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 第155章 竟然会这样
    就是一瞬间的事,反应再快也是来不及了。

    想以自己的身体替辉哥挡匕首的、想伸手去推开辉哥的,用武器挥向那人的,在发现不对劲的那一瞬间,都已经身随心动了。

    “不。”薛文宇怒吼着也冲了过去。

    匕首刺到辉哥心口时,辉哥被捅得往后倒去,因为之前被点了穴道,倒地后也没动一下。

    这个时候,刺人的被最先到的一脚给踹了出去,随即几把刀剑同时戳到他身上。

    “辉哥。”薛文宇伸手抱起孩子,痛声唤着,他的声音因为绝望都走调了。

    “爷,爷你看。”边上围过来的手下,有人诧异的叫着主子。

    薛文宇悲愤的朝手下手指的位置看去,也是怔住了。

    辉哥心口的位置,没有匕首,更没有一丝的血迹,不是棉袍上被刺破的洞,他们几乎以为刚刚那一幕是梦幻见看见的。

    有个随从反应过来,赶紧伸手解开了辉哥的穴道。

    “母亲,父亲,快去救母亲。”辉哥能动能开口发声,拽着薛文宇的袖子很是焦急的恳求着。

    “孩子,你,你没事?”薛文宇不解的问。

    “父亲,孩儿好好的,快去救母亲啊,她不会武功的。”辉哥继续恳求着。

    薛文宇仍旧不敢相信,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指在孩子心口的位置杵了杵,那坚硬的感觉?居然?

    “去,看看那女人如何,带过来。”孩子有惊无险的没事,薛文宇这才命人去找那个女子。

    再次确定孩子好好的,薛文宇起身走到刚刚对孩子下手的人身边,因为刚刚情况太紧急,几个人出手都没留力道。

    几把刀剑都是插在那人的身体内,此时已经是只有出气没进气了。

    “真没想到,本座也有眼拙的时候,养了你几年都没发现你是只狼。说,你为谁做事,你主子是哪个?”薛文宇冷的浑身没有一点温度。

    此人姓曹,名坤,他比林川到薛文宇身边做事要迟几年,到现在却也有七载了。

    七年都没发觉他有任何异常,始终跟着薛文宇出门办事。

    “你对我虽好,终归不是我主子,只可惜我小心谨慎的潜伏七年,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以失败告终,我好恨……。”曹坤拼劲最后的力气说出这番话,口中大口的往外吐血,在绝望中断了气,双眼不甘的瞪着看向夜空。“

    薛文宇没问到自己想要的,恼怒之下一脚,把曹坤尸体踢飞远远的落在地上。

    这时有属下请主子进一间未曾起火的屋子休息,薛文宇抱起辉哥就往那边走,辉哥不言语,眼睛就看向如意居那边。

    片刻后,去如意居的人回禀,说房间是空的,整个院子也没找到人。

    “别是跟来袭之人一伙的吧?”有人猜测。

    “不清楚就被乱说行不行?”辉哥语气很是不好的凶过去,这是他第一次跟父亲的手下用这种语气发火。

    以前在侯府被各种宠溺,虽然对下人也是无礼,但是他对父亲身边的人,都是好的。

    “别担心,她是个有心机的,指不定躲在哪里了。”薛文宇看向辉哥安慰着。

    辉哥抬头看向父亲,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的到,孩子很恼很不爱听这样的话。

    不是因为说这话的是他父亲的话,说不定也会被他训斥。

    “父亲,刚刚事实已经证明,自己的眼睛也不可靠。”辉哥说完目光移开,看向门外。

    母亲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对方来的目的是很显然是他父子,抓走母亲做什么?不是被抓走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母亲走了!

    想到这里,辉哥蹭的站起身就往外走。

    “站住,做什么去?”薛文宇语气也有些不好的质问着。

    刚刚孩子看着他眼睛,说的那句话,分明就是怨念的话里有话啊!

    “孩儿去找找母亲。”辉哥脚步不停。

    “你给我站住,她算你什么母亲?她死活都活该,至于你如此紧张么?”薛文宇内心的火也按捺不住,冷静不了了。

    夜袭的人规模很大,却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一向以会看人的自己竟然不知道一条毒蛇盘在身边七年,已经够让他郁闷的,现在连孩子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跟他翻脸。

    辉哥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父亲;“我不知道她算我什么母亲,我只知道,侯府的祖父推我在门外的时候,是她陪在我身边,那个时候父亲您在何处?

    进了幽城还有人不肯放过我,给我下毒,那时父亲您在何处?在幽城的将近三年,都是这你们口中有心机的女人照顾着我,你们大人之间的恩怨跟我又什么干系?

    您看她不顺眼,孩儿我就要跟您一样,把她当仇人么?”辉哥红着眼睛吼完,抬脚就走。

    屋内的别说薛文宇了,就是其他手下,也是面面相觑。

    有那反应的快的,赶紧跑出去,护在辉哥身后,虽然说已经控制了局面,难保还有漏网的。

    “主子,您别生气,小公子年纪小,性子单纯。”

    “是啊,主子别多想。”

    手下们看着主子此时的神情,很是担心的劝着。

    “滚出去。”薛文宇吼到。

    刷刷刷,屋内的手下走的一个不剩。

    他们很理解主子此刻的心情,对小公子那么好,结果到头来,竟然比不上一个女子在孩子心中的地位,竟然会因为那个女子跟他这个做父亲的怒吼!

    天已经亮了,辉哥没有回到薛文宇这边,就坐在牧莹宝的屋内,之前的火被扑灭的及时,屋内也没什么损坏。

    因此,他翻看一下就知道少了什么!

    母亲没出事,也没被抓走,而是她自己走了。

    昨夜的突发事件,倒是给母亲创造了离开的机会。

    辉哥很难过,母亲明明对他那么好,却怎么能舍得抛下他独自离开呢?母亲你好狠的心啊!

    为了所谓的自由,甚至连和离书都不要了!

    到了晌午,处理一些事的薛文宇还没见到辉哥,问过手下,知道孩子还在如意居那个女人的屋内发呆。

    叹口气,抬脚寻了过去。

    孩子昨晚的确有点让他感到伤心,可是孩子说的也是事实。自己终归是父亲,怎么可能因为这件事真的记恨孩子?

    “为父答应你,就算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找回来。”一进屋,就看见辉哥失神的模样,薛文宇心疼的开口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