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十八章.自动退出的女人对自己有多凶残
    “唰——!”

    是光线穿射的声音,光明轮到阴暗的时候,却突然被明亮打破,一个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回来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以为你还在老家呢。”这是上官雯炬的声音,听在穆姿耳朵里是高八度的调子。

    她干吗要这样惊讶,还是她就应该这么惊讶。

    “回来了,星期四就回来了。”穆姿回答女人的问题,声音漫过自己的头顶,散不出去,耳蜗里嗡嗡的有不间断的回声。

    “昨天?你昨天回来的?”上官雯炬还是在用高八度的调子在问穆姿,爬在穆姿面前反问床上如同白骨精的女人,形容憔悴面容枯槁,完不相信穆姿是昨天回来的事实,万不至于惨到如此地步。

    穆姿想坐起来,却没抬起星期四晚上摆在床上时的姿势,身体像被做成木乃伊,不让自己去动。

    知觉来的迟缓和麻木,要用点力气才能连贯。

    “现在几点?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吧?”恢复听觉之后胃的活动也恢复,穆姿要给干瘪的身体供给食物,而且是迫切到不能再迫切的地步。

    “十点,楼下还有卖夜宵的。”上官雯炬见穆姿说要去吃东西,却又不起身的躺着,发觉问题不对劲。

    用双手抱起穆姿虚软面条般的身体,塞两个厚的靠枕在穆姿的背后,终于穆姿有点像坐起来的样子。

    “怎么了?你生病了吗?去医院看看吧?”这是上官雯炬接触过穆姿身体后的直接反应,生病的迹象,上官雯炬推测穆姿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肚子饿,去医院能治得好吗?走啦,去吃东西啦。”穆姿从床上一跃而起,来不及穿上拖鞋,手就在墙上抓起来,应该是眩晕站不稳当的原因。

    像是回光反照,又像是注入机油之后的机器娃娃,穆姿现在是又惨然又新生。

    看到突然瘦削下来的穆姿的面容,很清秀棱角分明,还有点骨感美女的意思,正准备夸夸新美女的诞生,却分明瞧见骨感美女肩膀门板似的身体摇摇的扇动,上官雯炬把自己的双手插在穆姿的腋下,做她的活体支柱。

    两个女人贴近在一起,鼻子靠近一起,彼此的气息开始交流,“什么味道啊?”

    闻到的气味还真的是很难闻,上官雯炬没有多余的手掩住口鼻,把头扭到右肩的最后面。

    上官雯炬用斜着的眼角对着穆姿发表抗议,眉头打成绳结,说道,“你多久没洗澡,这都有味了。美女顾忌点形象好不好?”

    上官雯炬吸着她闻到的空气,还真的是有够浑浊。

    “什么多久,昨天中午啊。”穆姿很确定,好象她真的头脑清醒。

    并且想起来洗澡的目的,很明显是在见覃兴志之前,她很尽力的收拾了一番。

    拿起桌上的台历,上官雯炬用事实证明自己不相信是有理由的,左手食指指着星期四的地方凑到穆姿眼跟前,说道,“你自己看,你还确定自己没记错吗?”

    “是昨天,怎么啦?我还会连这点事都不记得。”穆姿确定的说着。

    一怔,又发现不对,那个穆姿认为的星期四应该是上面的那一个。“是昨天之前的星期四,也是星期四,星期四。”穆姿转过脸去,嘲笑了自己一句,时间抛弃了自己,而自己恍然不知,抛弃在过去的垃圾堆里,中间没有隔离层。

    “一个星期?天啦!你不会一个星期没洗澡,一个星期没吃东西,一个星期没起床,一个星期没出门,一个星期没睡觉,一个星期……”接下去的一个星期显然是没去厕所的句子,上官雯炬假设的一切都是已经存在过的过去式的事情。

    收拾好出门去的行头,要换一身衣服,要简单的洗洗,要穿上鞋子,这些很重要,对于活着的人而言,穆姿招呼定在自己床边张开嘴巴瞪着眼睛的上官雯炬,说道,“走啦!要饿死人是吧。”

    “你还是先好好洗个澡,仔细的弄一下,要不然别人不卖东西给你的,别人会以为你流浪了一个世纪。”上官雯炬被穆姿拉的得左右晃动,摇摇晃晃起来,但还是给出第一反应的建议。

    “我才不信呢,看看谁敢不卖东西给我,我拆了它,拆完还把它吃掉。洗完澡再去,我就是真的会死的。真的会死的,真的,真的,快走吧。”穆姿恢复正常的语速,正常的和室友说笑,说笑自己,说笑死亡。

    果然,店家皱着眉头接待两位如花似玉的邋遢美女,要不是食物的香味浓烈度颇高,穆姿的味道真的会影响到其他食客的胃口。

    要了差不多菜单上的所有食物,连服务生都不得不适具体情况的为她们主动调换了更大的桌面,似乎这些食物足够一整桌十人的量,或者干脆是两头大象的食物。

    菜一个一个陆续的上来,都冒着袅袅的白色雾气,堆得小山头一样高的食物,一点一点牺牲在穆姿动个不听的嘴里,填塞着肚子里虚空的每一处。

    白色雾气后穆姿的脸,像戴了面纱的美丽公主,只是公主生了一个武大郎的吃相,风一卷来云便残,那些可怜的食物连个躲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消灭,彻底的被消灭。

    上官雯炬把筷子叉在手里,眼睛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睁得圆,嘴型也呈个圆型,表情不像是在吃东西,倒像是被吓着。

    “穆姿啊,穆姿,你慢一点吃我是不会跟你抢的,不要这么大的动作,好丢人的,别家都在看我们,好象是我把你饿成这样的,不要这个样子行不行,形象啊形象!”上官雯炬用圆型的嘴角轻轻说了这一段话,轻轻的,生怕又被人更加的盯视。

    “诶,你看够没有,可以吃饭了吧?快吃呀你。”穆姿倒是真的被食物给彻底陶醉,油着一张嘴,把筷子扎在刚上来的一个盘子里,动着嘴巴招呼叉着筷子做冥思苦想状的上官雯炬,两个人的饭局,其中一个人动也不动一下,好象很没有点气氛,饭吃起来都不香了。

    终于,最后的一个盘子也露出洁白的底色,油光光的嘴满足的吧唧吧唧地嚼着。

    “你这是吃饭呢,还是补饭,我一星期吃的饭加起来,都没你现在这一顿吃的多,你有点恐怖你知不知道?”上官雯炬对自己在本该吃饭的地方当了一回看客,发表她最直白的意见。

    结帐的服务生一边手里接过钱,一边疑惑的打量装下所有食物的那个肚子,满脸的奇怪之色,真的要以为她的肚子里有一个妖怪,可怕的妖怪。

    可能吗?不可能吧?她是怎样吃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