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次元决裂 > 第五章 墙……
    征波使出浑身力气,也无法拎动装圣衣的箱子。

    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出端倪,便假装和庙外的人挥手示好,并疯狂暗示七渡。

    这个次元之神,一点眼力劲没有,见征波尬在那,也不知道出手帮忙一下。

    征波像极了油锅上的蚂蚁,难受得很。

    终于七渡出手了,略施神力,便让征波背起了装圣衣的箱子。

    不要误会,不是七渡让征波的力气变大了,而是让箱子漂浮了起来。

    征波背着圣衣走出众人的视线,问七渡:“你不是说这里有一个和我一样穿越过来的地球人吗?他在哪?”

    七渡像似突然记起这事一样,惊呼:“呀!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不会已经忘了吧?你真的是神吗?”征波一脸狐疑地看着七渡,他忽然发现,变成人的七渡竟有点像他的一个高中同学!

    “怎么可能忘记?我可是神!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看,他们来了。”七渡说罢,征波抬头向前看去。

    他刚才分明听到了“他们”两个字,莫非对面这两人都是地球人?

    正想呢,七渡已变回熊猫的模样,而对面来人中,也有一人变成了小老虎的样子。

    “七渡,你在搞什么?”老虎盯着七渡问,一脸冷漠。

    等等,这老虎刚才说话了?

    征波睁大眼睛不敢相信,怎么回事,怎么他这两天竟碰上这种怪事?他是不是真的死了?现在正在幻想呢。

    啊对,人挂掉了就没法幻想了吧,不明所以。

    征波看着眼前的人,果真是从现实世界穿越来的。衣着形象,以及那副框眼镜,无不透露着21世纪的气息。

    小老虎和七渡往旁边的石像走过去,留得征波和眼前那人呆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你好,我叫征波,和你一样是穿越过来的地球人。”征波边自我介绍边伸手示好。

    那人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伸手回礼:“你好,我叫何书伟。”

    “真是不容易啊,在这里见到老乡。”征波感叹,两人握了足足三分钟的手。

    “是啊,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要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度过,一个现实世界里的人都遇不到了呢。”老何激动地说着,眼里不禁泛起泪光。

    这里之所以称呼为老何,是因为他看上去就此征波大。当然了,实际上也比征波年长。

    两个“倒霉”的地球人他乡偶遇,竟比老朋友还有共同话题。从出生聊到老去,从厨房的蒜头聊到股票的行情,根本停不下来。

    “什么,你不看动漫?”征波惊问。

    “是呀,我就是想买点小礼物送给侄儿,谁知道就遇到了这种事,真是害人啊!”老何夸张地说着。

    听他介绍,他是河北人,今年28岁,是个工程师。本打算年底成了高级工程师后结婚,谁料给侄儿买了几个手办就穿越到了圣斗士的世界。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小老虎,还称自己的名字叫“恶少”,你说吓人不?

    最要命的是,他本人根本不喜欢看动漫,唯一看过的动漫,还是猫和老鼠!

    所以,昨天他穿越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是一脸懵逼,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想我一个大好青年,竟然要在这种鬼地方度过余生,我的女朋友还在等我呢!”

    老何欲哭无泪,然后征波决定给他科普一下圣斗士世界的知识。毕竟,什么都不懂的话,他在这儿会过得很痛苦的。

    虽然告诉他也一样会痛苦,但是,总得让他有点心里准备呀。

    于是,征波和老何讲起圣斗士的世界观,并向他介绍自己身后背的箱子里装的就是圣衣。

    就在征波讲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石像旁七渡他们的谈话。

    “七渡,你知道那堵墙坚持不了多久的,怎么还在做这种傻事?”

    说话的不是七渡的声音,应该是那只小老虎“恶少”在说话。

    恶少应该故意压低了声音,可还是被征波听到了。他在想,恶少口中的那堵墙,不会就是“永恒之墙”吧!

    征波不解,就随便给老何说了些有的没的,但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七渡他们的对话上。

    “我能理解你想光大次元世界的心情,可是,你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有多严重的。

    如果墙倒了你还没能把战士培养成型,那整个次元世界都会跟着消亡的!”

    恶少有点激动,后面的话几乎是喊出来的,然后就听到了七渡“嘘”的声音。

    征波假装没听到,继续和老何说着圣斗士世界的知识,听得老何一个头两个大。

    “我知道了,接下来我会带他去主界成长的。”七渡小声说了一句,但还是被征波听到了。

    不用想也知道,七渡口中的“他”,指的就是自己。

    征波在想,这个小老虎是谁?它会说人话,应该也是个“神”吧。他和七渡说那堵墙要倒,还说墙倒了次元世界会跟着消亡,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那堵墙是连接次元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分界吗?七渡还说要帮助自己提高战力,打破那堵“永恒之墙”,莫非这一切都是幌子?

    战士培养成型?即将发生严重的事?带我去主界成长……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

    征波想得入神,不自然的停下了和老何的对话。直到老何叫了他七八遍名字,他才回过神来,向老何道歉:“不好意思,忽然想到舍友还等着我帮他们带饭拿快递,然后就岔开了。”

    “没事,我也会经常想起我的未婚妻,还有家人朋友。”老何说着,不免叹了口气。

    二人正聊天呢,那边的熊猫和老虎就走了过来。

    要不是征波和老何知道他们是神,准会认为是哪家动物园大门没关好,让小动物跑出来了呢。

    “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三皮。”

    七渡忽然叫征波绰号,让他不得不和老何解释一下:“这是我绰号。”

    老何点点头,还是地球人明白地球人啊!

    “好,我和老何道个别,马上就走。”

    征波说完,又看向老何:“既然你在这里奋斗,那我们以后肯定还有机会见面。”

    “嗯。”老何点头。

    “那,再见了。”征波挥手道别,老何亦然。

    然后,征波就和七渡离开了圣斗士的世界。

    其实他还是挺幸运的,毕竟在七渡的帮助下,他已经拿到了流浪座次元衣。

    而听老何讲,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要接受像自己所说的圣斗士那样的“魔鬼训练”。然后,才能在半年后的比赛中争夺圣衣。

    自然,这些都是恶少告诉他的。

    相比下来,自己不用吃太多苦就能获得圣衣,真是太幸运了。

    想着,征波看向飘在半空的七渡,忽然把他抱过来狂亲一顿,因为他发现七渡真是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