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十六章.两性交往中女方的表现
    覃兴志袖着左手,一口一口的叉着牛排心不在焉的吞咽。

    衣着文明如他这般的男人,却偏是生着他这样一副安逸的性子,真的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目前尚算好的是,这个男人自得其乐。

    面前的穆姿像极一株多刺又娇艳的蓝色玫瑰花,准确的说,是那种骨子里扎出来坚硬钢刺的那种品种。

    “你去过医院了?”覃兴志一边吃完,一边用方巾按住嘴巴,问出来的声音,不太明朗。

    “没有,只是送过一束花,叫花店的人送的。”穆姿承认,一点不打算给他打点折扣。

    “你为什么会打电话给小钟,你可以直接问我的,任何事情我都会告诉你。”覃兴志坦言。

    “小钟很在玩的状态里,清白明了游戏的规则,原则分明的明确自己在干什么,他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至少是一个有目标的人,至于你——!一个在老婆怀孕期间出来猎艳的人——令我鄙视!我完有理由相信小钟的话,而不是你想说的。”

    穆姿不遮不掩自己的感受,连同好的和极不好的。

    “我没有故意的去做坏事,是你让我一次一次的想见到你,从来没有这种冲动,这是第一次。”覃兴志的话显得像是在狡辩,蹩脚。

    “算了,你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是听你说你的错是因为我的错,好了吧,我无意制造任何错,包括你刚才企图栽赃给我的。你否认不了你不是个好男人的事实,一个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将要干什么的人,和坏蛋无异。”穆姿不采纳覃兴志所谓的第一次的感觉,还更加深了一层定案理由。

    “那我为什么这样的想着你?想见你!”覃兴志木纳着言语,像是在自己问自己。

    “你不喜欢她吗?你不曾爱过她吗?现在的生活令你不满意吗?还是你想放纵自己?还是什么都不是?”穆姿替覃兴志想过这些东西。

    “我……!我没想过这些,当然我也不是不喜欢她,不爱她,对生活不满意,也绝没有想过要放纵自己,我只是,我只是……。”覃兴志言语不够清晰,思路却固执己见。

    “你只是什么?只是想品尝恋爱的滋味,青春期的冲动,对吧?”穆姿替他回答。

    “每个人都是在长大的,一路走过该经过的一切东西,到了那一步就应该是那一步的样子,一个无限延长青春期的人,是一个逃避的人,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一个不对自己负责的人,你是吗?”穆姿轻言相问。

    无语,覃兴志无语回答,在他的脑子里从来就没有作过如此的分析,听在心里很觉得有理。

    自己的冲动行为真的很像一个毛头小伙子的即兴表演而已,仅凭着心里的感觉不考虑身周的一切,他在接受穆姿的说法,却没有将心中的念头压盖下去。

    “你是我见到过的,第一个这么能够影响我的女人!”覃兴志只愿意承认穆姿很特别的这一个事实。

    “这个我知道,我想知道你说的那个第一次的感觉,你怎样在心中为自己的感觉定位,是有好感?是喜欢?是爱慕?是奇异?还是……?”穆姿摆起手来,表示什么都不是的意思。

    “是喜欢!”覃兴志做好选择题,连一秒都没有犹豫。

    “那你希望在这个基础上,怎样确定我们的关系?你会怎样跟别人提到我?你希望我有怎样的应对反应?我们有怎样继续发展的空间?我们之间有什么?”穆姿的小脑袋不知是用什么做的,问题不断。

    “我……?”覃兴志想说自己没想过,却先结巴起来,这应该比那句我没有想过的句子更实用一点。

    “知道你没想过,可是我想过,我们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有关系没实际,可以在你的朋友面前很完美,因为他们会提供完美的服务,打哈哈,不言自明我们的关系,只要瞒住你老婆就行,至于我只要积极参与,不要什么实际就行,两其美,和乐融融,完美世界男人精品版的生活。你的生活照旧,并且你的两头都可以不耽误,很都人都在这样干,你肯定也是这样希望的,对吧?”穆姿言词冷淡,但发言相当成功。

    “我……?”覃兴志不打自招,结结巴巴,潇洒姿态然不见踪影。

    “好了,覃先生,尽管这样做不犯法,但我不准备给自己这样做的机会,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的纵容粉饰辞藻,把责任推给无辜的青春期,我不希望自己当帮凶,也不希望自己再去欺骗,更不希望任何人被欺骗,无限延长青春期不应该成为你的借口,我相信任何人都是能够让自己好起来的,包括你,我相信你是个好人。”穆姿言词冷淡,独白时形同解剖尸体,也包括自己的那具。

    抬起眼睛,覃兴志奇怪穆姿会把问题想得这么透彻,仿佛一个事外之人。

    这和她的年纪根本不可能对上号,如果换个时间听见这段话,覃兴志一定会拿张纸记下来,回去做为自己桌面上的路径线路图。

    “你看问题的眼光很与众不同!”覃兴志在表扬穆姿的智慧,不是应酬的那种态度,但不知是好现象,还是他没有想要的现象。

    “这里很与众不同,你忘了我的爱好是发呆,呆呆的想问题,呆呆的看事情,呆呆的一个人呆着。”穆姿解过结团,换了张嬉笑的脸,拿左右手中指头抵在太阳穴,完属于她个人的一种表情。

    笑起来很欢腾,静起来很可怕。

    “你还很特别,几乎可爱。”覃兴志微笑的盯视着穆姿的眼睛,看穆姿眼睛里面的无常表情。

    “我只是自己把自己放出来而已,这样会不会让别人以为我不正常啊?”穆姿更加笑嘻嘻的,问覃兴志对自己非正常状态中的正常状态时的感觉。

    “很正常!比我正常!”覃兴志语气坚如磐石,绝无动摇,却笑笑的煽一些风起来。

    两个人笑得抖动起来,看起来似乎应该不会有比这更好玩的事情。

    “我该走了,谢谢你请我吃饭,最后祝你和你们幸福,再见!!哦——,我们应该没有必要再见面了,拜——!保重!”穆姿嘻嘻笑着起身离开。

    转身时卸下了满脸嬉笑,阴霾用倏忽的速度罩满女人的脸。

    覃兴志只是在穆姿转身后时,说了道别的句子,而没有送她出畔溪滩的大门,起身后重又窝回去。

    笑过了,解过了,什么都明朗清晰,那个令他冲动的原因面目分明,放下吧,不属于自己的……,他只想到一个词,“东西”,又觉得不对,不是的,绝不是的。

    窝了好长时间,好长时间,不知道是应该要离开了。

    服务生早已清理出好台面,打烊后的店子,只剩一个赖皮的客人,而这位客人想怎样?

    覃兴志连动一下也没有动过,更看不见扫地的扫把。

    覃兴志在思考,爱情真的应该这样理智的对待吗?

    他在不确定,又没有答案,却又不准备去翻阅参考答案。

    他想不清楚,想不明白,想不想,又没有去不想。

    终于,覃兴志还是有了一些些的收获,他终于确定一个面目模糊的自己,他确定自己心中的她是穆姿,这个叫穆姿的女人,长着穆姿相貌的女人。

    她长在覃兴志心中,他的心中有一片标着穆姿标识的绿洲,只供穆姿生长的一片绿洲,覃兴志愿永远醉在其中。

    一切的生长都是自自然然的来,最后总是会茁壮长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