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给女装大佬递茶 > 第3章 知识就是力量
    海市被称之为魔都,其繁华、精彩程度,足以让每个接触过她的人流连忘返。

    虽然林一住的是城中村,而且,距市区较远,但即便如此,这个村的繁华程度依旧不低,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现在已是二XXX年,距二千年已过去了许久,由于时代的进步,网络的飞速发展,许多跟不上潮流的“老东西”都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比如,诺基亚。

    比如,新华书店。

    据不完统计,在2004年,新华书店在国有近2万家分店,而在2014年,则只剩下不到3000家。

    值得庆幸的是,林一所在的城中村里还有三家。

    拐过一条街,林一来到了这城中村里规模最大的新华书店,似乎是因为海市的包容万象,这几十年的老店才得以存活,保留至今。

    推开玻璃门,在店员小哥哥那惊讶的眼神中,林一神色坦然的朝着政治法律区走去。

    小时候,林一经常来这里看漫画,一看一下午,对这里书籍的分类和摆放,早已烂熟于心,不过,林一这次可不是来看漫画的。

    脚步轻盈,不发出一点声响,林一轻飘飘的穿过一个个过道,虽然书店很大,但在这个浮躁的年代,来看书的人,真的不多。

    人均一部手机,简单、快捷,而且免费,让很快就占据了文学市场的大半壁江山,网络文学更是将传统文学彻底挤在了角落里。

    穿着女装,林一的思维发散的厉害,飞转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事情,可即便这样,他手上的动作依旧不慢。

    一目十行,林一很快就在茫茫多的学习资料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劳X法》第10次修订版,就是它了。

    抽出这厚厚的《劳X法》,林一走到窗前,左手托着书脊,右手拇指按住书页,轻轻向下用力,使书本拱起,然后慢慢松开拇指。

    哗哗哗~崭新的书页被一张张翻开,35秒,365页,林一从头到尾部看了一遍,而且,一字不漏,完记下。

    将书本归位,林一淡然的走出新华书店。

    站在书店门口的过道上,他看似随意的往右手边喵了一眼。

    不远处的美宜佳门口,那几个一路尾随,拿着单反偷(喵)拍自己的摄影爱好者果然还在,而且,人数好像变得更多了。

    冷冷的收回视线,林一直接转身,沿着人行横道往对面走去。

    要甩掉他们吗?

    下一秒钟,这个想法就被林一给否决了。

    单反?

    这东西……似乎能用的上。

    于是,连骑共享单车这个最初的想法也被抛弃,林一直接往工地走去。

    周一的早上,原本应该是忙碌的开始,可王旭鹏却挂着单反,哼着小调,优哉游哉的走在街道上,一边四处看风景,一边拍下他觉得有趣的东西。

    戴着金丝眼镜,很有文艺范的他今年35岁,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室内设计师。

    因为还没结婚,小日子过得十分潇洒,忙时写写画画,闲时他就喜欢拎着单反到处溜达。

    也不同于那些单反发烧友,他既不追求艺术,也不追求逼格,只是单纯的喜欢。

    看着那些被自己抓拍在镜头里,然后冲洗出来的一张张照片,王旭鹏便会有一种幸福的满足感,仅此,足矣。

    走过新华书店,路过一个美宜佳,王旭鹏便进去买了瓶怡宝,在里面吹了阵空调,出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美宜佳门口的凳子上,这几个带着单反的同行在他来之前,就已经坐在了这里,等他从店里出来,发现这些人还未离开。

    他们在干嘛?

    难道,闲的蛋疼,在美宜佳门口聚会聊天,顺便交流经验?

    怕不是石乐志……

    “她出来了!”

    突然,一个大胡子小声喊道。

    虽然对方的声音很小,但王旭鹏仍是从这四个字里听出了一丝兴奋的味道。

    谁出来了?

    带着好奇,王旭鹏顺着大胡子的视线看了过去。

    哇!

    好,好漂亮!

    书店门口的少女一袭白裙,气质出尘,如一朵冷艳的冰莲,向四周散发着丝丝寒意。

    在看到对方的刹那,王旭鹏就止不住打了个冷颤,明明还是炎热的夏天,他却觉得,自己现在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

    喔,好高冷的妹子!

    可还没等他看个究竟,那少女就已经转身,沿着人行道往对面走去。

    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失落,王旭鹏不甘心的踮着脚,抬起头,追逐着那道身影。

    刚刚的惊鸿一瞥,让他那颗沉寂了35年的心脏都忍不住热血上涌。

    糟了,这难道是心动的感觉!

    怪不得……原来这群色狼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她啊!

