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我在大唐被鬼玩 > 第三回:兔子的梦想
    城门五更时分便已开放,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染红云彩,我已带上干粮出了北门。

    旺财伴行在我身侧,阿妞蹲坐在它身上。

    阿妞是我给兔子起的名字,原本是想叫它阿仔,却被告知它是母的。

    公的也好、母的也罢,在我看来它就是一只霸王兔,旺财在它面前一点狗权也没有。

    正如现在,行李我都是自己带,它却非得让旺财驼它不可。

    此番我们是要去长安城。

    自交州暮阳城出发,一路向北而行,计划途径昆州、播州、万州、金州,最后到达长安。

    此去路程三千里,山长水远,本应雇辆马车。可惜囊中羞涩,只好亲身力行。

    也罢,正好领略一下大唐的山河风光。

    再说公主中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越迟赶到,能够获得的好处自然就越大。

    是的,就在之前领赏时,我得到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懿宗皇帝的爱女,昌元公主李玉娇,身染邪物久病难治。

    据说懿宗皇帝可是个宠女狂魔,爱女身染邪祟,他自然比谁都着急。第一时间昭告天下,广招奇人异士前去相助。

    皇命曰但凡能让公主病情好转者,赏银三千两;能使公主完康复者,赏银三万两,外加官封三品。

    啧啧!不过是给公主治个病,就能直接官封三品,不得不说这皇帝也是够任性的,却不知天下学子作何感想。

    当然,学子们怎么想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我只知道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

    我是个俗人,无法抵御物质的诱惑。我希望能将公主治好,从此以后金钱、权利就都有了。

    虽然我不是大夫,可要说奇难杂症,放眼大唐有谁能比我知道的更多?

    我只需要告知太医,公主的病因是什么,用什么方式能救,剩下的自然有太医搞定。

    况且告示不是有说明吗,昌元公主身染邪祟…若真是如此,没准我自己就能解决。

    所以不管她是中邪也好、生病也罢,只要我看到她本人就能明辨一二,到时候好处自然少不了。

    。。。

    交州地界多有大山,官道往往会绕行很远的路程。

    而我持有地图,自然没必要去走官道。遇山上山、遇河渡河,方为游玩之途。

    此间已是三月,山河复绿、繁花盛开。

    春光无限好用在眼下美景毫不夸张,来到大唐之前,我从没体验过连空气都醉人是种什么感觉。

    看什么都觉着美好,听什么都觉得动听,便是我现在的真实感受。

    若不是有高官厚禄在远方等着,我都快忘了此次出行的目的。

    正午时分,停在一处小河边歇脚,我取出面饼分成三份,打算随意充充饥。

    旺财乐得一阵摆尾,阿妞却显得非常不满意…

    “呸,难吃死了,胖子你那还有没有鸡腿?”

    “没有,爱吃不吃!”

    做主人做到我这个份儿上也是没谁了,分明是它要跟着我,却搞得我是它仆人一样。

    就连这声“胖子”,也是我拿鸡腿作条件它才改口的,若依它所言,还是“死胖子”叫着顺口。

    “哼!我偏不吃。”阿妞扔掉面饼,瞪大着猩红的眼睛瞧着我。

    我能看出它有几分赌气的姿态,像是再说看你能拿我怎样?

    “旺财,你吃。”

    旺财个子大,食量本就不小,自然乐得多吃一块。

    阿妞却道“你俩合起来欺负我。”

    “所以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别跟着我们了。”

    此刻我是真想它能离开,一只脾气古怪的小妖精,既是毒舌又难伺候,完找不到任何优点。

    阿妞瘪着嘴不说话,没过多久,又有了新的想法…

    它问“你要不要吃鱼?”

    “你去捉呗,我负责烤。”

    河水中确实是有鱼的,可想要捕捉对我来说很难,我也懒得费那力气。毕竟早上才吃过鸡腿,现在并不觉着嘴馋。

    “一言为定!”

    阿妞沿着河边看了看,一头扎入水中。

    猫能捕鱼我是知道的,倒是没看过兔子捕鱼,想着它又没爪子,凭几只小脚掌怎么捕?

    这便饶有趣味地盯着河水。

    河水清澈,也不是很深,我能看到阿妞在水中快速游动。

    只见它游动得越来越快,河面开始出现漩涡,受惊的鱼儿频频跃出水面。

    说时迟那时快,阿妞趁机冲出水面,姿势潇洒的踢出一脚,一条半大草鱼立即被它给踢上岸来。

    “汪汪~”

    旺财兴奋地扑将过去。

    看来这兔子也不是毫无优点,至少以后在野外不用愁食物,在这点上它似乎比旺财还好用。

    它既然做到了,我自然得履行自己的承诺——负责烤鱼。

    拾柴生火,清理鱼腹,美美的吃上一餐…

    再次上路,阿妞意犹未尽,“没曾想鱼还能这么吃,比起早上的鸡腿也是不差。我决定了,以后咱们每顿都吃鸡腿、烤鱼。”

    我忍不住在想这丫要是到了皇宫,御膳房该不会闹鬼吧?

    一路走走看看,一天下来也没走出多远。

    月亮升起时,我们依旧没有走出大山,自然也谈不上去住宿、吃饭。

    因为是在半山上,周围没有河流,所以晚餐阿妞没能如愿吃上烤鱼。

    择一处宽敞的地方生起火堆,靠着一把小匕首,我废了好大劲儿才从野猪身上弄下几块肉来。

    这只野猪是阿妞和旺财联手干掉的,在阿妞面前唯唯诺诺的旺财,在面对野猪时终于展现出了自己勇猛的一面。

    这倒是令阿妞对它高看一眼,不由间少了许多鄙视。

    我邪恶地想到这俩赖皮组个伴儿倒也不错,只不知是否能够繁衍后代。

    火光依旧闪烁着,用过晚餐后,我弄来些野草布置个地铺。

    任由晚风拂过脸庞,仰头遥望着星空。

    阿妞问“胖子,你为什么老是喜欢看天上,那里有什么东西吗?”

    “我只是在想,同一片天空下,会不会同时出现很多不一祥的人,他们都是真实存在,却始终看不见彼此。”

    阿妞沉默了,显然是不懂我在说些什么。

    “胖子,你为什么要去皇宫救公主?”

    “…因为能够得到金钱和权利。”

    “金钱和权利就是你的梦想吗?”

    呵,它竟还知道梦想。

    忍不住好奇道“那你呢,你有梦想吗?”

    阿妞说“当然有,我的梦想就是不被兔子当成怪物,不被人类当成妖怪,大家都能陪我玩耍。”

    …多简单的梦想啊,只可惜注定不能够实现。

    “旺财,你的梦想是什么?”

    “汪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