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近战法师哈莉波特 > 第二章 不需要杖芯的魔杖
    那之后,他们去买了天平、坩埚、望远镜、各种药粉,又去了一家名叫丽痕的书店买上学要用的课本,哈莉趁海格不注意,偷偷把一本名叫《诅咒与反诅咒》的书扔进自己那堆书里,她又拿了一本《二十世纪魔咒选》和《你需要知道的一百个实用小咒语》。

    可惜她没能找到介绍黑魔法的书,这些书一般都藏在霍格沃茨的禁书区或者大家族的图书馆里,外面有钱都买不到。

    纵观整部哈利波特,那些强大的巫师们,无论是邓布利多还是伏地魔,又或者格林德沃、斯内普,无不是对黑魔法有着深入的研究。

    只有了解它,才能战胜它,哈莉对这句话很是认同。

    由于一个预言的原因,伏地魔注定要和她不死不休,这不是她能决定的。

    如果可以的话,哈莉还是想让自己强大到能够击败伏地魔的程度,而不是把希望都寄托到邓布利多的计划上。

    哈利波特或许有直面死亡的勇气,她哈莉波特就不一定了。

    在前往死亡的道路上,她不确定自己一定能回来。

    而且,她更不想让小天狼星、邓布利多、斯内普这些人在战争中死去。

    之后,海格给她买了一只漂亮的雪鸮作为生日礼物,哈莉本来想将克鲁克山——一只姜黄色,很聪明的大猫买下来,被海格制止了。

    “你只能带一只宠物。”他说。

    最后,两人来到了奥凡利德,一家卖魔杖的商店。

    他们进店时,店堂后边的什么地方传来了阵阵叮叮当当的铃声。店堂很小,除了一张长椅,别的什么也没有。海格坐到长椅上等候。

    看到几乎码到天花板的几千个狭长的纸盒。不知为什么,哈莉突然感到心里发毛。这里的尘埃和肃静似乎都使人感到暗藏着神秘的魔法。

    “下午好。”一个轻柔的声音说,把哈莉吓了一跳。因为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他连忙从长椅上站起来。

    一个老头站在他们面前,他那对颜色很浅的大眼睛在暗淡的店铺里像两轮闪亮的月亮。

    “你好。”哈莉说。

    “哦,是的,”老头说,“是的,是的,我知道我很快就会见到你,哈莉波特,这不成问题。你的眼睛跟你母亲的一样。当年她到这里来买走她的第一根魔杖,这简直像昨天的事。十又四分之一英寸长,柳条做的,挥起来飕飕响,是一根施魔法的好魔杖。”

    奥利凡德先生走到哈莉跟前,银白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她。

    “你父亲就不一样了,他喜欢桃花心木魔杖。十一英寸长,柔韧,力量更强些,用于变形术是最好不过了。我说你父亲喜欢它——实际上,当然是魔杖在选择它的巫师呢。”

    “好了,波特小姐,来吧。让我看看。”他从衣袋里掏出一长条印有银色刻度的卷尺。“你用哪只胳膊使魔杖?”

    “哦,我习惯用右手。”哈莉说。

    “把胳膊抬起来。好。”他为哈莉量尺寸,先从肩头到指尖,之后,从腕到肘,肩到地板,膝到腋下,最后量头围。他一边量,一边说:“每一根奥利凡德魔杖都具有超强的魔法物质,这也就是它的精髓所在,波特小姐。我们用的是独角兽毛、凤凰尾羽和龙的神经。每一根奥利凡德魔杖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没有两只完相同的独角兽、龙或凤凰。当然,你如果用了本应属于其他巫师的魔杖,就绝不会有这样好的效果了。”

    当量到两鼻孔间的距离时,哈莉突然发现竟是卷尺在自动操作。奥利凡德先生正在货架问穿梭,忙着选出一些长匣子往下搬。

    “好了。”他说,卷尺滑落到地上卷成一团。“那么,波特小姐,试试这一根。山毛榉木和蛇神经做的。九英寸长。不错,很柔韧。你挥一下试试。”

    哈莉接过魔杖,刚挥了一下,奥利凡德先生就立刻把魔杖从她手里夺了过去。“槭木的,凤凰羽毛。七英寸长。弹性不错,试试看——”哈莉刚要试,可还没来得及举起来,魔杖就又被奥利凡德先生夺走了。“不,不——试这根,用黑檀木和独角兽毛做的。八英寸半长。弹性很强。来吧,来吧,试试这根。”

    哈莉试了一根又一根,试过的魔杖都堆放在长椅上,越堆越高。但奥利凡德先生从货架上抽出的魔杖越多,他似乎显得越高兴。

    “一位挑剔的顾客吧,嗯?不要紧,我想,这里总能找到一款最理想,最完美,最适合你的——让我想想看,——哦,有了,怎么会没有呢——非凡的组合,冬青木,凤凰羽毛,十一英寸长。不错,也柔韧。”