    这么猥琐的事情,王旭鹏当然是嗤之以鼻,作为新世纪的大好青年,他岂能同流合污?

    “兄弟,带我一个”

    似乎因为同是佳能阵营,众人只是随意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人出言反对。

    “跟上!”

    大胡子一声令下,正在偷(喵)拍的众人赶紧停下手中动作,收起相机,跟了上去,王旭鹏也不甘示弱,随便喝了两口,一抹嘴,抬脚便走。

    这么极品的妹子,若是不趁机多拍两张,怕是要后悔死。

    只是……这么多人,真的没关系吗?

    哎,不管了,反正都已经这么多人了,少自己一个不少,多自己一个不多,王旭鹏马上就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迈开大长腿跟了过去。

    众机友在大胡子的带领下,一路掩护加尾随,虽然咔咔咔的声音响个不停,但终归是离得有点远,效果好不好暂且不提,拍在相机里的是背影,这就很无奈了。

    虽然,王旭鹏承认,这妹子的背影也十分诱人,可不能拍到正面,总觉得非常不甘。

    拍到一张正面,我就走!

    王旭鹏在心里告诫自己。

    这么多人,就这样光天化日的跟着偷(喵)拍人家,王旭鹏总觉得不好意思。

    可他一回头,看着旁边那些老司机露出的狂热表情,他突然就觉得,自己还是太连清了。

    两两一对比,没来由的,王旭鹏就想起了一句话。

    ——摄影的境界,你们这些玩器材的,永远不懂。

    “咦,怎么来工地了?”

    大胡子一摆手,所有人在垃圾桶前停了下来。

    王旭鹏也抬头看了过去,林立的钢筋、铁丝网,头顶还有吊臂划过,这还真是建筑工地。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前面的少女竟慢慢转身,似乎是要往后看。

    人群顿时一阵慌乱,可前后连个遮挡都没有,怎么办!

    “请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我马上出来,可以吗?”

    看着脖子上挂着单反,却抬头望天、看地,明显掩耳盗铃的众人,少女没有指责,更没有生气。

    随风飘来的,只有对方那空灵悦耳的声音,和软软的带着些许恳求的话语。

    王旭鹏瞬间就被这声音给融化了,想也没想,他就和旁边的众人一起点头,然后鬼使神差的,他抬起单反下意识的就咔嚓拍了一张。

    快门的声音让少女直接转身,走进了工地,也惊醒了旁边一脸呆滞的众机友。

    “小子,你很不上道啊!”

    “把照片交出来!”

    “赶紧共享!”

    工地下面,活动板房搭建的办公室在夏天犹如蒸笼,要不是24小时都开着空调,这鬼地方恐怕谁都受不了。

    坐着老板椅,趴在桌上,葛孔明睡的正香。

    虽然是上午,虽然是忙碌的建筑工地,但在这里,他说了算,所以他睡得心安理得、呼呼作响。

    恍惚间,房门好像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这个点,肯定是工人来拿昨天的报表,也没在意,葛孔明换了个姿势,继续睡,直到一分钟后,他突然感觉有点冷。

    你大爷的,谁把空调开这么低!

    葛孔明打着哈气,抬起头,迷迷糊糊间,他看到房门大开,一个冰冷的白色身影轻飘飘的站在门口。

    女……鬼!

    呼的一下,葛孔明就坐了起来,不仅睡意无,胳膊上更是瞬间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他使劲晃了晃脑袋,又揉了揉眼睛,两秒钟过后,模糊的视线终于恢复正常。

    直到此时,他才看清来人模样,这那里是女鬼,这分明就是仙女啊!

    可一看到对方那生人勿近的冰冷脸庞,葛孔明心里,那刚刚才升起的欲火,便又瞬间熄灭。

    为了不在美女面前继续失态,葛孔明立刻挺直腰背,伸出双手,使劲揉了揉脸,顺便还挤出了一丝笑容。

    似乎是看到自己已经清醒,对方这才轻盈的迈进屋里。

    刹那间,葛孔明就觉得,好像有冷冷的北风随着这少女一同刮进了屋里,一瞬间,室内的温度又下降了不少。

    走进屋里,对方也不说话,只用她那凌厉的目光打量着葛孔明。

    被这充满寒意,仿佛能直视内心的目光赤果果的盯着,没来由的,葛孔明就一阵心慌,他的双手不自觉的搓在一起,脑袋上的冷汗也突的一下钻了出来。

    这是谁……气势好强!

    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于是,小心挪开凳子,葛孔明站起身。

    “您好,请问……找谁?”

