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房咖啡 > 第十五章 面试当天
    5月18日,终于,到了面试的日子。

    对于苏蓦然来说,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加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苏蓦然回想起面试培训班的每一个夜晚,高压的环境,重复的噩梦。

    现在的她,离最终的胜利,只剩下一步之遥,就好像爬台阶一样,笔试顺利,不过是上了第一个台阶,真的要登顶,还需要把面试这一级台阶也跨上去,万一失败,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一切都要重头再来,哦,不,她已经没有重头再来一次的勇气了。再失败,一切就都结束了,她再也不会考公了。

    这样的压力,让人窒息,她从来没有像那几个晚上那么无助过。

    好在,一切,都将在今天终结,是死是活,到底可以给个痛快了。

    苏蓦然回想起那一天在北京郊外,张栩安排的老领导对自己传授的面试经验,他说,面试和笔试最大的不同在于,笔试是有标准答案的,而面试没有,面试,终归看的是精气神,是表达能力,是眼缘。当然,也只有你足够自信于自己所说的话,才能够有精彩的表现。

    苏蓦然的手,不自觉地覆上了自己的小腹,“过去了。”她对自己说。

    面试培训班的老师,教学生们,针对面试的三道题目,可以看一题,思考片刻再答题,而那个老领导说的是,一起思考,一口气答完。

    “你想啊,一大段材料,你看材料的时候,考官们等着,你看完之后答了第一题,然后你又进入思考,哪怕思考了一分钟,考官们都会觉得很没劲,一口气说完,绝对是加分的。”

    所以,苏蓦然在平时练习的时候,都是集中思考完三道题目,然后才开始放下笔答题的。

    苏蓦然穿了一条黑色的职业套裙,中规中矩,却又不失美感,她的面试考场,被安排在了党校。

    八点钟,她提前半小时到场,去完洗手间,补了妆。

    去年的回忆袭来,她想起自己在考场上的表现,想起知道成绩后的失望表情,想起余清源......“多谢你的不娶之恩。”她在心里默念。

    第一环节,是抽签,由抽签决定面试顺序。

    苏蓦然抽中的号,相对局中,这意味着,前面有很长的一段等待时间。

    考场与等候室之间,有一定的距离,大概是为了隔音的考虑,在等候室,苏蓦然拿出预先准备的笔和餐巾纸,随手画了起来。这也是那个老领导给的忠告,等待,高压环境下的等待,是很磨人性子的,无论如何,也要找一点事情做,分散注意力。身边有不少考生,还在看着面试复习资料,有些没带资料的考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苏蓦然早就释然,该准备的,她已经都准备好了,一些最近的时事热点,她也早就关注过了。已经没有再去临时抱佛脚,白白给自己增加压力的必要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整呼吸,忘记自己是在面试的这件事。于是,她试着集中精力,在餐巾纸上随手画了起来。可还是有一些与考试有关的信息,会跑到她的脑子里,苏蓦然也不着急,想法这东西,她没办法控制,让它来,让它走,保持淡定就好。

    “人肉搜索,”她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个词,说起来也是考公路上的一个悲剧笑话,这个词新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并不知道它的意思,考官问考生,谈谈你对人肉搜索的看法,考生懵了,想了半天说08年地震,解放军在废墟之中搜索幸存者,考官一听也懵了,苏蓦然现在都记得,他们的老师是用怎么样的语气,嘲笑那位哥们儿,“拜托,是人肉搜索,不是搜索人肉。”

    一个可怕的念头跑到她的脑子里,万一,出现的热点词汇,是她从来没有接触到过的怎么办?

    “没有看到,就是没有发生,不要自己吓自己。”她摇了摇头,接着画。

    “我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我要相信培训班的老师,相信我自己。”她对自己说。

    一个上午过去了,苏蓦然还没有轮到。

    “今天上午的面试,到这里就先结束了,下午两点钟,还是这个教室。”工作人员说道,“这边准备了盒饭,有需要的考生可以来领。”

    吃完饭,苏蓦然强迫自己入睡,因为不能离开,也不能玩手机,这样的等待,真的是够折磨人的。她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只是半睡半醒之间,她梦到了去年笔试时的申论题目,“编织一张紧密的社会保障之网,才是民生之所依。”这是材料部分的最后一句话,她很清楚记得当时大作文的题目,就是围绕“民生之所依”,自拟题目,写一篇-1200字的文章。当年,“民生”是热点词汇,很多人背了一大段材料,一看题目里有“民生”俩字,都开心坏了,把自己背的内容,抄了上去,殊不知,那一刻他就已经偏题严重,写出来的文章,必然要被归为四类文以下了,根据材料的最后一句话,重点其实是社会保障,而非民生,所以说,审题,才是所有考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得记得跟金霞讲。”半睡半醒间,苏蓦然还在操心着自己上次忘记把最重要的一点经验告诉金霞。

    她睡得并不安稳,一点半,她去了一次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补了一个妆。

    在下午的考生中,她的编号是相对靠前的,如果没有记错,好像第五个就是她。同一岗位的考生,是连号的,在他们之前,是其他岗位的三个考生,苏蓦然在本岗位的面试顺序,是第二个。

    “我们考完之后,都在门口等一下吧。”其中一个短发的考生说道,“省得等到晚上查成绩了,当场知道,给个痛快。”

    “好。”另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回答道。

    苏蓦然点点头,去年的回忆再次袭来,她突然开始害怕了。

    “害怕是正常的,不要畏惧害怕。”那个老领导的话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那一刹那,她才发现,原来当时听去并不觉得有什么作用的经验,真的上了考场,却发现人家早就已经把你要经历的关卡一一考虑到位,并且提早给出了警告和应对策略,这,真的是一个高人了。

    苏蓦然心想,无论考没考上,有机会,都要去当面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