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房咖啡 > 第四章 往事随风
    吃完饭,苏蓦然准备洗碗,水仙原本想去帮忙,却被张栩抢了先。

    水仙立马就明白了过来,拉着李遇到楼下散步,说是吃撑了难受。

    “那你顺便买一副扑克牌。”苏蓦然没有多想,她已经对接下来的麻将环节无比期待了。

    “买扑克牌干嘛?”张栩不解,“等会儿不是麻将吗?”

    “用扑克牌算钱啊。”

    “哦,赌博啊。”

    “我们打五毛张,我觉得五块张才叫赌博。”

    “你什么时候学会打的?”

    “大学毕业之后,同学会。”

    “我如果跟你说,我不会打,你会不会打我?”

    “当然会!”苏蓦然瞪了一眼张栩。

    “你翻白眼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你不会打麻将,为什么不早说。”

    “我看你很想打,我觉得我可以现学。”

    “我看着很想打吗?有这么明显吗?”

    “有。”张栩笑着说。

    “我这个不是赌瘾发作,而是......”

    “而是什么?”

    “人都有社会属性你知道吧。”

    “然后呢?”

    “我一天到晚关在家里备考。不是吃饭睡觉就是看复习资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非常需要像麻将这样的活动,拉近一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厉害了,你这个聚众赌博还带着强大的理论支撑啊。”

    “谁聚众赌博了?,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听过吧。”

    “你这是哪一层需求?”

    “第三层吧,情感和归属的需求。”苏蓦然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回答道。

    “你这么优秀,却要通过麻将来获得情感和归属了?”

    “不是通过麻将,是通过麻将这样的社交手段。”

    “好像有点道理。”

    “嗯,这边差不多了,你先出去吧,厨房怪挤的。”两人说着说着,碗就洗得差不多了。

    “洗好的碗放哪儿?”张栩并不觉得厨房拥挤,他才不想一个人在客厅傻坐着呢。

    “就放这儿吧。”苏蓦然笑着说,“会洗碗的男生真是太有魅力了。”

    “怎么说?”

    “我跟你说,我最讨厌洗碗了。”

    “哦。”

    “不过我喜欢做饭。”

    “看来你将来得嫁一个会洗碗的老公。”

    “是嘞,你说有没有人喜欢洗碗的,反正我是不喜欢,嗯,我希望这辈子都不要洗碗。”

    “有啊。”

    “怎么可能,我就没见过有喜欢洗碗的人。”

    “我啊。”

    “噗嗤~”苏蓦然笑出了声,“原来你是在逗我。”

    “我没有逗你啊。”

    “我跟你说啊,现在已经不是高中时期了,你说这些暧昧不清的话呢,我会当真的。”

    “本来就是真的啊。”

    “我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

    苏蓦然掀起自己的上衣,“你睁开眼睛啊,闭着眼睛怎么看!”

    “哦。”张栩摸了摸后脑勺,“这?是什么疤?”

    “打胎的疤,宫外孕。”

    “谁的?”

    “我前男友的,不过他现在已经娶了别的女人了。”

    “他真是个瞎眼的混蛋。”他轻轻把她拥入怀中,“都过去了,过去了。”

    “嗯。”苏蓦然轻轻推开他,“所以,以后不要再继续跟我说这些暧昧不清的话了。”

    “为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会当真的。”

    “你可以当真啊,它本来就是真的。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你不知道吗?”

    “高中时期的事情,哪能当真?而且,中间你消失了这么多年。”

    “你知道吗?在古代,高中那么大的人都已经当爹了。”

    “好吧,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件,我最不想要别人知道的事情,是因为,我不希望你对我,存在一些不切实际的迷恋。”

    “什么叫不切实际的迷恋?”张栩笑着说,“你现在单身对吧?”

    “嗯。”

    “我也单身,对吧。”

    “嗯。”

    “那不就行啦!”

    “啊?”

    “小傻瓜。”

    “可你们男的,不都是喜欢什么的吗?”

    “这算什么喜欢的标准。你也好歹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是这样,我自己呢,没有觉得我低人一等,但是,我身边很多男的,包括网络上,不都是对打胎什么的,讨伐的很严重的吗?”

    “那也要区分具体情况啊,你的事情呢,我侧面听到过一些,其实之前我就想找你了,那时候你有男朋友。”

    “哦。”苏蓦然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难道他知道真相之后,不该一脸嫌弃地走开吗?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只是人生中难免会遭遇一些糟糕的事情,但是它已经过去了,你要学会往前看,还有你根本不需要活得那么小心翼翼。”

    “我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你了,当然一方面是因为你漂亮,另一方面,是因为你很可爱。”

    “可爱?”

    “你很真诚,很善良。”

    “这样的女孩子不是很多的吗?应该是遍地都是吧。”

    “嗯,好人看谁都觉得是好人。”

    “等一下,我有点缓不过神来。”苏蓦然觉得一切都太突然了,“不过,我很喜欢你帮我洗白的观念。”

    “嗯,这说明我们三观很合。”

    “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我觉得不算什么很糟糕的事情,可我会觉得,在别人眼中,这是一个很大的污点。然后我就要说服自己,去融入主流思想。”

    “最重要的,是你怎么看。其他都不重要。”

    “我们回来了。”水仙和李遇不仅买了扑克牌,还带了一些水果上楼,得知张栩不会打麻将之后,水仙决定让他好好交一点学费。

    大概是因为跟张栩聊了聊,苏蓦然的心结打开了不少。是啊,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张栩学得很快,水仙直夸他不愧是数学天才,苏蓦然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难怪古人会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最后张栩也没有如水仙的愿,交一些学费出来,反而是靠着新手的运气,成了最大的赢家。水仙当然不肯,直说要让他请客。张栩顺势提出,明天带他们一起去玩一天,刚好也挺晚的了,反正明天还要一起活动,于是今晚就都住在了苏蓦然的家里,水仙和李遇睡在了苏父苏母的房间,张栩睡在了苏蓦然隔壁的客房。

    苏蓦然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听着李宗盛的《当爱已成往事》,突然就释怀了,她不再爱他了,也决定不再恨他了,所有过去的不甘,痛苦的遭遇,落魄的回忆,都让它们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