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七章.护花
    整个饭局的气氛一直由小钟带动着,所有能活跃场面的手段,无论好坏一概照用不误。

    穆姿知道自己的交际举动不够娴熟,因此今天出门时特别在胸口别了一撮仿的黑色孔雀毛,也好显得自己跳跃一点,也算是时尚一举。

    酒酣脸燥之后,陈如锌油着嘴开玩笑,一指穆姿的胸口说,“你这里有一撮毛,是什么毛啊?”

    在坐的众人心中敞亮的只是笑,穆姿坚持堆笑的动作,心里却在咬牙切齿,“再往下讲,我就让你好看。”

    除了笑,还在抖,似乎到了极限。

    “一个装饰品而已,有什么好研究的,来,干一杯。”覃兴志端起杯子撞向陈如锌面前的杯子,打破僵局。

    结束饭局已近九点半钟,穆姿说自己想先走,却被小钟强留下来,说是还很早的,难得出来一次,一起去吧座听音乐再走也不晚。

    没有人有要走的意思,穆姿如果坚持离开,会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吧座叫什么名字穆姿没有去抬眼看它,心情不好到了极点,对外在的事物漠不关心。

    不算宽敞的舞池中聚着不少的人们,动作毫无规范的浑身摆动,像极疯人的疯舞。

    吧座的门也太小,内里的空气浑浊得呛口刺鼻,换气扇的转速显然不及人们的步子,劲快的节奏被引得调子跑到烦躁那里去。

    坐在吧台的高脚圈椅里,穆姿捏着一杯芝华士十二年,半撑着头轻晃。

    “走,去晃一下。”小钟一拉陈如锌和庄利石美混如舞池中。

    “要不要也去晃一下?”覃兴志和穆姿搭起话来。

    “你去吧,我坐一会儿就好。”穆姿此刻只认为覃兴志与小钟陈如锌等人无异。

    “我从来不跟他们一起乱晃的。”覃兴志摇着杯子里的冰块。

    “是嘛!?你们好象混得挺熟的,你们经常这样吗?”穆姿口气不怎么友好。

    “我和小钟是高中同学,有时候见一下,像今天这种场面倒是第一次。”覃兴志说话很清淡。

    “第一次哦!?那我倒是应该对你刮目相看了。”穆姿不屑男人的谎言。

    “无所谓你相不相信,今天出来玩只是想见见你而已。”覃兴志低眉,低语。

    “见我?我有什么好见的?为了覃先生的第一次,干杯!”穆姿转移话题,倾倒杯底,喝干杯中的芝华士十二年。

    两个人就一直这样你来我去的聊些表面性的话题,却没有就各自感兴趣的问题询问对方,时间走的平淡无味,又悄悄的发生些什么,暧昧的味道。

    “再来两杯!”覃兴志喊服务生。

    已经喝了八九杯了吧?

    穆姿和覃兴志的脸都是红的,透着红色的诱色光芒。

    结束疯舞的人们跌坐在椅子里,领口敞开着,袖子也撸到手臂,细汗闪着粼粼次次的光波,可小钟却还要喊道,“走,这里不过瘾,我们去迪吧里接着跳,前面就有一家,很不错的,也不远。”

    将近十一点,穆姿下决心结束无聊的夜晚生活。大声的说道,“我必须得回去了!”

    不理会小钟他们多余的挽留,穆姿尽力让抽身离开美好温和一点。

    “我也该回去了,我送你。”覃兴志问穆姿可否。

    “好好,有覃兴志当护花使者送穆姿回家,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快去,快去!”小钟马上又推又送的让覃兴志去送人,好象刚才那个用力留穆姿的人不是他。

    真TM的不是些人。

    小钟的话让穆姿从心里自然的觉得怎么就这么讨厌,因为小钟的眼角余波好事的在往对街的店面瞟,好象在瞧一家什么宾馆之类的店子。

    覃兴志发动引擎,车开动起来,如一枝羽箭飞出,带起灰色又白色的烟雾,像大幕开始前的气氛营造手段。

    坐在驾驶副座上的穆姿一直到了家门口,都没有开腔说过一句话,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似乎在燃烧掉刚才的气愤。

    “到了!”覃兴志小声的在说。

    “谢谢你送我回来!”穆姿拧起包包,解开安带。

    “一路上见你没有说话,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现在我能说话吗?就一句。”覃兴志有话要说,还似乎不说就是不行。

    “说啊!有什么不好说,你没必要这么客气的。”穆姿有点因为自己把别人给憋坏,感到歉意,说着随便的笑了一笑。

    转过脸来,覃兴志凑近穆姿耳畔轻轻的说,“你——!你跟别人不一样,很不一样。”

    “怎样个不一样呢?是好得不一样,还是坏得不一样?”穆姿嬉笑,故意的显得漫不经心的表情。

    “好得不一样!是好得不一样!”覃兴志很认真的重复一次相同的句子。

    一低头在穆姿的脸颊深深的吻了下去,离了穆姿的唇只差三分之一,又半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