    对着眼前的少女轻轻弯腰,葛孔明不自觉的就用上了敬语。

    可谁知道,对方仍不答话。

    而且,原本应该是烦躁、闷热的屋里竟变得冰冷至极,好像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不一会,葛孔明就觉得自己的牙齿在轻轻打颤。

    小心的抬起头,看着对面那个一身白裙,却散发着骇人气势的妙龄少女,他轻轻咽下一口唾沫,再次带着笑容,硬着头皮问道。

    “我是葛孔明,请问,您找谁?”

    歪着头,确认葛孔明真的清醒了,林一这才冷冷的收了气势。

    走到葛孔明面前,他捏着身份证,将正面展示给对方。

    咦?

    小心的看着这伸到跟前的身份证,葛孔明有点晕。

    林一?

    这不是早上才被自己开除的那个小子吗,难道,她是林一的……女朋友?

    开什么玩笑!

    就那么一个相貌平平,还在工地搬砖的小年轻会有这种级别的女朋友?

    葛孔明打死也不相信,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的林一终于开口说道。

    “我是林一的同学,法律专业”

    法律专业,这三个字,林一特意加重了语气。

    在对方那茫然的眼神中,林一接着说道。

    “身份证已经给你看了,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处理林一与贵公司之间的劳务纠纷……”

    “根据《劳X法》第30条规定,用人单位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需要通知到……”

    “根据《社会保X法》以及海市出台的最新规定……”

    “根据……”

    “贵公司违反了《劳X法》第31条,以及《社会保X法》……”

    “而且,由于是贵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务合同,应当按照《劳X法》第24条规定,做出相应的经济补偿……”

    “误工费……”

    “精神损失费……”

    “综上,合计一共是6500元整”

    “至于,贵公司违反的那些法律法规,我也好心的帮您算了一下,大约,是五年……”

    尼玛,她原来是律师!

    对方这一顿的长篇大论,葛孔明听的晕晕乎乎,啥都没听明白,可最后一句,他听懂了。

    五年!

    五年啊!

    干这种大工程,多少有点权利的,谁的屁股会干净,只要想找事,那肯定一查一个准,可是……会有人这么劳师动众,就为了几千块钱,把人送进监狱?

    “你是不是觉得,打官司什么的,应该不至于……”

    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心思,林一淡淡的说道。

    “打官司什么的,我也觉得太麻烦了,我觉得,记者应该就足够了吧?”

    听到这前半句,葛孔明也松了口气,可一听到后半句,他直接就跳了起来。

    记者!

    在那儿?

    不会已经来了吧!

    那帮人可是比吸血鬼还狠呢!

    曾经接触过这帮人的葛孔明对此心有余悸。

    也没让葛孔明久等,林一轻轻侧身,指了指外面。

    看着对方那成竹在胸的淡然模样,葛孔明赶紧推开凳子,慌忙跑到窗前。

    卧槽!

    工地院墙外面,绿色防护网围起的垃圾桶旁,大约八九个人,各个带着单反,似乎还在不停的朝这边张望。

    你妈,完蛋了,真是记者!

    这要被记者逮住,然后再给曝光,自己少不了要脱层皮!

    怎么办,怎么办!

    葛孔明瞬间慌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对了,对了,是她把记者喊来的!

    赶紧跑回林一跟前,葛孔明一脸哀求正要说好话,却被林一伸手拦下。

    盯着那双有些慌乱的眼睛,林一一字一句,温柔的说道。

    “您说,要是小女子我,现在就下去哭诉一番,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受到了欺负,您觉得,这些正义感爆棚的记者会怎么做,是接受您的好处息事宁人,还是说,趁机把事情闹大,以获取更多的好处呢?”

    甜甜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点撒娇的味道,可听到葛孔明的耳朵里,却犹如恶魔的低语。

    这最后一把火,彻底把葛孔明烧懵了。

    没错,葛孔明原本就打算阳奉阴违,先稳住眼前这个女人,再去贿赂外面的记者,只是没想到,她,她竟然什么都猜到了!

    “我错了!”

    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葛孔明立马把腰折成了90度。

    “是我错了,林一那边是我不地道,我马上给钱,只求您能高抬贵手”

    说到底,他也只是这个项目的小负责人,要是工程有什么舆论上问题,他肯定会被第一个拿来祭刀,想到了这点的葛孔明,马上就认怂了。

    不就是几千块钱吗,和屁股下面的位子相比,孰轻孰重,他还是拎的清。

    冷冷的站在一旁,看着不久前还不可一世的葛孔明,现在却在自己的面前卑躬屈膝,林一的心里没有任何喜悦,反而只觉得反感和无趣。

    姆,这就投降了,终归是普通人呢!

    欺负这种人,真的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