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房咖啡 > 第九章 立个字据
    “怎么喝这么多酒?”刘悬的出现让水仙一惊。

    “看来是喝多了,都产生幻觉了。”水仙自言自语道。

    “幻觉?什么幻觉?”

    “你啊,刘三好,幻觉!”

    “给她来一杯白开水。”刘悬拿走了水仙桌前的酒杯,对着酒保说道。

    “幻觉,你是要请我喝酒吗?”

    “嗯。”刘悬笑着说,“这个透明的,是白酒,好喝。”

    “哇,我还没有喝过白酒呢。”水仙喝了一口,“怎么是热的?”

    “煮酒论英雄,你没听过吗?白酒本来就该是热的。”

    “哦,好吧,白酒也不过如此嘛。”水仙抿了一口,发现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而且问问热热的,喝起来竟然有点舒服。

    “来,幻觉敬你一杯。”

    “不能再喝了。我要回家了。”

    “回家?好,我送你。”

    “等一下,不对,我没地方去了。”水仙虽然迷迷糊糊的,可却也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好,你在。”

    “恩,我是幻觉。”

    “你给我摸一下。”

    “啊?”

    “不对啊,有形的啊。”水仙捧着刘悬的脸道,“原来是真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碰巧在这里,你说咱俩这算不算有缘千里来相会。”

    “你怎么也来喝酒啊?怎么?你女朋友也出轨了?”

    “我没有女朋友?什么?李遇那小子出轨了?”

    “不要说他了,”水仙眼看着就要落泪了,“我们喝酒。”

    “好,喝酒。”

    虽然说不要再提李遇的是她,可后面一小时里,边喝着白开水,边喋喋不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着把整件事情都讲完的也是她。

    刘悬看着她这个样子,虽然心疼,可到底还是高兴多一点。

    “你笑什么,你是不是很开心?”

    “开心什么?”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睡我的吗?”

    “对呀,这么说来,我是该开心。”

    “哼。”

    “但是,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

    “那怎么办?我就是很不开心啊,你知道吗?之前我还想着,我要怎么样跟我爸妈解释,怎么样安顿好我的小店,来帝都找一份工作,其实,我一点也不想过那种朝九晚五的日子,我舍不得我的小店,可,在我努力要为他去做出牺牲,鼓起勇气放弃一切的时候,他,他,他竟然......”

    “好了,不说了。”

    “不,我要说。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这样对我!”水仙靠近刘悬,“你不是一直想睡我的吗?走呀,睡我呀。”

    “哈哈哈。”刘悬真的是被逗乐了,“我不趁人之危。”

    “我自愿的,你是不是男人啊。”

    “正因为我是男人,我才不能现在睡了你。要不,咱立个字据,就写等你清醒了,咱好好睡一睡?”

    “也行。”水仙迷迷糊糊道。

    “你到时候别翻脸不认人哦,别跟我说什么过期作废。”

    “我是那种人嘛!你帮我一起绿了他,那也是帮我报仇啊。我还得谢谢你呢。”

    “小姑娘,你赶紧回家吧,你这样在外面,我怕你吃亏。”刘悬有些无语。

    “我有点饿了。”水仙想起刚才那只盐包鸡,超级后悔自己竟然把它留给了那个渣男,应该自己吃掉,留一堆鸡骨头给他啃。

    “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刘悬带着她,让朋友安排了一个代驾过来。

    “您好,三少,去哪?”

    “这个地址。”刘悬把酒店的名片给了他,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水仙身上,这小妮子,这都能睡着。

    他回想起很久以前,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时候她刚刚在装修那家店,他是看到她才叫底下人去装修那家披萨店的,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傻,他明明是想追她,怎么到她那里,就变成想睡她了?(读者:你还好意思说,有你这样带着各色美女去人家店里追她的吗?刘悬:我这不是为了增加她的营业额嘛!读者:你赢了~!)

    他拿出刚才在酒吧水仙立下的字据:“凭借此字据刘三好可睡水仙一次。”他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大概是酒的后劲上来了,水仙的眉头紧锁,整个人也不安分起来,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我这是在哪儿?”

    “你醒了?”刘悬收回盯着人家看的眼神,干咳了几声缓解尴尬。

    “刘三好?你怎么在这里?”

    “是这样,你在酒吧喝多了,我刚好碰见。”

    “哦。”水仙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头痛欲裂的她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

    “好了,不哭了。”刘悬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不值得啦。”

    “这是什么?”她看着刘悬手上的字条,有点眼熟,“原来不是梦啊。”她尴尬地笑了。

    “你不会赖债吧。”刘悬开玩笑道。

    “当然不会。”水仙笑着说,“不过,上面也没写上期限,要不就写个一百年之后吧。”

    “一百年,那你早就变成老姑娘了。”

    “哈哈,你看,不是我不守信用,是你自己弃权的哦。”

    “那不行,我现在就要享受我应得的权力。”说着刘悬还把头凑了过来,佯装要去亲水仙的样子。

    “大哥,你都多少次了?能不能爷们一点。”水仙之前没有少被他这样逗着玩,开始几次她还当真了,羞得不行,次数多了,也就知道他这是只光说不练的纸老虎。

    “你别挑衅我。”刘悬盯着水仙道,眼里哪还有之前的玩笑意味。

    “不然呢?”水仙把手伸了出来,勾住刘悬的脖子,“你还真能亲我不成?唔唔唔...”水仙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不作就不会死,大概就是说她这种情况吧。

    “以前是因为你有男朋友,现在,你信不信,我能在这儿就把你给办了。此时,此刻,此处。”

    “信,我信。”水仙连忙推开他,她的酒已经完被吓醒了。

    “你怎么这么可爱。”刘悬轻轻摇了摇手中的字条,“没事,你有把柄在我手中。”

    正在此时,水仙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李遇。

    水仙看清来人之后,猛地把电话给挂了。谁知对方第二个电话打来,水仙准备再次挂掉,却被刘悬把电话拿了过去,“喂?”

    “你去哪儿了?”李遇一听,这声音不对啊,“你是谁?水仙呢?”

    “我是她朋友,她已经睡了。”然后他就把水仙的电话关机了。

    “你干嘛?”水仙忙抢过自己的手机,正准备开机。

    “他会一直打的,明天再说,我帮你处理。”刘悬冷不丁在她脸上偷偷亲了一口,“这是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