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黑暗英雄
    ()    对于这言简意赅的介绍,张寿只是呆滞片刻就笑了起来,随即笑呵呵地伸手接过。可等到他一层一层解开那布包,看到里头那一枚东西,顿时就愣住了。

    阿六这竟然和赵国公朱泾想到一块去了?朱泾那一块是田黄石印章,而此刻这一块,那赫然是一枚鸡血石印章……看那红而通灵的色泽,怕不是一块俗称大红袍的精品!

    自从昌化鸡血石于本朝初年开采之后,据他所知,这样品相的鸡血石已经很稀少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别看阿六因为皇帝金口玉言,也算是个高薪族,可他的学生朱二人在沧州呢,阿六这段日子少了一份收入,而且另一份薪俸一直都是吴氏收着,怎么可能拿出去买这玩意!

    他翻过来看了看印章面,见那赫然刻着福寿之主四个字,他不由面色古怪地瞥了一眼面前那个依旧脸色淡淡的少年,心里转过了无数乱七八糟的想头。

    这玩意阿六哪来的?是劫富济贫?还是杀(恶)人越货?又或者是哪儿得到的赏赐?这小子知不知道这玩意如果拿去给那些嗜好此道的勋贵富豪,可以在京城换一座不错的宅子?

    想想对这小子旁敲侧击都根本没必要,张寿就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这份心意,我本来应该收下,但这实在是太贵重了。你说说,这东西哪里来的?”

    “抢来的。”阿六见张寿遽然色变,他就特别淡定地说,“当初跟着疯子做马贼时,我杀过很多人,抢到很多东西,疯子每次都分给我一半,我也不知道好坏,随便挑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破烂玩意,后来都是疯子帮我存着。这次回京,他把东西都还给我了。”

    见张寿瞠目结舌,少年就补充道:“我从里头挑了这块最好看的石头,在街头找了个刻字匠人刻了印章。因为少爷没有字也没有别号,我就让那个刻字匠人刻了这四个字,福寿不是很吉祥吗?那做福寿的主人肯定更吉祥。”

    张寿顿时轻轻捶了捶脑门,怪不得他觉着这福寿之主四个字太过简单直白,而且这四个字的刻工中规中矩,实在称不上优秀就连他那点欣赏水平也能看出这点好歹来。

    敢情阿六是随便在街边找了个刻字匠人,然后让人在一块价值不菲的鸡血石上刻了这么四个字!虽然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暴殄天物,可张寿随即就笑了。鸡血石再好,那也只是个玩意,相对而言,阿六的这份心意,那才是最贵重的。

    于是,他将这块鸡血石包好了揣入怀中,继而笑道:“你这番心意我收下了。这么多年,多亏有你替我遮雨挡灾,我还是那句话,你是我的家人,日后凡事不要只想着我,也要想想你自己。还有你那些破烂玩意,别以为不值钱,回头让陆三郎找人替你估价。”

    说到这,见阿六满脸不以为然,他顿了一顿,随即一字一句地说:“别不当一回事,就你送我的这块鸡血石印章,卖出去可以供某些人家过一辈子!等回头估过价之后,你挑好看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就让陆三郎去卖,到时候你转眼就会变成一个富翁,懂吗?”

    阿六皱了皱眉:“变成富翁又怎么样?”

    张寿微微一愣:“那时候自然是不愁衣食住行……”他微微一顿,随即坏笑道,“也不怕没有美女喜欢你这小子。”

    “美女爱富翁,那是爱他们的钱。”阿六的回答爽快而直接,随即就补充道,“再说,我现在也不愁衣食住行。”

    见这一次直接把张寿给噎住了,他就坦然说道:“我拿了钱也不知道怎么用,少爷如果能让陆三郎帮我把那些破烂卖掉,那钱你收着就好,拿来干什么都行。”

    你小子这种对钱财太过于无所谓的态度,让我压力很大啊!

