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空心汤团(第1/2页)
    按理来说,男女有别,齐良又是外男,怎么都不应该登堂入室。然而,陆夫人如今是爱屋及乌,最疼爱的小儿子深受张寿照顾,如今名声大好,因此齐良哪怕只是张寿的学生,她却也另眼看待,放下床前一层纱帘子,她就让金妈妈把人直接请进了屋子。

    而齐良之所以去禀报了张寿一趟,却只比陆三郎晚到了一会儿,是因为阿六驾着马车带他抄了近路。至于礼物,那是赵国公府刚给张寿送来的几味滋补药材,这还没给张寿过目呢,就被阿六自作主张地让齐良给带了过来。

    此时此刻,在风驰电掣的马车上险些颠散了架子的少年步伐虚浮地进了内室,见陆三郎笑容可掬地看着他,他就知道陆夫人应该并没有大碍,不由得松了一口大气。

    行礼问好说了几句套话,齐良就转致了张寿的问候,却又特意说道“老师说,孝道为大,夫人既然身体不好,陆师弟不妨在家好好陪夫人几天,不用急于去国子监。”

    陆三郎其实也挺担心母亲,可老爹刚刚回来那番话着实把他气坏了,因此他微微一犹豫,也不说好或不好,直截了当地问道“齐师兄,你现如今这一出来,九章堂里谁管?”

    此话一出,齐良顿时愣住了。九章堂之前实际上是他和陆三郎一块管理的,如今陆三郎请假回家探母,他被张寿派出来探病,九章堂眼下确实没人了!那些监生们固然渐渐习惯了环境,但平日上课还好,眼下那个课题缺了组织者,这宝贵的时间会不会浪费了?

    他不禁额头微微见汗,但还是挤出一丝笑容说“我看过夫人就回去,些许时间不要紧。”

    “怎么能不要紧呢!”陆三郎一下子提高了声音,“人家正想着看小先生的笑话,正想着看九章堂的笑话,在这种紧要关头,那就应该迎难而上,不给人机会!”

    床上的陆夫人隔着纱帘端详和从前大不相同的陆三郎,不禁又是欣慰,又是骄傲,当下便也说道“小齐,三郎说得对,既然张博士正需要人手的时候,三郎自然应该略尽绵薄之力。我这病没有什么大要紧,安养几天就行了。你就带着三郎回去。”

    不等齐良开口劝阻,她就不容置疑地说“只要三郎能帮着张博士,把这桩难题解决,那比什么嘴上孝顺,床前侍疾都好!要知道,我从前做梦都盼着他有出息!”

    能说的话都被陆夫人抢着说了去,再加上听到这位尚书夫人说话声音尚可,似乎确实是没什么大碍,齐良当然就看向了陆三郎。果然,他立刻就看到人冲着自己一笑。

    “听听,我娘都这么说了,那还有什么二话?”陆三郎说着就转身对床头母亲深深一揖,一字一句地说,“娘,你放心!区区难题,我还不放在眼里!您多保重,此去九章堂,不破难题誓不还!”

    眼见陆三郎雄赳赳气昂昂地大步往门外走,齐良愣了一下,方才深深施礼后拔腿就追,甄氏忍不住伸手撩起帘子,看这两个少年郎一前一后离去的背影,她不禁满脸笑容,心中大畅。然而,当他们消失在门外,她就立刻看向了一旁的金妈妈。

    “你去,看看哪些常跟着老爷出门的家伙眼下有没有正好在家里的,给我叫到屋子门前来。我要一个个亲自问,我就不信,老爷他不说,这些家伙还会不知道他到底去过哪?京城就那么点人家,猜我也能猜出来他的用意,他有本事不回家也能送得出去定礼!”

    当陆夫人甄氏打着母为子则强的主意,决心为陆三郎找出陆绾给他定亲的对象时,陆三郎和齐良也已经坐着阿六那辆实在是行驶得太过暴烈的马车,匆匆赶回了国子监。相比已经体验过一次的齐良,陆三郎吓得魂飞魄散,下车的时候更是觉得自己快死了。

    脚踏实地的他和齐良彼此搀扶着,随即幽怨地瞥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的阿六。果不其然,少年脸上照旧是没什么表情,反而很认真地解释了一句“你刚刚上车时说,快一点。”

    这是快一点吗?这简直是快得要死了吧!

    陆三郎在心里大声怒吼,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软弱无力的提醒“京城禁止纵马飞驰……”

    “我们是马车。”阿六仍旧非常认真地回答,甚至还额外补充了一句,“走的是无人小路。”

    见鬼的无人小路,这是京城,不是荒郊野外!

    陆三郎再也不想和阿六说什么利害,拉了齐良就快步入内。等确定阿六没追上来,他这才心有余悸地说“下次无论如何都不坐阿六的马车了,我快吓惨了!”

    “他好像什么都会,平时也不这样的,这次应该是真的赶时间。”齐良嘴里这么说,可来回坐了这么两趟,同样脚发软的他和陆三郎彼此搀扶着步履蹒跚地往前走,说出来的话自然没什么说服力。尤其是当陆三郎抱怨他不该立时去禀告张寿时,齐良顿时苦笑。

    “那时候你家里的人都急得似乎要哭了,我自然以为出了大事,哪敢耽搁?若不是当时小先生在上课,我想他应该也会亲自去一趟的。”

    陆三郎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