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房咖啡 > 第五章 再遇渣男
    第二天一早,李遇单位的领导就通知他回去加班,没办法,在帝都这样的地方,加班是常事,水仙是个乐天派,笑着问苏蓦然,“我可不可以重色轻友一下。”

    “当然可以。”苏蓦然想着,昨天已经荒废了一天,今天无论如何要好好复习了。虽然余清远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可她还是一定要考上公务员才行。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考公,对于苏蓦然来说,已经是某种信念一般的存在了。

    “那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张栩并没有发现苏蓦然其实并不想出去玩的事实。

    “对不起啊,我也要让你扫兴了,我准备在家好好复习。”

    “复习?”张栩笑着说,“不瞒你说,我今天安排的路线呢,是在郊区,我朋友开了个民宿,那边可以钓钓鱼,赏赏花,你也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看会儿书。”

    “钓鱼赏花,听上去很不错呢,反正在哪里看书都是看啊。”水仙助攻道。

    “可是......”

    “对了,我这个朋友,以前是区里的领导,貌似退休前,每年都去当面试官的,有几年还是主考官,你可以跟她聊聊,没准,还能有些帮助。”

    “哇,区里的领导哎,能当上主考官的一般都官职不小吧。”水仙接着助攻,“你就别在家里闭门造车啦。”

    “笔试这关都没过,考虑面试是不是太长远了。”苏蓦然笑着说。

    “考试这东西,就是实力加运气,实力你肯定有啊。运气这东西嘛,今年不好,明年就会好了。”

    “那好吧。”虽然苏蓦然原本是想尽量和张栩保持点距离,以免人家误会,接着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可因为她上次考公,是在面试上栽了跟斗的,多去听听人家的经验,总归是好的。

    “我朋友借了个车给我,要送你们吗?”张栩看了一眼手表,“反正时间还早。”

    “哇,那我们还可以多说一会儿话。”苏蓦然拉过水仙的手,“让他送,让他送,这边不好打车哦。”

    “好呀,我跟你说呀,我最近吃了一个盐包鸡,超级好吃,我从朋友那里问了制作方法了,准备明天实践一下,等你玩完了回来,就可以吃了。嗯,如果成功的话。”

    “好呀好呀。”苏蓦然这阵子在家,吃得那叫一个清淡,本来没什么,可吃了昨天的海鲜大餐,又要吃回土豆豆角,就有那么点不甘心了,“哎,真是由奢入俭难啊。”她在心里感叹。

    张栩把他们送到公司之后,就往郊区的方向开去,“你今天很漂亮。”

    “哦,谢谢。”苏蓦然今天穿得很随意,因为要出去玩,所以穿了一双运动鞋,随意搭配了白色T恤和牛仔短裙,早上的时候,帝都还是挺冷的,所以她还穿了一件牛仔外套,实在是很日常的搭配了,再加上她着实很懒,整张脸未施粉黛,只能说是清爽,和好看应该是不搭边的。

    大概开了一个小时,他们到了。一路上,苏蓦然看着窗外的风景,越来越远离城市,视野越来越开阔,一如她的心胸,突然之间,她觉得她的心里有一扇门被打开了,那些曾经积压着的不愉快,在阳光下烟消云散,而眼前的风景,耳畔的清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去年我也来过一次,四月底的样子,月季花都开了,你不是喜欢花嘛,我就想着,你要是在这儿,一定会很高兴的。”

    “去年四月,我也在帝都的啊。”苏蓦然脱口而出,随后她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苦笑道,“哦。”

    “哦什么哦,小傻瓜。”

    那时候,她和余清远还没有分手,应该还是你侬我侬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一眼张栩,心想,自己何德何能,让他这样牵挂着。

    “现在来也不晚,北方冷,月季的花期有所推迟,这段时间,大概应该是最美的时候了。”

    “你竟然对花也这么有研究。”

    “怎么,男人就不能喜欢花了?”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你最喜欢什么花?”

    “草莓,蓝莓,桃花......”

    “我听出来了,你也是个吃货。”

    “我们进去吧。”

    “好。”

    下了车,有一段步行区,苏蓦然简直就是这一片花田给惊呆了,这个民宿主人可以说是够用心的了,用这么大的一片花田来迎接客人。

    “好美啊。”

    张栩拿出相机,咔咔拍了起来,趁着苏蓦然不注意,还拍了几张她的照片。

    “哎呀,你别拍我。”

    “谁拍你了,我拍花呢。”

    “好吧。”

    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一个拱门前,拱门上面爬满了欧月,苏蓦然简直就要惊呆了,这,也太美了。

    “我跟你说,我爸给我买了个别墅,门口也有块地,到时候你来种花,好吗?”

    “关键句是你有别墅,嗯,已经划好重点了。”苏蓦然一愣,笑着岔开话题。

    “我安排了两间房,一个是花园房,还有一个是星空房,你想住哪个?”

    “我都想住。”苏蓦然开始纠结。

    “那你随便选一个,欢迎来敲我的门。”

    “我才不要来敲门呢。”走过拱门之后,是一个小花园,跟外面的大片花田相比,这里的花就更显精致,可以看得出来,主人对这个花园的用心程度,穿过花园,有一个四合院,今天晚上,应该就是住在这里了。刚进门,就听见了不和谐的声音:

    “什么荒郊野外,你怎么回事?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

    “安安,你听我说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没有房间了,我们换一家好不好?不生气了嘛。”

    这声音,对苏蓦然来说,太过熟悉。

    “你好,办理入住。”张栩一时还未发现苏蓦然的异常,正准备和前台办理手续,“老严没在啊。”

    “栩哥哥来了,老严你还不知道,湖边钓鱼呢。不到天黑,不会回来的。”

    “今天又满房了?”张栩看了一眼旁边吵吵闹闹的小情侣。

    “嗯。我让小美先帮你安排入住,我这边处理一下。”

    “好。”

    “栩哥哥,女朋友很漂亮啊。”小美笑着接过张栩的证件,“一间花园房,一间星空房,这边需要登记一下您女朋友的身份信息。”

    “那个,不是女朋友。”张栩看着苏蓦然走近,才解释道。

    “你怎么在这里?”几乎是同时,安然和余清远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