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1章 辛卯年从不是个好年(第2/2页)
防御战线。

    这就造成,当梁国第一道防御线被赵国突破之时,其后面的大堆弓箭兵只要踏前到第一道防线,就可以把要人命的箭簇覆盖到梁的尾军部。

    这很要命!

    梁国与赵国近两三年摩擦激烈,丢了一堆城池,死了一地的军兵,但赵的箭簇至今碰到梁的尾军部次数,只有屈屈的四次。

    大小战役接连几十场,两军交战中出现这种这种情况一个手指头都可以查的过来。

    梁国两道军事防线的军兵可以死绝,甚至领军大将都可战死以谢天恩,而就是站在梁尾军部这群“大爷”不能死。

    死的多了,那种“心疼”就算是他朱友珪是梁国的一国国君,也承受不起。

    宗门是希望“这群人”死绝了才好,但需额外支付的一百玄阳晶璨抚恤,梁国是真真的“心疼”!

    “茅真黄茅胖子,你个缺德货!就没见过观楼宗还有比你缺德的玩意儿了,老子是让你防御自己小队,不是你自己!

    你这茬儿手下要是在死绝了,休想在从我翟老六手里要走一个人,你看我敢不敢把你扔前线侦查营区去?”

    翟老六头顶一张天玄八卦符看着漫天袭来的箭羽神色冷峻,这不回首瞄一眼还好,气的他对这货破口大骂,就是箭簇将其头顶的天玄八卦钉的乓乓作响,他都没回一下身子。

    可见茅真黄的行为把翟老六气煞到什么程度。

    老倌告诉这死胖子防御,这货接连打出三道符咒,将自己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一层一层的蓝色光球将其罩的更是严严实实,哪管他自己手下那九人是死是活。

    护身咒符,

    卫灵咒符,

    居然还有一道冰云咒符!

    翟老六定眼仔细一瞧,怒气直接灌了顶,就差七窍生烟,这等符咒别说防御一下小小箭雨,就是筑基期修士的一式手段都能抗的过去。

    “啊~~”

    随着一声惨叫骤弥,翟老六转首看着眼前湛蓝大光球,目光顿时又凶了三分!

    这一声惨叫就是一个开始。

    一支寒光烁烁的铁头箭羽,瞬间穿透茅真黄左身侧一位看着漫天箭羽袭来,还在呆若木鸡的蓝衣修士。

    入肉半寸,直插心脏!

    箭羽还在打着颤时,一股鲜血已经飙出,喷的茅真黄外围冰云蓝球上一阵红霜斐烈。

    三眨眼的功夫,此人就被接下的箭羽插成了筛子,俨然成了梁国战场之上一名光荣的“壮烈”。

    算是生的平淡,死的也平淡的那类人之一,也就那一声“啊”算是震动了方圆三丈之地,做到了生前留“声”。

    倒霉的绝不只此人一个!

    放眼四周,梁尾军部四百多人被一顿箭羽急射,最少被放倒近五六十,而倒地惨嚎的更不在少数。

    而套着三层大蓝光球的茅真黄四周共九人,被这般猝不及防的箭羽直接插死四个,各个死的惨不忍睹,不过死后的唯一特点就是——都成了“豪猪”。

    当然,是死豪猪!

    “你们看看,这是死的有多惨,连个人形都没了,当初来时候,师兄我让你们买点符保命。

    死拧!

    不听话!

    还背地里说我以老欺新,你们这种我见多了,师兄我也不想多费那口舌,过来看看!你们几个是买符的,这回知道师兄的好了吧?

    啧啧~~真滴个惨哟!”

    看着漫天的箭羽落地,前侧军阵杀声四起,茅真黄才从自己的三层大蓝球里往出探了探头,看着自己身侧的四具“死豪猪”就用脚丫子踹了踹,忍不住对“幸存”下来的五个惊魂未定手下一顿幸灾乐祸的言语挪噎。

    大盘子脸一笑,扯动的那眯缝眼简直更加眯缝,笑的那个表情也是要多贱有多贱!

    “这西北之地五宗之中,就属咱观楼宗出来的师兄师弟最是亲近,我怎么会坑你们呢,是不是师弟们?”

    看着自己犯傻还没回魂的五个手下,茅真黄小短腿一跨就出了自己的绝对防御圈,骚包的用手捋了捋满头因受惊而炸起来的头发,然后又朝着五人“笑呵呵”的来了这么一句。

    而茅真黄说话之时,如霜打了的五人似乎在其眯缝眼间看到了一道寒光闪烁!

    “茅真黄!茅真人,茅大卫戍长,够了没有?”

    翟老六始终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胖子的表演,有些事情做的要分时候、分地点,对他来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过去了。

    而于此,这胖子在这样干,就有些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