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花房咖啡 > 第十八章 世界真小
    唐思明和扬帆是同年兵,也就是说,两人是同一年考上的,他们所在的单位,叫质量监督管理局,日常主要负责产品质量监督工作,还有像电梯、锅炉、压力容器这种特种设备的的监管工作,巧的是,他们在同一年升了中层干部,又在相邻的两个所当副所长,平时也经常在一起喝酒吃饭打球,两人的关系就比较要好了。

    “看那边,有美女。”苏蓦然和水仙一走进酒吧,就被不少人盯上了,也对,美女本来就够吸睛了,何况,是两个精心打扮过的集群出现的美女。

    “是她?”扬帆的嘴角浮现出一抹不被人察觉的笑容,“世界真小。”

    “谁啊?”唐思明不解道。

    “有没有一块钱?”

    “啊?”

    扬帆又想了想,“不用了。”加微信更好一点。

    “哎呀,没有位置了。”水仙四处看了看,就连吧台都坐满了呢。

    “今天是周六呢。”

    “要不,换一家?”水仙接着说,“边上好像就有一家酒吧。”

    “好啊。”

    “你们可以坐这儿。”唐思明指了指他边上的两个空位,“我们两个人坐不了四把椅子。”

    “会不会打扰你们?”苏蓦然问,然后她才注意到,其中一个男的有点眼熟,“是你?”考场上对自己笑的那个考官,天呐,这也太巧了吧。

    “你好啊,27号考生。”扬帆笑着说。

    “天呐,你怎么在这里?”苏蓦然简直惊呆了,唯一一个她记得长相的考官,竟然在酒吧遇上了,“谢谢你啊,你的笑真的是润物细无声,我一下子就不紧张了呢。”

    “等一下,这里是有什么隐藏剧情吗?”唐思明一脸懵逼。

    扬帆就把今天面试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哇,那必须要喝一杯。”就这样,原先的拼桌,在唐思明这个逗比自来熟的魔幻人物的暖场之下,变成了“浑然一桌”的模样。

    “在干什么呢?”刘悬最近的消息频繁了些。

    “喝酒。”水仙简单回复了两个字。

    “跟谁?在哪儿?”

    “酒饕,跟俩新认识的男的。”水仙刻意隐瞒了苏蓦然的事情,好吧,她就是想看他不爽的样子。

    “早点回家。”过了很久,对方才回复了这四个字。

    “你呢?在干嘛。”水仙想开口解释,却又发现未免也太刻意了。

    “我在KTV。”

    “有小姐姐那种吗?”水仙心想,他应该不会是那种会去量贩KTV的人吧。

    “嗯,应酬。”

    水仙回想起很久以前,那时候她还在学校边上开着店,有一次刘悬正好在她店里喝咖啡,他朋友打电话来说要去KTV,他本来是拒绝的,然后她傻乎乎地上去说,能不能带上她。

    结果好了,一走进KTV,就有一排妹子走进来,水仙当时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她一个晚上都在思考,为什么女人要像商品一样,站成一排,供人挑选呢?刘悬问她为什么不开心,她就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刘悬笑了笑,“你放心,也有男人站成一排供人挑选的场合。”似乎就是一瞬间,水仙醍醐灌顶,对这件事,就释然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会想起刘悬来呢?水仙皱起眉头,苏蓦然忙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没事。”水仙笑了笑,拿出手机,希望不要再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你要来吗?”刘悬的信息再次发来。

    “你不是在杭城吗?”

    “没有,在J市。”

    “那也很远啊,开车都要一小时呢,而且我喝酒了。”

    “定位给我,我派人来接你。”

    “不用,我和蓦然一起呢。”

    “那你问问她,要不要过来玩。”

    “真不用。你们那场面,别吓到她。”

    “有小龙虾。”

    “那好,我问问她。”

    “早知道这个管用就不跟你啰嗦那么多了。司机在路上,定位给我一个。”

    “这么效率?我还没问蓦然呢。”

    “你来就行。她不想来我会让司机送她回家的。”

    “是不是我说我这俩帅哥,你有危机感?”

    “是。”水仙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刘悬会这样回复,一下子倒有些尴尬了。

    “蓦然说她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

    “好的,我安排人送她。”

    “不用,她在酒吧遇上白天考场上的考官呢,那考官哥哥人好帅,已经主动提出送她回家了,正好,我也不再方便当电灯泡。”

    “嗯,所以赶紧来吃小龙虾吧。我家司机就在Y市,一会儿就到了。”

    “好。”

    苏蓦然突然有些后悔答应让扬帆送自己回家,主要是,自己的家,实在是太远了啊,再加上扬帆喝了酒,势必要叫代驾,又不是很熟,花人家的钱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你家在哪儿?”

    “大陈。有点远。”

    “没事,省道一直开,倒也省事情。”

    “嘿嘿,麻烦你了。”

    “我之前见过你。”

    “啊?”

    “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18路公交车,有个人没带零钱,你是不是帮他付了?”

    “哦,对对对,是有这么一回事,哎,你怎么知道的?”

    “不记得了?”

    “天呐,你不会告诉我说,你就是那个人吧?!”

    “为什么不能是我?”扬帆笑着说,“来,加个微信,今天终于可以把钱还给你了。”

    “哦好啊。”苏蓦然笑了笑,“一块钱而已,其实不还也没事。”

    “那不行,我不能欠着别人。”

    “也对。”

    “你今天答题答得挺棒的。”

    “真的很棒吗?”苏蓦然喝了点酒,小脸通红,“考官大人说棒,那就是真的棒了。”

    “你是报考了哪个单位?”

    “工商局。”

    “哦。这个世界真的好小,算上酒吧这一次,我们已经算偶遇三次了。”

    “是很小。”

    另一边,水仙坐在刘悬的豪车上,突然有点忐忑,她心里突然有些后悔,点开刘悬的微信对话框,犹豫不决,开到一半,再让人家司机调头,会不会太小气了?她一边经历着天人交战,一边点开刘悬的微信朋友圈,他平时发的不多,一年也就两三条,“杜康?奇怪了,为什么要叫杜康呢?”

    杜康,是刘悬的微信昵称。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水仙想了想,嗯,大概是因为这个吧,没错,是一个酒鬼的正常觉悟了。

    正纠结着,司机已经开到了,车停在了J市的一家知名会所门口。

    水仙再次忐忑起来,啊啊啊,算了,为了小龙虾,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