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别把钦使当二小子(第2/3页)
的小小互动,面色和蔼地说:“从前你们是每年一次收获季,变卖掉的棉花来维持一年的生活。若是歉收,或者价贱,往往这一年都要节衣缩食,甚至无以为继。现在,若是你们加入合作社,那么每个月都可以取得一定的报酬。”

    “而这个报酬只是一个基数,根据每个人加入时持有的田地不同,数字各不相同。但并不是说,你们能得到的钱就完和你们的田地挂钩。根据每个人的耕作情况,每一季,也就是三个月,评定奖金,勤劳者能够得到一笔勤劳奖。”

    张寿刚说到这里,立时有人叫道:“谁来评定?朱二公子么?”

    朱二一看到有人斜睨自己,心里就顿时莫名不快,这是瞧不起他还是怎么着?虽然他确实不怎么会种地,连日以来到棉田走访,累出一身汗却也没学会多少名堂,可要他来看每个人是勤劳与否,他应该、大概、可能、也许……还是能看出来的吧?

    虽然有些心虚,但朱二还是挺直了胸膛。一旁的小花生在一怔之后,也努力昂首挺胸,仿佛是在说,我也行的。然而,张寿却只是瞥了这一大一小一眼,随即就笑呵呵地说:“种地这种事,当然应该由专家来评定是辛勤还是偷懒,否则,难免会有人拿钱不干活。”

    “马骝山上的望海寺大家应该听说过吧?望海寺有一座藏海下院,其中的的主持藏海带着一批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徒弟,就连其中年纪最小的小和尚,也是坚持天天亲自耕种。让藏海下院中的这些师傅们来评定,我想再合适不过了。”

    小花生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让藏海下院那些假和尚……咳,呸呸呸,被叔爷听见非被他打死不可……让那些家伙来评定种地好坏,张博士这是怎么想出来的?

    而朱二则是顾不得自己被张寿嫌弃,喜形于色地一拍大腿道:“对啊,听说那条老咸鱼也常常向观涛小和尚学种地,可想而知那藏海下院里头的和尚精通农事!再说了,听说他们成天除了种地就是练武,身手都很高明,也不怕回头遭人打击报复……呃!”

    他话没说完就觉得一道道犀利的视线瞬间齐集在自己脸上,注意到几个棉农人人都脸色不善,他立刻醒悟到自己说错了话,仿佛是讽刺眼前这些人会因为偷懒被评差等,而后去打击报复那些和尚似的。

    然而,他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要解释,张寿已经笑呵呵地说:“各位都是勤劳农事的人,但如果加入的人多了,难免会有害群之马,那时候自然就需要强力的人监督,这也是为了奖优罚懒,仅此而已。而等到收获季节,你们也不用再任凭别人把持棉价。”

    而这话就犹如一点火星,沉底引爆了原本就已经渐渐兴奋上来的众人。

    按月给钱,按季奖惩,也就是说,他们不再是每年一次性拿到一笔钱,然后再节衣缩食,争取熬到下一次收获,每到家中生老病死等突发事件时就或是听天由命,或是孤注一掷,而后在下半年朝不保夕,甚至去借利滚利的印子钱!

    起头那个在张寿来时第一个提出顾虑的大嗓门棉农,就第一个开口说道:“张博士,你的意思是,棉价能比别人往日从我们这儿收的更高?”

    “收棉花的是另一个纺工合作社。”

    张寿呵呵一笑,随即轻描淡写地说,“蒋大少替他爹挨了十几杖,又得齐家大少爷托付了家产妻儿,他也应该知道世间疾苦了。每年棉花的结算价格,会由朱二郎和他接洽,核算之后制定。不能说一定有多高,但一定比从前定得更合理。”

    见众人无不欢天喜地,张寿绝口不提张琛那边也会放手吃下蒋大少那边的所有纱线,顿了一顿就继续说道:“但如今纺机已经效率倍增,织机约摸也会同样如此提升效率,既如此,棉花产量就成了最大的短板。所以,我想让各位推荐最有经验的人,试种海外棉种。”

    小花生敏锐地察觉到,张寿这话一说,众人立时面面相觑,明显都有些推三阻四的意思。他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好处你们要得,风险你们就都不想冒?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张寿立时喝止道:“小花生!”

    见小家伙悻悻闭嘴,他就淡淡地说道:“试种海外棉种,确实有绝大风险。毕竟那些种子成活度如何,将来长势如何,都还不清楚。我之前得了沧州五百亩棉田,已经让阿六去一一访查过,其中有七八亩和其他棉田都不在一块,周围是其他作物,我打算划出来试种。”

    “如果能侥幸种出质量更高,产量也更高的棉花,那这些棉种就能在沧州推广开来,所有棉农都能受益,纺工织工也都能受益。”

    听说张寿是拿自己的地出来试种,众人意外的同时,不免又有些尴尬。尤其是当朱二在旁边轻哼了一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时,哪怕不是人人都能听懂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随即就有人干咳一声站了出来。

    “张博士要是信得过,我愿意试一试!就是……就是七八亩棉田不好伺候,尤其是又用的新棉种,很多东西要慢慢琢磨,我恐怕家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