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房咖啡 > 第十二章
    回想这一年,苏蓦然的备考生活,平淡却又充实。

    100块生活费,除去买菜的钱,她还能剩下60块左右,周末的时候,她会去看一场电影,好在她的学生证还没有过期,可以打一个六折,看电影花去36元,还剩下的钱,她会去咖啡厅点一杯咖啡。

    “回想起那时候,真是太可怜了。想喝咖啡,也想点甜品,可我身上就二十来块,点了咖啡,就点不了甜品。”苏蓦然跟水仙吐着苦水,“你为什么要把店开去杭城呢,开Y市多好,等我考上了,我天天来。”

    “其实我是有这个打算。”

    “真的假的?!”

    “真的呀。”

    “哇,真好。开哪儿?地方找好了嘛?你给我办个会员卡。”

    “其实,我是跟你商量,你要不要入个股。”

    “你缺钱吗?”苏蓦然一脸茫然,“我很想帮你,可是,你看我像是有钱入股的样子吗?”

    “不是啦,是劳动力入股。”

    “怎么说?”

    “你现在不是还没有找到工作嘛,然后呢,我问了,考公到正式工作,好像也有大半年的时间。”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剥削我的劳动力。”

    “不是剥削。”水仙接着说,“剥削起码还给工资的。我这儿呢,没有工资。”

    “呵呵。”

    “不过,我给你干股。你大学期间不是学广告的嘛,我想要你帮我运营一下我店里的一个微信号和一个公众号。”

    “你早说呀,我以为是端盘子呢。”苏蓦然笑着说,“这个好说。”

    “你这个算劳动力入股,我给你百分之十。”

    “哇,我这么值钱啊。”苏蓦然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并没有值这么多钱,水仙肯定是在变相接济自己。

    “我说你值你就值。”水仙接着说,“我之前开的那家店,一楼不是租给一个花店了吗?她现在想要把我的二楼也租过去,用来上一些花艺课之类的,我看她的经营模式挺好的,而且价格也还好。”

    “转让这种事情,就是需要对口啊,你店里的东西,他都用得上,那自然价格好了。”

    “不过,我现在看中的一个店面,还差一点钱。”

    “这个真的爱莫能助,我现在一个星期100块。”

    “我再找找,也不一定要开那么大的。”

    “嗯,步子不需要一下子迈那么快。”

    水仙拿出一个本子,在上面写着,租金11万,装修12万,备货2万,流动资金5万,可她现在,口袋里就只有5万块,杭城的店,转让费也基本敲定在15万左右,她还少10万。

    “为什么需要这么大一笔流动资金?”苏蓦然偷偷看了一眼水仙写的条子。

    “因为我看中的店面,是上下两层,门口还可以摆一些花,我觉得拿来开咖啡厅和花店一体的店,特别合适。”

    “所以呢?”

    “鲜花是易损耗的东西,可为了保证客人随时随地进来,都可以买到花,店里必须有充足的新鲜花材供选择。”

    “好吧,我帮你想想办法。”苏蓦然心里突然就有了涟漪。

    不久前,张栩找到了她,说要给她一笔钱,表达歉意。苏蓦然只觉得可笑,他也没有欠自己什么,这算是什么钱,算是有钱人为了自己良心稍安一点而给的打发费?

    苏蓦然看着支付宝上的十万,觉得真的有点可笑,她原本是打算原封不动给人家退回去的,可现在她有些犹豫了。

    “这钱,算我借的。”苏蓦然给张栩发了信息,其他的,她也不愿意多说。

    “我还看了几个小一点的店面,你待会儿有空吗?陪我一起去看看。”

    “好。”

    就这样,两人连续看了好几家店面,都不算太满意,要么就是转让费过高,要么就是位置太偏,最后,她们两个站在那个11万的店铺的前面,“我喜欢这个。”苏蓦然笑着说。

    “我也喜欢这个,很凑巧你知道吗?租金刚好到期,都不需要转让费。”

    “那我们就租下它吧。”苏蓦然接着说,“张栩给了我十万,我不来管,他自己要给的。”不过我是一定会还给他的,后面那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他欠你的,远远不止十万呢。”水仙接着说,“黄遇给我100万我都觉得该。不过我觉得他像是会伸手向我拿100万的那种人。”

    “他没有欠我什么,只是刚好比较凑巧而已。”

    苏蓦然想过了,如果今年再考不上,她就打算接受爸妈的安排,去市场上给人看摊了,一个月三五千应该是有的,每年挤出个一两万来还张栩,应该是没问题的,至于利息,她才不来管这种东西呢,他给了她十万,她最终还了他十万,就可以了,他想要心理的平衡,苏蓦然也想要。

    “这十万,算我入股的吧。行吗?”

    “可万一亏了怎么办?”

    “反正是张栩的钱。”

    “嗯。”

    “我占三分之一,然后负责宣传,你占三分之二,负责经营,然后,我在店里的时间肯定不比你多,所以,你的付出肯定会多一点。”

    “我们之间,没必要算那么清楚。”

    “其实,我不在店里也好,省的吵架。”

    “我其实也有点担心,听说合伙很容易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我觉得吧,像开店这种事情,一定要有我说了算的那种感觉,不然辛苦半天干什么,所以呢,你好好当这个店主,我呢,在背后默默支持你就好了,小事情你决定,大事情我们商量着来,就好了。”

    “嗯,现在是有一件大事情要商量。”

    “啥?”

    “店名叫什么?”

    “这个是要好好想一想。”

    “要不,就叫花房咖啡。”

    “好听。”

    “还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嗯。”

    “我要出去一段时间,我之前报了个花艺师培训班,基础课我已经上完了,现在准备去上进阶课,大概是半个月。”

    “然后呢?”

    “我明天和房东签合约,安排装修,这段时间需要你监工。”

    “没事,小问题。”

    “因为花艺师实在是太贵了,我觉得还是我自己上场比较省钱。”

    “那咖啡部分怎么办?是不是也需要一个咖啡师?”

    “不需要了,我觉得只要豆子够好,简单培训一下,就可以了,毕竟Y市真的可以喝出咖啡好坏的人并不多。”

    “对哦,开店更需要把一分钱掰成两分钱那样用。”

    “因为有些地方,没办法省啊,需要撑场面啊,所以能省的地方,要尽量省下来。”

    “嗯,毕竟可是赌了我们的友谊进去了呢。”

    “哈哈哈,不会的,不管发生什么,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嗯,一辈子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