    哈莉松了口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她的魔杖了,和伏地魔的魔杖有着相同来源的杖芯。

    哈莉接过魔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到奥凡利德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哈莉挥了挥魔杖,什么都没发生。

    哈莉有些吃惊,可奥凡利德看上去比她还要惊讶的多。

    “不对,这不对啊……”奥凡利德一边转身为哈莉取新的魔杖,嘴里一边嘟囔。

    “对不起,请问什么地方让您觉得不对呢?”哈莉问。

    “没什么,孩子,没什么……”奥凡利德说着,递给哈莉一根新魔杖,“葡萄藤木,独角兽的毛,你会喜欢的……”

    直到哈莉将摆在外面的魔杖都试了一遍,都没能让一根魔杖哪怕发出一点动静。

    哈莉感觉有些不安起来,肯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还是说自己由于穿越的原因,无法使用魔法,仔细想来,自己从小到大的确没展示过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或许力气比普通人大一点?

    “不要紧张,我再想想……”奥凡利德走进里间,不一会,举着一个盒子走了出来,那盒子整整有一个人那么高。

    “这是我祖先传下来,很久以前的工艺了,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喜欢它……”

    奥凡利德打开盒子,里面摆放着一根长矛,至少有一米长——只比哈莉矮一点,通体黑色,一边削的尖尖的,泛着金属光泽。

    哈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抱歉,但是您说这是一根魔杖?”

    “毋庸置疑。”奥凡利德说,“在一千多年前的时候,当时的巫师喜欢将魔杖做成武器的形状,这样在面对那些灵活的,我是说很难瞄准的敌人时,会有奇效。”

    “唔,好吧。”哈莉接过魔杖,顿时觉得手上一沉,险些掉到地上。

    哈莉简直不敢想象那些古代巫师是怎么挥舞着这玩意释放咒语的。

    难道他们在打架之前都要先给自己释放一个蛮力咒的吗?

    哈莉觉得唯一适合使用这种魔杖的就只有海格了。

    突然,哈莉觉得指尖一热,一道金色光刃从长矛尖端飞出,打在摆放魔杖的架子上,架子被整个劈成两截,盛着魔杖的盒子乒乒乓乓掉在地上,堆了厚厚一层。

    “抱歉……”哈莉急忙道歉。

    “没关系,我的孩子。”奥凡利德看上去挺高兴的,“它在我家流传了有一千年,你是它的第二任主人。”

    奥凡利德转过身,乳白色的瞳孔盯着哈莉:“它的第一任主人你或许听说过,她叫斯卡哈。”

    斯卡哈是爱尔兰神话的阿尔斯特传说中的勇者、教授武艺的老师。著名的英雄库丘林也曾向她学习武艺。

    “噢,我以为那只是神话故事。”

    “当然,你知道的,许多麻瓜的神话故事都和巫师有关。”

    “好吧。”哈莉突然觉得这根魔杖也没那么讨厌了,“它太沉了。”

    “是有点沉。”奥凡利德解释道,“它是铁木制作的,这很困难,因为你如果选择铁木制作一根魔杖,就必须等它第一次开花之后,第二次开花之前那段时间。总所周知,铁木第一次开花需要等待至少二十年,可那之后只需要几个月就会再次绽放,这些特性使得铁木制作的魔杖异常珍贵而稀少。”

    也许不少女孩都喜欢更粗更黑更大一点,可哈莉觉得还是小一点轻一点比较好。

    像是听到了哈莉的心声,在她手上,长矛突然急速缩小,最后,变成了一根十英寸左右的小木棍。只是一头依旧是尖尖的,而且,重量也刚好合适。

    似泥,如意金箍棒!

    哈莉爱不释手地摆弄着手上的魔杖。奥凡利德凑到她面前,嘴唇哆嗦着:“奇妙,太奇妙了……”

    “它的杖芯是鸟蛇的毛吗?”哈莉好奇问道,她记得神奇生物鸟蛇似乎具有随意变大变小的性质。

    “当然不是。”奥凡利德摇摇头,“请记住,波特小姐,铁木本身就具有非凡的魔力,为了避免魔力冲突,一般使用铁木制作的魔杖是不会加入杖芯的。”

    最后,奥凡利德收了哈莉四十五个加隆——是普通魔杖的五倍,然后躬身将她送出门去。

    海格看了哈莉随意将魔杖变大变小后,也啧啧称奇了许久。

    “你会是个了不起的巫师的,哈莉。”

    傍晚,两人踏上了回家的路,海格将哈莉送上火车,又递给她一封信。

    “这是你去霍格沃茨的车票。”他说,“九月一日——国王十字车站——票上都有。德思礼夫妇要是欺负你,就写封信让猫头鹰给我送来,它知道到什么地方去找我。下次再见了,哈莉。”

    哈莉跪在火车座椅上,看着海格巨大的身影在夕阳下很快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