    张寿第一次觉得,替人保管钱也是一件很让人苦恼的事,毕竟,之前阿六从朱二那赚到的工钱以及从皇帝那拿到的所谓俸禄,一直都是吴氏帮忙收着,吴氏一笔一笔记录,私下告诉过他已经积攒了挺大一笔钱。

    他叹了一口气,随即拍拍阿六的肩膀道:“你的钱就是你的钱,我要是需要,会问你借,但绝对不能混为一谈。总而言之,我会想点钱生钱的法子,让你这死钱变成活钱。”

    “当然,还有一条最要紧的……”张寿顿了一顿,冲着阿六一笑,“也许大多数美女是喜欢英雄,喜欢权贵,喜欢富豪,但你别妄自菲薄,因为在我眼里,你本来也是英雄,只不过你大多数时候喜欢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

    “你大概没听陆三郎说过,因为你当街拿下那个杀人灭口未遂的汪家刺客,在南城很多人心目中,你就是个大侠客,大英雄。你如果在外城被人认出来,大概会有里三层外三层的大姑娘小媳妇围观你。”

    见阿六满脸不解,张寿就呵呵笑道:“怎么,不信我说的话?要不要我下次带你去外城的时候,大嚷除恶霸汪四者在此,那时候,你信不信外城百姓为了围观英雄倾巢而出!”

    饶是阿六平时脸上表情从来就谈不上丰富,此时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有些腼腆,好一阵子才摇摇头道:“我就是照吩咐做事而已。”

    “别老是以为自己是照吩咐做事的应声虫。我一直都觉得,你做事很有创造力。”

    张寿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吐槽道当然有时候你小子做事太有创造力了,执行的过程简单粗暴,以至于事情结果让我始料未及,目瞪口呆。比如今天宋举人那件事,我就真没想到你突然窜到人家灶台边和人家分享吃的,然后还把剩下的芋圆都要了过来送到楼上……

    可他这样的评价,阿六却信以为真,当下竟是点点头道:“少爷觉得有创造性就好,以后我也会继续这么做。”

    呃……这话阿六竟然完听进去,完当真了!这小子还打算继续用有创造性的方式披荆斩棘!不过他好像该怜悯一下他的敌人,而不是该拦住行动力太强的阿六吧?

    因为有些微微醺然的缘故,张寿此时也是乱七八糟想法一大堆,这会儿呵呵一笑,随即上前轻轻拍了拍阿六的脑袋,这才笑道:“好,那以后很多事,也一样都拜托你了!”

    阿六点了点头,心情很好地送了张寿回院子,随即搀扶着人先进浴堂洗浴,这才回房去整理换洗衣物。可当他在箱子里翻了一会儿之后,动作就一下子僵住了。紧跟着,他就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就不知道走大门吗?”

    “门房都跑到后头来给你家少爷过生日了,我敲了三声连个答应的都没有,怎么从大门进来?”现身的花七见阿六霍然起身转向自己,他就笑呵呵地说,“再说,我不是答应了你家少爷,要帮着看看哪里有疏漏,然后操练一下人手?”

    “结果,四处是疏漏,人手几乎就没有专业的。”不等阿六火气上来,他突然又轻轻一拍手道:“当然也有专业的,但只有你一个。而且你身兼管家、贴身仆人、护卫,你不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忙了一点,分身乏术吗?”

    见阿六这才终于沉着脸不说话,花七才若无其事地说:“不过也难怪你如此,我刚刚远远看着你们说话,你家少爷是对你亲近得很,犹如一家人……放心,我没听见你们说什么,你小子如今本事见涨,我离开太近估摸着就会被你揪出来了,所以只是远观。”

    “哼!”阿六从鼻子里不满地冷哼了一声,这才不耐烦地说,“你要觉得这张园防戍不利,那就过来接手,别只知道说风凉话!”

