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十二章.迎接新生命
    阮坊腹内的小孩在长大,隆起的山丘表示他的个头已经不小了。

    与这个个头同时隆起的还有覃兴志对穆姿的思念,一种渐进入迷梦的思念。

    阮坊在已经准备齐的婴儿房里转圈,每一件她亲手挑选的东西,都按着她头脑中的样子摆置在房内各处,她总是按自己设想中的样子进行,甚至一手包办。

    按照预产期的时间计算,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新生命就要来到这个世界。

    所有已经先来的人们,和即将来到的人们,都对身处的这个世界并不了解,自以为自己会很好的生活着,却发现生活并不由自己掌握。

    覃兴志现在最想弄明白自己为什么对生活不满意,不是有一个体贴能干的老婆吗?

    不是马上就会有一个可爱活泼的儿子或女儿吗?

    不是还有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吗?

    这些覃兴志都拥有,唯一他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对一个从来就不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如此刻骨铭心的惦记,思念是重新植入的血液,新鲜又生命力顽强。

    忘记可以吗?尽力之后,希望可以吧!

    清晨的太阳升起的时分,洪亮的啼哭声冲腾着初醒的世界,一派勃勃的生机,到处都是洋洋的喜气。

    覃兴志歪在产房门口的条椅上,刚刚小眯着了,还来不及踏入梦乡之中就被啼哭声惊醒。

    一个白衣白帽的护士小姑娘闪出来,汇报工作的神情通知覃兴志,“恭喜,是个男孩。”

    来了,新生命来了,他嚷着洪亮的嗓子来了。

    覃兴志一时难以分辨自己角色的质变,“我当爸爸了?我当爸爸了!”一个明显没有准备好好表现的父亲,开始工作了。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们,俱都忘记了刚才血与肉生与死的一幕,幸福笑脸异常知足的捧着小生命。

    房间里一共有四位新上任的妈妈,对于之前上的产前知识的课,实地操作的进行了考试,总有手忙脚乱的新爸爸们奔走的身影,四个正在好好表现的父亲。

    阮坊安静的躺在小孩身边,做了妈妈之后,她更显得自信满满,也更加对责任用心用力。

    “覃跞,你怎么总在睡觉啊?起来玩一会儿啦。”覃兴志伏在婴儿床上找自己儿子说话。

    覃兴志和阮坊的儿子叫覃跞,跞念(lì),不念(luò),意思是活泼跳跃的意思。

    覃兴志希望儿子和自己一样的性格,乐天,开朗。

    见儿子不理不睬的,就把眼睛看向床头摆着的那些花儿们,这几天每天都有好几个同学同事朋友走马灯的来看望阮坊和覃跞。

    突然,覃兴志像被钢针刺了一下,定定的盯住一束花上的卡片,“钟某某,穆姿,恭贺!”

    “这束花谁送来的?”覃兴志问闭着眼睛休息的阮坊。

    “没留意,好像一个女孩儿吧。”阮坊不确定的想着。

    “女孩儿?什么样的女孩儿?”覃兴志呆着出神。

    突然,一把抓起外套丢了一句话,说道,“我出去一下。”

    头也不回一下,人就不见了。

    这段时间覃兴志不用上班,公司批了他的产假,他现在最重大的事情就是在医院实习,怎么当好一个好爸爸,虽然他的学业并不怎么优秀。

    这就是社会在进步的一个很特殊的例子,男人也能休产假,且休得理直气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