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一章 玩弄梧桐树叶的男子
    像极了人的手掌的浅黄色梧桐叶子,在风的摇晃下片片的跌在水洼里。

    前几日的雨下得挺大的,路面上每一处不平整的地方都注了一汪水,要是有人或是有车溅在上面的时候,就会很欢乐的跳荡起来,如同一个玩乐的人一样,把脸部都展开着。

    依然有风在阵阵的送爽,不算太冷的天气正好可以容身在阳台上,看着雨景,看着大地被雨水浸泡,看着走在被雨水浸泡着的大地上的人们,一身泥一身水的匆忙急弛,转瞬而逝。

    一片一片又一片的浅黄色梧桐叶子,纷纷扬扬的舞着轻旋的身子,毫无目的的一头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然后安详舒心的呆在温暖的地方,闭眼享着福。

    想到回归的美好,覃兴志觉得刚逝去的国庆日的欢快场面,如同图片一样在立体据实,觉得结束欢快回来时,挤满各种载人工具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也如同此时的落叶受了地心引力一样的,回来了,都回来了,部都回来了。而且每一颗心都浸泡着与蜜一样甜甜的,满足和快乐。

    覃兴志把那美妙的七天生活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笑容嵌在他亲和朗俊的脸上。

    有风顽皮的弄乱他的发,正当这个被风戏弄的男人伸手欲将发往脑后顺抚一下时,一片带点青色的浅黄色梧桐叶子,

    无所顾虑的用最大力的力气撞在他穿着拖鞋的温和脚背上,像是认准了这个地方安眠样的,固执帖服着。

    覃兴志先是把头发弄得服帖,接着弯腰拾起轮廓分明的叶片,用指尖擎起来迎着亮光看它的脉络,眼神不够实际,居然在问它,“Hi! Hellow! Howareyou!……”

    有那么熟吗?

    有那么熟吗?

    有吧,有的,有。

    一个顽皮的回答。

    这会是谁的手掌复印件呢?

    又会是好久没有联系的谁呢?

    ……

    覃兴志心生一念,举起左手捏着叶柄,张开右手五指就要往上拓印。

    “兴志!进来呀!”女人声音软软的,但并不是说软和弱是同一国。

    女人,覃兴志的太太,阮坊歪歪的窝在沙发里,只是一连声的喊老公。

    “来了,来啦!”覃兴志进到室内,顺手扔掉还明显残存自己手温的叶子,梧桐叶跌落在垃圾筒里,自然的去处。

    然后,偎在老婆的沙发旁边,说道,“六点多了,我去做饭好不好?你想吃点什么呢?”覃兴志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海神波赛东的神戟已经快要狠狠的戳在七的数字上。

    阮坊近来懒动得很,因为她要升职当妈妈,已经怀孕七个月,终于决定安心在家呆着静静的休产假,这个月一号休假开始。

    阮坊和覃兴志是大学的同学,头两年俩人是见面只微笑的礼貌人士。阮坊学习很优秀,很讨老师的喜欢,她总是能够比别人容易的拿到各种竞赛资格。覃兴志个子老高,不爱说好话,喜欢说笑话,情愿自己的每一句话都能让别人发笑。开始是覃兴志找阮坊帮忙,因为覃兴志在学习方面的不积极,老师不让他加入学校篮球队的训练,怕他的学习更加的不好。

    后来,覃兴志成了篮球队的主力。

    后来,他们毕业了。

    后来,各自去找工作。

    后来,就友好相处的升华为夫妻。

    后来,阮坊怀孕了。

    后来,他们很迁就对方的性格。

    后来,日子过得还算火候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