    “你小子真是被你家少爷惯坏了,脾气越来越大。”花七闲庭信步似的上前,屈指就往阿六脑门上弹去,却没想到人脑袋一仰,脚下两个错步,倏忽间就往旁边躲开。见此情景,他眼神一闪,立刻轻移脚步,竟是直接追了上去。

    一大一小就在这并不算太大的室内来回腾挪追赶,到最后花七一把拽住阿六的衣领,可就只见少年猛地一缩脖子,紧跟着整个人就如同金蝉脱壳似的,直接从那件衣服中脱身出来,随即虎着脸退了三步。

    面对阿六那犹如发怒小豹子似的恼怒表情,花七最终耸耸肩,随即信手将那件外衫朝阿六丢了过去,见人不闪不避,却也不去接,任凭衣服就这么轻飘飘落在地上,他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就算是一直都在安安稳稳的环境中,你到底还没有退化。”

    “你到底想干嘛!”阿六极其不耐烦地瞪着花七,一双手已经向背后伸了过去,“你要再不说明话,别怪我不客气!你别忘了,我可以上皇上那儿告状!”

    听到阿六这最后一句话,花七终于露出了异常惊讶的表情。他从来都没想到,一贯直来直去,不知道用计,更不知道何为同伴,更不要说求助后援乃至于靠山的这匹小小孤狼,如今竟然也学会了告状这一招绝户计!

    面对那过分坦然的表情,好像你来捣乱我去告状天经地义,他最终就意兴阑珊地说:“看来你是真的变了。算了,我来只不过是代皇上给你家少爷捎一句话。九章堂第二期招生尽快,否则他这个国子博士手底下没学生实在不好看。另外,回头几个通晓杂科的大儒要上京来。”

    阿六的眼神倏然转厉。就算张寿之前对他转述纪九的提醒时,说满不在乎也好,说漫不经心也好,总之就是没放在心上,可他却不一样。

    世人所说的高士、贤者、名流,纵使名声再大,风评再好,在他眼中,都只是无关人士。而如果这样的人带着敌意或恶意,那么他自然不会容情。

    “别那么大敌意,又不是你死我活。”花七嘿然一笑,可见阿六丝毫没有任何松懈的表情,他知道小家伙杀性重,当即若无其事地说,“学术之争,有时候确实是不止你死我活,而且是连对手一整个团体都想完抹杀掉,其实残酷之处更胜于政争。但是……”

    他拖了个长音,随即意味深长地说:“皇上不会允许的,朝中那些勋贵也好,老臣也好,也都不会允许的。更何况,杂科原本就从来不是主流,这些人如果聪明的话,那就更加不会贸贸然和你家少爷放对。如果真放对,那必定是人背后站着谁。”

    阿六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这直截了当的撵人,花七一点都不意外,而且他更能够确定,要是继续撩拨这小子,人恐怕会真的不顾今天是张寿的生日,在这屋子里和他大闹一场。

    于是,他只能耸了耸肩,随即转身往外走去,随即又轻轻挥了挥手。

    “我进来的时候,顺便抓了个鬼鬼祟祟的小蟊贼,人我打昏了丢在前院,一会出去的时候,会顺手丢给宛平县衙,给顺天府衙省点事。你家少爷过生日,我也没准备什么贺礼,就帮他抓个贼当贺礼好了。”

    “再附赠他一条消息。废后想尽方法给二皇子送了一封信,结果信被二皇子上交了。”

    知道自己这时候若是回头,阿六必定满脸这关我什么事的疑惑,他就呵呵笑道:“告诉你家少爷就行了,他自然知道怎么回事。二皇子还上书恳请去宗正寺探望大皇子,劝人悔过自新。总之,人一面大义灭亲,一面兄弟情深,可像那么一回事了。”

    虽然阿六还是脸上没太多表情,但至少知道这事情应该一字不漏地告诉张寿。可花七转瞬间透露的下一个消息,却是迟钝如他也不禁为之一呆:“二皇子痛心疾首地表示,他从前恣意妄为,就是不读书的过错,所以要求……嗯,进国子监读书。”

    “当然,放心,他拉不下脸去当你家少爷的学生,只是想进国子监率性堂。要知道,自从皇上亲临国子监要求整治学风,率性堂的监生里头,多了不少有名的才子,有了危机感的周祭酒还亲自去当了老师。他也算是门生满天下了,二皇子说不定就是冲他去的。”

    见花七说完这话飘然而去,阿六在原地默立了好一会儿,最终哂然一笑。反正他不懂这些,他只知道,甭管别人有什么样的阴谋诡计,直接碾压过去就是了!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