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十一章.热恋中的女人为何突然失踪
    穆姿刚才瑟瑟发抖的冷,此刻竟然无踪影,一时间就觉得热得不行。

    原来一个男人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

    原来伏在如峥嵘山丘的男人的胸前的感觉,会如此的令人不能自持。

    原来自己如此钟意呆在怀里的自己娇羞的脸。

    原来男人也可以如此的让人安心。

    穆姿像是被抽去骨头,软软的任由覃兴志搂在怀里。

    江上的风总是一直在吹的,多么凛冽寒冷的风也发不出威势,一个男人的怀抱就足够。

    怀中的这一个女人可以当得整个的世界,覃兴志只觉得自己此刻高大无比,一个男人就应该是现在的这个样子,用眼睛搜索怀中之物,是那样可人的模样儿。

    一阵没来由的遐想,塞住覃兴志此刻幸福的脑子,“穆姿——!”

    他又再一次让“我喜欢你!”沉在肚子里,取而代之的是将如火般的炙热的唇,拓印在穆姿也如同火般炙热的唇上,所有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唇的位置。

    穆姿和覃兴志被一种极度的幸福感攥住,只能任由幸福的渗透,并且心甘情愿的在这种的渗透中死去。

    江中有什么落入时发出很响的一声,“咚——!”,穆姿一回头时惊惧的一抖。

    “别怕,有我呢!”覃兴志的话发自真心。

    像有谁不经意间戳破那层窗户的薄纸一样,在经历激吻之后的穆姿和覃兴志,反而不如初次见面时来得自然。

    至少有什么需要明确一下,比如恋爱中的关系。

    时间还挺早的,不到十一点钟覃兴志就已经回到家里。

    阮妨已经睡下,侧卧的样子很安逸,她睡着了,肚子里面的小孩子也睡着了。

    躺在空着的半边床上,覃兴志撑起前半身注视睡中的阮坊的脸,一如从前般的优秀神情,把眼光移到遮住小孩子的肚皮上,覃兴志无法想象小孩子的脸容会是怎样的,他在脑子里面拼命的找寻与之相关联的内容,想着想着,小孩子却长着一张穆姿的脸,这张脸一直楸扯着覃行志不得进到梦中,画面闪在覃兴志睁开着的眼前,他舒心的笑着,天亮时终于睡着。

    “你醒了,肚子饿不饿?”阮坊的脸切入覃兴志睁开着的睡眼里,“几点了?”

    “十一点了,困成这样,你昨天晚上几点钟回来的?”阮坊习惯首先关心自己老公的身体。

    “十一点了,现在真的是十一点吗?”覃兴志总算是睡饱,却不怎么相信自己睡到这个点,床头的闹钟把事实情况摆在他的面前,还好今天星期天,要是上班的日子,非被早就找他歪刺的上司给开除不可。

    随便塞点东西在肚子里,覃兴志窝在电脑前的圆椅里,打开网页上的内容,心不在焉的点击。

    任画面闪着,他却对着手机契而不舍的拨打。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只有这一句话回应覃兴志不停的动作。她怎么啦,还在休息吗?

    覃兴志想知道答案。

    “兴志,我请了一个家政来帮我渡过产期,你说让她住家里好,还是按上班时间来好?”阮坊问不停打着电话的覃兴志。

    “好啊,好啊!”答得不在意,覃兴志连一秒的时间都不想放一下脑子里想的问题。

    很快星期一过去,星期二过去,星期三过去,覃兴志终于耗完自己部的耐心,为什么总也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声音。

    “喂,小钟,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穆姿上班没有?打她公司电话问一下?”覃兴志只能找这个人,很像病急乱投医的病人。

    “你把人家怎么啦?至于为了你不去上班吗?还是她把你怎么啦?瞧你现在一副火烧火燎的样子。”小钟总是唯愿有点什么事发生才好。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她的手机总也打不通,我又不好意思打到她公司去,你比较熟一点,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兄弟的这点忙你不会不帮吧?”覃兴志像是在求人办事。

    最后小钟答应受点委屈打电话去问一下。

    才十几分钟而已,时间仿佛过去若干年,像是若干年一样的长。

    覃兴志盯着电话,等待铃声的响起,终于,“铃铃——,”电话铃声声音响起来。

    覃兴志的人便如同电击一样,直挺挺一下子从椅子上用弹的站立起来。

    神经质的又爬到桌上,抢夺般的抓起电话,说道,“喂,怎么回事啊?”

    “她真的没去上班,她们经理说她旷工好几天,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敢不去上班,很生气的样子,看来她真的要被开除。”小钟在电话那头一副终于出事的幸灾乐祸的腔调。

    担心中的坏消息,真的成了事实,按下电话,覃兴志绵软无力的栽到在椅子里。

    为什么她没去上班?

    为什么她在躲我?

    为什么排斥和自己来往?

    为什么?

    他想有人为他解开答案。

    而他更希望听到穆姿的声音,纵使是没有笑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