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易如反掌(第2/2页)
    而张寿直到这一日傍晚,这才从阿六口中得知楚宽来打探过进展。他眉头一挑,立时问道“你是怎么回复那位楚公公的?”

    阿六眼神莫名地看着张寿,随即理所当然地说“易如反掌。”

    即使已经猜到这么一个回答,张寿仍然气得牙根痒痒的“你小子好歹问问我再做决定,这样信口胡说,害死我怎么办?”

    “他问我之后,我溜去九章堂找你。”阿六嘴角上勾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弧度,“我看到你在笑,就回去告诉他的。”

    张寿顿时哑然。九章堂那些监生都觉得他是强打精神安慰大家,陆三郎和齐良也这么觉得,可阿六竟然觉得他的笑容发自真心……这小子有读心术吗?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正想示意阿六凑近一点,打算冷不丁来一次突袭,耳提面命让这小子安分些,可紧跟着,他就只听到自己的号舍被人拍得咚咚响,紧跟着,阿六就犹如瞬移一般闪到了门前,一把拉开了门。紧跟着,他就只见朱莹闪了进来。

    “阿寿,陆三郎呢?怎么不在号舍里?”

    张寿微微一愣,随即便笑道“莹莹,你跑我这儿找他,不怕我误会吗?”

    话一出口,他就觉察到了自己那简直难以言喻的语病。如果说曾经那种难以抑制的感觉促使他情不自禁抱了抱朱莹,而后也拉过手,说过关切亲近的话,那么此时此刻这种脱口而出的戏谑,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刚刚说话的时候,他是纯粹的打趣,还是……带出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感觉到的小小不满?

    朱莹也愣了一愣,紧跟着,她那精致到没有一丝瑕疵的眉眼便忍不住一弯,脸上满是欣悦的笑意。原来,神仙似的阿寿也会吃醋吗?那种感觉还真不错。她当下就轻轻眨了眨眼睛“我找他是因为十万火急,需要他去救个场子!谁让这事儿你干不了呢?”

    陆三郎能救什么场子?

    张寿终于回过了神,却觉得朱莹这说法很不可思议。

    而下一刻,朱莹就笑吟吟地说“不过,你干不了,我也打算拉你去凑热闹,听说你这两天被那课题纠缠得头昏眼花,就当出去散散心也好!”

    张寿此时已经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当下释然地笑道“那家伙应该在九章堂中秉烛夜战。顺带说一句,九章堂连蜡烛都买不起,这是他自费给其他人每人买了三根。我说了会伤眼睛,可却还是拦不住。”

    “看不出陆三郎那小子居然还有点毅力……不过这会儿不是埋头苦干的时候!”

    说到这,朱莹上前不由分说地一把拽起张寿就往外走,口中还说道“两个人的终身大事,再加上还涉及一个讨厌至极的家伙,比解开那什么密匣重要多了。再说,那些在外头疯狂散布,说你们根本就解不开那玩意的流言,指不定就是那家伙煽风点火的……”

    张寿正要说这是国子监,所幸出门之后朱莹就松了手。当一路往九章堂去时,他就从朱莹口中得知,某些关于他好大喜功揠苗助长,甚至沽名钓誉,故弄玄虚之类的流言正在四处疯传,只不过傍晚就已经在官宦人家都传遍了。

    “所以你觉得,是有人在故意兴风作浪,煽风点火?”

    “否则你和渭南伯又没有四处宣扬,怎么会传得这么广?我在查账的时候,刘晴来找我时,她这个深闺千金都听说了!”朱莹满脸恼火地骂了一声,随即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名字,当下咳嗽了一声说,“那就是对陆三郎挺感兴趣的姑娘,工部刘侍郎家的小女儿。”

    她顿了一顿,这才轻哼道“她也正在谈婚论嫁,本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自然信得过她自己的爹娘,可她爹人不错,她亲娘却是个贪慕富贵的。礼部正在奉旨给两位皇子选妃,她娘在中间谋划,她吓得不轻。要不是这样,就算她对陆三郎再好奇,也不会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