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3章 一句一杀人(第2/2页)
修士朝着梁扑杀而去,更是爆发出一浪一浪激喝之声,响彻天地的声浪就是那隆隆不绝的战鼓之音都避了其锋芒,可见这群“乞丐”赵,是何等的气势如虹!

    “久匿昏衢天地暗”

    三四百白衫之人一句山门号吼震而出时,与之共振的还有其手中的无数青灰色刀芒!

    而梁顶在第一道防御线上的无数厚铁吴魁盾,在遇见这般的刀气堪比纸糊。

    一个照面,不仅是厚重的吴魁盾,就连持盾的人,也是一刀两半!

    “云收雾敛破法晴”

    又是一句山门号激吼而出,随之的就是一片青光刀影弥漫,仿佛将梁国这道防御线变成一道璀璨的光河。

    而河水涤荡过的地方,却是静悄悄!

    “随风抱下天边月”

    在一句之时,明照宗百多名白衫修士已经站在了梁国第一防御线,拔刀四顾,近身处已经没了一名活着的梁兵。

    只剩下血水冲淌着碎尸,汇成一条亡河!

    “万象丛中独自明。”

    最后一句震彻天地的道出,明照宗几百白袍修士的刀锋已经杀的梁国前沿军尽胆寒。

    不弱精微的一小撮白衫,此时慑压了整座战场!

    梁如若不是知道己方也有这般的仙师,面对明照宗的三百多杀神,也许早就扔了武器“弃暗投明”。

    “翟秃子!我怎么有点不认识明照宗了呢?”

    茅真黄看着沙头前线梁的白衫修士,眼中突然多出了一股的迷茫劲。

    在他的认知当中,明照宗根植于大赵,薪传于第一大教阐幽薇,走的是修真灵之路,重术法,宗派规模撑死也就与华阳天宗下属观楼、间皂、龙门、正霄、天清五宗一个级别,一级真灵大修士估计用手指都能扒拉的过来。

    而今在看眼前的这群明照宗修士,目测三百多人的队伍,带头的修士是筑基期,不提其震撼的组织性,单集体玩刀这一路数,就充满了怪诞。

    重术法的宗门玩起了刀!

    开什么玩笑?

    跨界也不是这么玩的。

    “秃子我也不认识了,不说远的,就十多年前,明照宗是个什么货色你也不是不清楚,而你在看近些年,不光跟我们大梁打,吴国也不放过,更是都敢撩晋国的虎须,北方的蛮子他们也试了试手,颇有一种当年华阳天宗崛起的劲,你看看!这哪一件是个小宗能干出来的?”

    翟老六顶着个大光头看着前方的一群白衫愣愣的发神,这群明照宗的确实给了他相当大的震撼。

    活着长久就是有好处,他那双有点沧桑的眼似乎亲眼见证了明照宗的崛起。

    茅真黄一阵冷哼哼的道“华阳天宗玩的是润物细无声,而眼前的明照宗可是有点粗暴,但有些道理是相通的,就跟咱们这西北地一样,作的紧死得快!”

    翟老六听完茅真黄的话,一声长叹的道“这世道谁知道呢。”

    “不提这个,这事咱们小人物也管不着,也不用挣着卖命的玄晶,去操那胸怀天下的心,眼前这事怎么解决?明照宗可是在正大光明的叫号,要是在拖一会,我估计这座荡芒山也不用守了。”

    前方的梁这回没有出现溃逃的现象,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瘫在地上了!

    如果这般也就算了,明照宗的一群白衫杀神往那一杵,吓的第二道防线守军都是人心惶惶,要不是他们大将军郭世干大马金刀的在那坐着,说不上这场战役结束的将有多快。

    翟老六瞥了一眼茅胖子道“我解决个球!没华阳天宗那尊大神命令我敢动么?老老实实的看着,就当赏戏,六座城池都丢了,不差这一座大山。”

    “得嘞,你们都是大爷!胖爷我眼不见心不烦。”

    茅真黄朝着翟老六嘀咕了一句,起身拍拍屁股就朝身后那五个小弟走。

    在看下去也没甚的意思,还不如去榨点“油水”来的实在!

    “驻掌真人令!”

    “驻掌真人令!”

    “驻掌真人令!”

    “荡芒山失,五宗修士杀无赦!”

    “荡芒山失,五宗修士杀无赦!”

    “入你娘的!”

    茅真黄刚迈出两步,听着远处传来声嘶力竭的叫声,破口就是一句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