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也姓华(第1/2页)
    华晓蓉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弄呆了。自己不过租一间屋子,就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一场争夺遗产事情中来。幸亏最后大家都是两手空空,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惹来什么麻烦呢。

    律师对华晓蓉说“刚才忘记说了。你自己住的那间屋子,也和他们一样的待遇。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华晓蓉开始没明白,经过律师提点,知道了以后自己不用交房租了。不禁对老头感激起来。

    律师问道“按理说,你和章老先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是现在他在遗嘱里把你和义子义女同等看待了。老人的遗体,你是不是就应该担当起责任来。”

    华晓蓉点点头,满口答应下来了。

    遗体怎么处理?华晓蓉没有经历过,但是她知道今晚上应该为老人守灵。她出去买回来一些香烛,点燃后,静静的坐在床边。

    由于前段时间的下棋接触,华晓蓉对守着老头冰冷的尸体也没有什么恐惧感,不过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让她有些精神疲倦。到了后半夜,她实在忍不住犯困了,就趴着桌子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这个时候,床上的老人尸体忽然发生了变化,身体逐渐缩小,并发出红色的光芒来。华晓蓉在红光笼罩下无知无觉。到了天亮,华晓蓉习惯的起身,准备洗漱上班,这才发现自己是在隔壁老头家中。大惊。紧接着就想起来老人去世,不由自主的看向床铺。

    老人的尸体不见了!这一下吓呆了她。

    老人尸体被偷了,华晓蓉立刻报警。片警效率很高,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听了华晓蓉的讲述,知道她没有动过现场,于是就小心翼翼的掀开薄被子。于是大家都亲眼看见了,枕头上留下一些头发,床铺上留下人形压痕,留下手脚的指甲,其他什么也没有。

    警察随后在对小区邻居的调查中得到消息,昨天夜里,这个房间窗户发出过红色的光芒,没有烟雾,大概持续有半个小时左右。

    看到出现这样不可解释的情况,警察请来宗教局的人。经过他们确认,章有德的尸体没有失窃,是虹化了。

    虹化,传言是西藏喇嘛教的喇嘛死的时候的发生奇怪现象,在城市里虹化还是第一次。在枕头下面还发现有一张便签纸,拜托华晓蓉将自己身体的遗留物送到西部一个叫做扑楞寺的地方。于是,大家就确认了章有德生前是一个隐修喇嘛身份。

    按照章有德的嘱托,大家就把老人的后事委托给华晓蓉权处理。

    没有尸体,就没有火化等麻烦事儿。等到众人散去,华晓蓉将老人的头发和指甲收起来,用一块白布包好。等到以后有机会的话,自己就去一趟青海,完成老人的嘱托,也权当旅游一趟。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一看是宾馆前台打过来的。刚打开,就听见马姐在那边吼起来“华晓蓉,你怎么还没来上班?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你要是不愿意在这里干了,就自己去hr  那儿里辞职,你现在算怎么回事儿?”

    华晓蓉连忙道歉说,自己这里处理事情,刚弄完,马上就去。马姐还是喋喋不休的数落她。

    知道自己理亏,华晓蓉也不敢多说,急急忙忙的往公司赶。可是不凑巧,路上堵车。十几分钟都等不到一辆公交车。好不容易来了,自己又没挤上去。正在彷徨无计,忽然一辆车子停到他面前,里面一个人说“这不是那个负责的前台吗。是不是要去公司啊?上车吧。我送你一程。”

    华晓蓉一看,就是那个富二代,华蓉公司老板的公子。身边还坐个美丽的女孩子。有心不坐,又怕驳了他的面子,今后自己在公司不好过。再说,前台马姐还等着自己交接班呢。于是就拉开车门,坐到后排座位。身后听见等公交的人们一片鄙夷的声音。

    华晓蓉低头不语。就听见这个富二代一边开车一边开口了“咦!今天怎么变得这么乖巧了。上次的凶神恶煞怎么不见了?”

    华晓蓉受不得激将,立刻反驳说“我才没有凶神恶煞。倒是你这个富二代,拿我这个小职员取乐。真无聊。”

    富二代说“我怎么拿你取乐了?你说清楚。”

    华晓蓉说“你明明是公司的少爷,干嘛不提前说清楚?这不是故意看我出丑吗?”

    富二代说“我在这个公司好几年了,大家都认识我。只有你不认识,我还提醒你来着。可是你根本不搭理我呀。你一门心思的要我的钥匙。”说着,他将钥匙拿出来,探过身子,显摆的在华晓蓉眼前晃着。

    华晓蓉被说的理屈词穷。人家是问过自己,知道我是谁吗?可是自己对有钱人的反感先入为主,没有往别处想。现在想想,是自己疏忽了。五百强的大企业,怎么会出现任由外人出入的低级错误。不过华晓蓉不服输,她说“我第一天报道,不是应该有岗前培训吗。起码应该有人给我介绍一下公司的情况啊。什么都没有。这不是我的错。”

    年强忍笑嘻嘻的说“好啦,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来,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