了一个测试的环节。“朴明秀绷着脸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这事晚上那么朴明秀演鬼都不用化妆了,遗憾的是现在是早上光线还很好,现在只能用肉毒杆菌打多了来形容朴明秀的脸了。

    一听到有测试除了泰妍跟小凤其他人都有点不安,显然他们都没有穿成这样迎接测试的心理准备,小凤和泰妍就要淡定的多了,综艺参加了那么多什么情况没遇到过,不穿小凤都试过还怕别的吗?

    “当然,穿成这样我们不可能给你们做体力方面的测试,我结也不需要这方面的测试,我们只想在节目开始前给各位的婚姻关系做一个评估然后由专家给出一个幸福指数,每次拍摄后都会有专家的点评,最后当节目结束的时候我们会按照幸福指数给评出奖项。“小胖哥的解释让众人松了口气,同时也很好奇这幸福指数是怎么弄出来的。

    随后小胖哥请出了两位专家,据说一个是研究婚姻和夫妻关系的专家,一个是心理医生,两位并没有给嘉宾解释下这个幸福指数是基于什么原理归纳总结出来的,一上来就拿出了几张纸,上面写的是测试题,据两位专家说这测试题是他们两位共同想出来的,答完题后她连就会通过这个测试给四对嘉宾的婚姻打出幸福指数。

    虽然觉得有点不靠谱,但是既然是节目组的要求那么就去做吧,按照专家的要求四对嘉宾分成了两队,一队是男人帮,一队是闺蜜淘,用专家的话来说就是夫妻分开才能保证测试结果的准确性。

    跟PD交流过小凤知道这样的丈夫一组妻子一组的情况在今后的拍摄中还要出现很多次,分组后小凤就是丈夫组负责调节气氛做效果的人,而妻子组这个重任就由泰妍承担了,制作组不是没想过邀请妻子是搞笑艺人的嘉宾组合,但是没合适的,虽然自称主妇九段的金媛熙很合适她丈夫是摄影师跟艺人搭边,但是金媛熙却拒绝了邀请,所以这个重任只能由四位女嘉宾中综艺感最好泰妍来承担了。

    “正勋哥,城哥,诚庸啊,先别着急答题,我们好好商量下。“刚在男人帮的休息室坐好小凤就开始发挥作用了。

    “凤恩啊,这有什么可商量的?“池城疑惑的问道,测试卷上的问题都是例如第一次约会在哪这种比较私人的问题,貌似没有讨论的必要。

    “城哥,你这么想就错了,你们难道不担心幸福指数太低吗?“小凤摇了摇头觉得这三位实在是太没综艺觉悟了,什么事都傻乎乎的按要求去做根本就没综艺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