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别动 > 第二十三章.好东西是要花点时间的
    手边有一份企划案摊开着,用程经理的话说是,覃经理出色的工作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相信这个企划案经由覃经理之手之后,一定是大家都满意的结果。

    表面上一派奉覃兴志如神的诚意,其实是给新上任的覃兴志一点小小的苦头尝尝,谁都不接的活推给他,明摆着是要他好看的手段。

    公司需要加入新鲜血液,对于资讯为生的通信业来说,尤其显得重要,迫在眉睫,直指要害,——利润。

    那些经由下属之手送上来的若干份短字文件,连同自己草拟的,部面目类同,毫无新意,像是小学生作文的办法,复制,克隆,模仿,或者干脆一点,抄袭。

    这一段或是那一段,眼明人一看便能立即知道出自何出,呕吐,呕吐物再循环被消化,恶心的人,恶心自己恶心别人。

    如果说脑子能在生理现象都正常的情况下死掉的话,那现在的覃兴志就是这种状态,脑子到了连转一下都嫌烦的地步。

    不转会怎样?——又不会死。

    玻璃门外的同事们,忙碌的身影永远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娃娃,乖乖的工作,忙忙碌碌的在原地转圈圈。

    不用去想就知道,这只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

    覃兴志已经由原来明着摆出表面现象的位置,升入在办公室里可以一个人独处时的不用表现给别人观看。

    于是,他让反正怎么加入机油都不转的脑子,停止工作,翻开抽屉里的杂志彩页来,书页上的字拖着他的一双眼睛横来又扫去,乍一看上去很像勤奋工作的蚕虫,动比不动好。

    书页的装贞精美程度,不能决定文字的精彩程度,这是所有看杂志的人的一个共同的认识,都知道无意义可言,却又贪图一时眼睛的舒服,看看也无防碍。

    覃兴志只看开头几句,或者只看末尾的几句,没有整篇都看完的意思。

    忽然,是阳光穿透云层时强烈的光线射到窗玻璃上,窗玻璃又反射在亮闪的墙面上,桌面上,覃兴志捧起书端坐在椅子里,口中念念有词,“……让我的世界是一个尽直的赛道吧,我的车速将一直直指了最大时速,往前,往前,往前奔去……。”

    这是一页绿色纸张上的文字,施了魔法般的定住覃兴志的目光。

    接下去有声音往开头一直念到结尾,声音饱满且有力,并且夹杂有感情的奔突。

    奇怪,这篇文字让覃兴志莫名的觉得好激动,每个字之间都闪着向上的昂扬之情,一时间他心生一念,为什么不去多多鼓励别人,相信很多人愿意被鼓励,而不是现在的铜臭气味,只是看着别人口袋做文章。

    做了决定要做励志的东西,合上那份找钱的企划案,覃兴志着手开始一个新的提案。

    好东西是要花点时间的,因为值得一做,就应该做。

    那篇打动覃兴志的文字出自一个叫“大立先生”的人写的,“大立先生”这个名字一看就知道是个笔名,不是真实的名姓。

    联系杂志社,询问这个大名鼎鼎的“大立先生”的具体信息,打了电话去询问,只是似乎对方和自己一样知之甚少。

    为了搞到真实的“大立先生”的情况,覃兴志亲自跑了一趟杂志社,杂志社的人被覃兴志软磨硬泡得不行,说是人家作者有交代,不可以随便说出来。

    终于,总编交出来一个电话号码,覃兴志谢过,开始联络“大立先生”本人。

    拨打的动作重复很多次,电话还真难打,总没有人接。

    电话继续响过很多次,还是没人来接。

    终于,有人来接听,“喂,找谁?”一个女人忙里偷闲的声音。

    “是一位称呼自己为先生的女人?”覃兴志做着脑筋急转弯的题目,在心里默念这个句子,语气就有点奇怪的游移起

    来,礼貌的说道,“你是大立先生吗?我是做资讯工作的,在看了您的文章之后,非常想认识您一下,很希望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覃兴志诚意满满的说道。

    “我不是,但是我可以帮你联系上她,也可以先代她了解一下,您所说的合作机会。我现在刚刚上班,要见面只能约在明天中午,可以吗?”这名不是大立先生的女人回答得也很有诚意,只是匆忙的在赶快结束此次通话。

    果然,“大立先生”真的不是个女人,看她的文字就不像,一个女人是不会那么的激情昂扬的。

    覃兴志为自己确定“大立先生”不是个女人,而感到心内平和。

    “好的,听您的安排,明天中午我会再给您打电话的,拜拜!祝工作愉快!”覃兴志收线时很轻松,笑笑的表情,也很好看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