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我在大唐被鬼玩 > 第五回:孤坟男孩(中)
    焦急的身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出门一看,几个中年妇女正抬着一名女子匆匆走过。

    等等!

    这不就是那个男孩的母亲吗,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怎么了,她的孩子呢?”

    没有人回答我的提问,看向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她们将男孩的母亲抬进一间木屋,房门快速关上,我被挡在了门外。

    中年妇人守在门口,一脸不善地盯着我,道“陌生人,请你离开。”

    “不是,我和她认识,昨天我们还有见过的。”我试图说服她让我进去。

    岂料妇人越发恼怒,“赶紧离开,不要在此胡言乱语”。

    “真的,我真和她见过”

    “再不走我可叫人了!”

    我悻悻地离开,却始终难以平静,重重疑惑堆积在心里,这种感觉特别压抑。

    返回时两位老人已经起床,说是昨夜太过高兴,所以睡得晚了些。

    我急忙问“大叔,你认识刚才那个昏倒的妇人吗,她是否住在镇上?”

    “谁又昏倒了,现在醒了吗?”

    看来他还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告诉他“好像是叫作张寡妇,现在应该还没醒。”

    “果然,又是她。”

    又?

    我激动道“大叔既然知道她,那能和我说一说吗?”

    “小伙子,你是不是对她有什念想,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

    “……”

    知道是他误会了,我赶紧解释,老者接下来的话让我有些难以接受…

    他告诉我张寡妇确实是镇上的人,早年丧夫,随后丧子,如今孤身一人。

    连番的打击令她精神失常,人也愈发消瘦。前段时间更是得了怪病,时不时便会突然晕倒,连六婆也无法治疗。

    “所以她儿子早就死了?”我脸色难看地问。

    “是的,应该有一年多了,从那以后她便神情恍惚,身体更是一天不如一天…”

    男孩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

    我不明白“现形符”为何会对男孩无效,按理说所有鬼魂都无法抵挡才对。

    究竟是我道行太浅,还是当时根本就没有写出符文?

    我犹豫一阵,决定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老者,毕竟接下来还得靠他帮忙。

    得知经过后,他沉声道“你说昨天亲眼见到她们母子呆在一起?”

    “是的,亲眼所见,所以大叔能帮我去和她们说说吗?我是一名除妖师,或许能够帮到张寡妇。”

    我想让他帮忙和那些人沟通,因为她们并不相信我,在没有得到她们同意之前,我无法近距离观察张寡妇的情况。

    大叔一口答应下来,沟通过后对方总算答应让我进屋。

    屋子里除了昏迷不醒的张寡妇外,还盘坐着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妪。

    听说她会一些药草之法,算是小镇唯一的大夫。

    老妪问“你见到他了?”

    “是的,见到了。”我知道她问的是谁。

    “可有化解之法?”

    “小子定当尽力。”

    老妪沉默下来…

    仔细观察,发现张寡妇的脸色与昨天相比更加暗淡,我隐隐感觉到,这并非是普通的邪气入体。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四方之灵为我号令,赦!”

    口中念念有词,长毫凌空写符,这一次,我写出了自己还难以掌控的“引灵符”。

    欲引天地之灵为我所用,用以度化张寡妇体内的邪气。

    此符需要施法维持,对精神的损伤极大,短短几个呼吸,我便感觉大脑胀痛、难以忍受。

    以此为代价写出的符文威力自然不小,且见一层淡金色光幕将张寡妇完包裹,一丝丝黑色气息正在被快速抽出。

    没来得及高兴,便见张寡妇眉头紧蹙、面露痛苦之色,嘴角更是有暗红色的血液流出。

    我赶紧将符文撤掉,躬着身子大口呼吸,等待胀痛的大脑慢慢恢复。

    “你怎么样?”老妪关心道。

    “还好。”

    “那她呢?”

    我摇了摇头,道“有些棘手,我得上山一趟。”

    “自己小心,记住,有些事情得用心去看。”

    我不知道老妪为何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此时隐隐有了一些想法,必须见到男孩才能确认。

    凭着记忆,沿着来时的路向山顶走去,到了山顶后却发现孤坟不见了。

    怎么可能?分明就是在这儿,不可能记错的。

    我围着山顶一遍遍找寻,却始终找不到孤坟在哪,又大声呼唤男孩,同样也是得不到回应。

    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回想着从见到男孩后发生的那一幕幕画面

    男孩、孤坟、泥偶、张寡妇等等!泥偶。

    当时感觉熟悉却被张寡妇分了神的那只泥偶,现在回想起来,分明就是一只狗的模样,和旺财是那么神似。

    难道旺财和阿妞并不是悄悄离开,而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一想到它俩可能遇害,我的心中焦急万分。

    必须得尽快找到男孩,才能得到所有的答案,可男孩已然躲藏起来,跟本就找不到。

    难道只能就这么放弃,放弃旺财、阿妞,以及张寡妇的性命?

    我失落地想到。

    对了!张寡妇。

    双眼一亮,我扯开嗓子大吼“你知道妈妈病倒了吗?你若是再不出现,她就死定了。”

    “什么!我妈妈会死?”

    焦急的声音响起,四周的景物突然改变,一棵棵古木拔地而起,繁枝交叠、参天蔽日。

    这哪是什么光秃秃的山顶,分明是一片茂密的丛林。

    “胖子!”,“汪汪~”

    阿妞和旺财快速来到我的身边,各自警惕着看向对面的男孩。

    男孩追问道“回答我,我妈妈真会死吗?”

    “是的,如果你不立即停止掠夺行为,将生命力还给你妈妈,那她随时可能死去。”

    在我看来,男孩一定是施展了什么邪恶术法,抽走他妈妈的生命力来强大自己。

    “掠夺?我是那么的爱我妈妈,又怎么会掠夺她的生命力呢你赶紧除掉我吧,我不会反抗。”

    这孩子竟让我赶紧除掉他,难道事实另有隐情?

    “如果你是罪无可恕,我自然会将你消灭。在这之前,你得告诉我事情真相,我才知道怎么帮助你妈妈。”

    我大言不惭地说要消灭他,心中却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连他真身都无法看破,还谈什么消灭。

    “没用的,想要救我妈妈,那就赶紧除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