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四章.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他们那个时代生存
    “穆姿,名如其人!”覃兴志一整天都在回味与穆姿共处时的片段,心情出奇的开心,莫名想冲动的笑。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覃兴志打给穆姿的电话本末倒置,就工作而言本应该穆姿联系覃兴志才对,却倒过来变成覃兴志主动在联系穆姿。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又光阴似箭,又度日如年。

    穆姿给覃兴志打电话,说事情已经都办好。

    覃兴志在那头莫名其妙的追问,“这么快啊?”

    穆姿的回答让覃兴志难忘到不行,穆姿笑着说道,“您这么上心这件事,天天给我打电话,我再怎样也要好好做,不然要被你念碎的。”

    覃兴志说谢谢,并约好中午去取新领的营业执照,还想约什么,想不起来。

    等待午休的时间变得像是迟钝的老牯牛,拉着一辆破车要紧不慢的往前拖。

    “时间到了吗?”覃兴志按开手机看时间,手机和桌上时钟都告诉他,为时尚早。

    终于,是终于好不容易熬到约好的时间,覃兴志来到穆姿的公司。

    这是第三次他们两人的见面,穆姿染了头发,火热眩目的颜色,显得穆姿如同再生一般,很适合她。

    结束工作上的手续,覃兴志盯着穆姿的头发出神,说道,“你什么时候染的头发,怎么会想到染这个颜色。”

    对于出入公司的人而言,稳重成熟一点会更适合工作场合的需要,而不是眩目激情的张扬。

    穆姿早就对这个问题不在意,因为昨天到此刻所有见过她的人都对她表示过惊异,见怪不怪,穆姿很轻松的回答覃兴志的提问。

    “昨天染的,一不小心就染成了这个颜色。”穆姿说道。

    覃兴志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还口内喃喃有词,“一不小心!”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说话做事不在谱上,有时候非常这样,有时候又非常那样,这样或那样又没有一点根据可寻。

    覃兴志和穆姿话别,“有事再联系你!”

    穆姿只说再见,在她看来没有工作上的事情,联系就不必了。

    就这一次的工作往来,穆姿只是觉得覃兴志的表现很好,并且这种好不是刻意做出来的,这是一个很有礼貌的男人,

    穆姿在心里在男女交往的问题上,给覃兴志打了八十八分,很高的分,接近让她满意的程度。

    在穆姿的生活世界里,充满太多需要去融合的必要,要和同事关系融洽,要让老板觉得自己融入公司的集体之中,要让工作融入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要让自己在老板鄙夷的目光中消融,驯服。

    而在穆姿的字典里,融合与软弱同义,是委屈求和的嘴脸,任人轻贱的骨骼,惟命是从的屈膝,毫无自我主见可言。

    这是一堆什么呀??!

    穆姿在这一堆垃圾中被埋得快要死去,奋力的推开踢开挡开这些埋人的重物。

    却发现被埋即将成为事实。

    穆姿很明白自己为何会身处如此的困境,记得高中毕业的那一年,面对自己只考取了一所三等学校的心情,当年的穆姿年少轻狂的自信满满,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丝毫的怀疑,于是她决定,与其去念这个费用高出头的学校,不如早日去社会大学里炼造一番,凭自己的一腔豪情,还能被活活饿死。

    并且她一直用一个事例来激励自己,“孔子,李白……,这些人不拿文凭,他们就不是孔子,李白了吗?”很显然这是一个很昂扬的句子。

    步入社会的穆姿用着与其他人不同的思维方式,工作在与其他人一样的环境里,有时也会发现几个与自己感觉相同的人,有时却发觉与自己感受不同的人的数字的庞大,有时干脆找不到一个谈心的朋友。

    在外工作的五年时间里,穆姿一次一次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个社会,那个激励着穆姿的句子也变了样子,“孔子,李白……这些人不拿文凭,他们就不是孔子,李白……了吗?那我是不是应该去他们那个时代生存??”

    在进这家公司之前,穆姿狠狠的鞭笞了自己一顿,刺目的红印痕让穆姿的决心坚如磐石。“别人能行我也能行,不就是拍打迎合之功,生来不会也可以学,必须要学会!!”

    下定决心实行之后,穆姿开始观察周围正在进行的拍打迎合个案,细心从中提取可供自己使用的内容,拼凑重组来适应每天的工作之需,达到如鱼得水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