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近战法师哈莉波特 > 第七章 魔药课
    接下来的几天,哈莉绝望地发现,不只是变形术课,魔咒课和黑魔法防御课上,她也没能完成教授布置的任务。

    根据弗立维教授的说法,魔咒的力量来自巫师的情感与心灵。

    内心邪恶的人,对于黑魔法就会更加得心应手,比如伏地魔,因为他的心灵比任何人都邪恶,他的力量也比任何人都强大。

    心中充满爱的人,释放的守护魔法则会格外强大,比如哈莉的母亲,莉莉,她死前在哈莉身上释放的守护魔法,居然能够反弹伏地魔的杀戮咒。

    哈莉毕竟前世受过多年唯物主义教育,对于魔法这种唯心的力量潜意识里就抱有怀疑犹豫的态度,导致她在魔法的学习上进度迟缓。

    这也让许多对她怀有期待的教授深感失望。

    星期五,她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堂魔药课。

    魔药课是在一间地下教室里上课。这里要比上边城堡主楼阴冷,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更令你瑟瑟发抖。

    哈莉跟罗恩、赫敏坐在一起,罗恩和哈莉小声讨论着斯内普的头发。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把自己的头发弄得油光水滑,赫敏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

    很快,斯内普快步走进教室,宽大的黑色披风在他身后猎猎作响。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坩埚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他讲完短短的开场白之后,班哑然无声。赫敏几乎挪到椅子边上,朝前探着身子,看来是急于证明自己不是笨蛋傻瓜。

    哈莉绷紧了身子,要来了。

    果不其然——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赫敏立马将手举得高高的。

    “可以配置成一副强效的安眠药,也就是生死水。”哈莉说。

    赫敏失望地放下手,同时有些惊讶,哈莉之前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明显是和罗恩、纳威一个水平的学渣,居然能回答上来这道冷僻的问题,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哈莉虽然最后都没能背下《千种神奇药草及蕈类》,不过,对其中的有些配方却印象深刻。

    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花语里,水仙是一种百合(Lily),意为“我的悔恨随你长眠”。艾草是一种带有甘苦味的草药,意为“缺失”,象征着极度的悲伤。这整个问题隐含着一个意思:“我因莉莉之死悔痛欲绝”。

    这是她前世看到的一种说法,在看到书上记载的关于生死水的配方后立马回想起来,果不其然,斯内普首先就向她询问了这个问题。

    斯内普定定地盯了她一会儿,就在哈莉差不多以为要被扣分的时候,斯内普突然微笑了一下,可当大家再次看去的时候,这丝笑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眼睛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漠、空洞。

    “格兰芬多加五分,精彩的回答,波特小姐显然是继承了……的魔药天赋。”他说,无论是斯莱特林还是格兰芬多的学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在以往的教学生涯中,斯内普还从来没有给自己学院以外的学生加过分。

    “连斯内普都知道你的名气了。”罗恩小声和哈莉咬着耳朵。

    不过哈莉可不认为斯内普会因为“救世主”之类的原因给自己加分。

    果不其然,斯内普马上冷笑着说:“看来韦斯莱先生对此有不同看法。”

    另一边的马尔福和他的朋友克拉布和高尔立刻发出大声的嘲笑声,斯内普只当没听见。

    罗恩站起来,耳朵变得通红。“我没有意见。”他说。

    “既然如此,那请你回答一下,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赫敏尽量在不离开座位的情况下,将手举得老高。

    罗恩求助般看向哈莉,哈莉用口型对他说:“没有区别。”

    “没有区别。”罗恩立马说。

    “……正确。”斯内普遗憾地说,“格兰芬多扣十分。”

    罗恩没来得及绽放的笑容立马凝固在了脸上。

    “我认为你最好能够学会独立思考,韦斯莱先生。下面,让我们再试一次,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粪石,你会到哪里去找?”

    这时,赫敏站了起来,她的手笔直伸向地下教室的天花板。

    “我不知道,”罗恩小声说,“不过,我想,赫敏知道答案,您为什么不问问她呢?”

    有几个学生笑出声来。斯内普当然很不高兴。

    “坐下,”他对赫敏怒喝道,“让我来告诉你吧,脑袋空空的韦斯莱先生,粪石是从山羊胃里取出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明白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在一片嘈杂声中,斯内普说:“韦斯莱,由于你顶撞老师,格兰芬多会为此再被扣掉十分。”

    魔药课继续上了下去,但格兰芬多的学生们的处境并没有改善。斯内普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指导他们混合调制一种治疗疖子的简单药水。斯内普拖着他那件很长的黑斗篷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看他们称干荨麻,粉碎蛇的毒牙。

    除了哈莉和马尔福,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挨过批评,甚至由于哈莉捣碎蛇毒牙的熟练动作,格兰芬多再次得到五分。

    正当他让大家看马尔福蒸煮带触角的鼻涕虫的方法多么完美时,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传来一阵很响的嘶嘶声。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坩埚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坩埚里的药水泼到了石板地上,把同学们的鞋都烧出了洞。几秒钟内,班同学都站到了凳子上,坩埚被打翻时,纳威浑身浸透了药水,这时他胳膊和腿上到处是红肿的疖子,痛得他哇哇乱叫。

    “白痴!”斯内普咆哮起来,挥起魔杖将泼在地上的药水一扫而光。

    “我想你大概是没有把坩埚从火上端开就把豪猪刺放进去了,是不是?”

    纳威抽抽搭搭地哭起来,连鼻子上都突然冒出了许多疖子。

    “把他送到上面的医院去。”斯内普对西莫厉声说。接着他在哈莉和罗恩身边转来转去,他们俩正好挨着纳威操作。

    “韦斯莱,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你以为他出了错就显出你好吗?格兰芬多又因为你丢了一分。”

    哈莉这时也觉得有点不对头了,斯内普没有针对她,怎么转而针对起罗恩了?罗恩老爹可没抢他的女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