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安魂巧女 > 第一百五十章 艺术团的阴魂
    从死者家里出来,李雪激动的不行,说:“晓蓉姐真有你的,一句话就问到了事情的关键。”

    华晓蓉说:“先别激动,女人会跳舞又能怎么样?”

    李雪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华晓蓉想了想说:“死的三个人都说过同样的话,其中肯定是有联系的,只要把这个联系找到,应该就可以知道他们为什么自杀了,现在去另外两个死人家里问问,她们生前认不认识那青石镇春蕾大院的一个女人,如果也认识就好办了。”

    接下来两人开车去往另外两个死者家中。

    一个小时后,李雪彻底激动了,果然!三个死者生前都在青石镇春蕾大院认识过一个天舞非常好的女人。

    “这也许就是事情的关键了!”李雪雷厉风行,立刻拉着华晓蓉直奔青石镇。

    青石镇是偏远的一个镇子,离市区足足一百来里,因为早年出产青石,所以很好确认。

    两人赶到地方天已经擦黑了,李雪把警车停好,两人在镇上找了半天,才在一个很偏僻的角落,找到春苗大院。

    春苗大院大门看起来黑不溜秋的,有点像破败老宅。

    两人进了里面,刺鼻的臭味直往鼻子里钻,一个女人,看两人进来,表情很厌烦。

    李雪向她打听跳舞的女人,这个女人说,镇上从来没有什么跳舞的人。

    李雪不死心追着又问了一遍。

    女人头也不抬“没有,镇子上从来没有这个人,要不你去问问别人吧。”

    李雪有些气馁,问:“晓蓉姐姐,你说怎么办?”

    华晓蓉摇摇头,拉着她就往外走。

    到了外面,李雪气哼哼说:“你怎么一句话不说?”

    “我说什么?”

    “三个死者生前都在这门前遇到过一个跳舞女人,这女人却说镇子从来没有这么个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不算奇怪,还有更奇怪的。”华晓蓉压低声音说:“你再问别人试试,这个镇子上连春蕾大院都没有。”

    “怎么会?”

    李雪不信,转身就走,结果连问了好几个路人,然后跑回来,。

    华晓蓉笑道:“咋样?”

    李雪脸色发白,嘴唇直哆嗦。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华晓蓉身后的老宅院,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镇上真的没有什么女人,也没有人知道春蕾,可这春蕾大院不是好生生的在眼前吗?”

    “你看看四周环境。”

    “这里怎么了?”

    “等会再和你说,先找家小饭馆吃点东西。”

    两人到了镇中心一家面馆,点了两份面外加一道菜,李雪忧心忡忡的问:“我说晓蓉姐,刚刚是怎么回事?”

    华晓蓉慢条斯理的说:“知道我刚刚看到什么?”

    “什么?”

    “骨灰。”华晓蓉跟着董强学到了很多东西,说:“刚刚的地方不是老宅院,是一间义庄,换在现在也叫祠堂,旧社会时候是存放客死他乡的人尸体的地方,现在存放着一些无主的骨灰。”

    李雪撇撇嘴:“我不信,除非那女人疯了,住这样的地方。”

    “不信是吧?”华晓蓉招招手,“老板!”

    “啥事?”老板从厨房探出半个头。

    华晓蓉直接问道:“你们镇东面那间祠堂是干什么的?”

    老板也是个嘴碎的主,见到客人问话,就唠叨开了“放骨灰的啊,闹文化革命那会儿,打城里来了群搞文艺的,结果被红卫兵当成宣传封建迷信,抓住毒打、游街,那些人受不了,一个文艺团三十来号人部上吊自杀了,后来俺们镇上的人看着可怜,悄悄把尸体烧了,骨灰就放在了那里。”

    李雪一听,只觉脊背发凉,失声问道:“这怎么可能,那里面的女人是干什么的?”

    老板娘啐了一口“什么老头子?哪有什么女人去那里啊,你不会见鬼了吧?”

    华晓蓉笑了笑,又大声问老板娘:“那文艺团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老板想了下,然后说:“听镇上老人说,好像叫春蕾什么的!”

    “这……”李雪脸色瞬间苍白,瞠目结舌。

    从小饭馆出来,李雪抓住华晓蓉的胳膊,颤声问:“晓蓉姐,这不科学,为什么明明存在,镇上的人都说没有这个地方呢?那我们为什么能看到?”

    华晓蓉说:“她们的尸体是被镇上的人收起来的,所以镇上的人都是他们恩人的后代,他们不想让镇上的人看到,针织上的人就看不见,而我们外地来的人就可以看见了。”

    李雪问:“他们……是谁?”

    华晓蓉沉默了一下,说道:“李雪,我劝你收手吧,反正三个死者是自杀的,给上面解释一下算了。”

    “不!”李雪倔强道:“这是我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算是鬼,我也必须要弄个明白,你要不想帮我,自己先走吧!”

    华晓蓉郁闷说:“我往哪里走?”

    李雪也不说话,抽出手枪,检查子弹。

    “枪是没用的。”华晓蓉叹了口气,说道:“你要真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帮你,但咱们先说好,到时候什么都听我的,不准乱说话,不准随意行动。”

    李雪展颜一笑,收了手枪:“没问题,晓蓉姐,下面咱们干什么?”

    “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晚上十一点再出来。”

    两人找到镇上唯一一家旅社,进去开了一间房。

    两人到了二楼房间,里面卫生环境很一般,还有股霉味,不过两人也没准备真的睡一觉。

    “我睡床,你坐椅子。”华晓蓉大字型的倒在床上,“记得十一点喊醒我。”

    “呃!”李雪愣住了,眼见华晓蓉闭上了眼睛,磨磨蹭蹭坐到了椅子上,好一会问道:“睡着没有?”

    “干什么?”华晓蓉翻了个白眼,身边有好奇宝宝,想休息一会这么难。

    李雪不好意思说:“你说等会带我看什么,怎么看?”

    华晓蓉看着天花板说道:“那三个死者,肯定也是路过这里,在旅社住宿,然后晚上出去逛,遇到了她们,咱们等会儿过去看看。”

    华晓蓉被李雪推醒了,起来一看刚好十二点,两人便收拾一下,出了门。

    刚到一楼大厅,就听到一阵争吵声,旅社老板正唾沫横飞的和一个背着行李包的女孩子在吵架。

    华晓蓉随意看了一眼,感觉这小伙子有点面熟,但是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正要带着李雪出去,那女孩这时也看见了他,眼睛一亮,冲过来惊喜道:“哎呀!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李雪疑惑的看向华晓蓉,“你妹妹?”

    “我没妹妹。”华晓蓉摇摇头,问:“你是那谁来着?”

    女孩指着自己:“我是齐琪啊,文星的同学,你还记得我吗?上回打擂台时,我门几个人还帮你来着。”

    华晓蓉“哦”了一声,说:“你一个女孩三更半夜来这里干什么?”

    齐琪急忙解释说“不是的。我们的车子半路坏掉了。”

    华晓蓉松了口气,问他:“你还没说来这里干什么?”

    齐琪说道:“我听说这里有个舞蹈高手。想来学两手,回去参加学校比赛嘛,结果老板说没房间了。”

    华晓蓉和李雪对视一眼,心里一惊。华晓蓉掏出钥匙,“203,我的房间,去睡吧。”

    齐琪没接钥匙,看了眼李雪,兴致勃勃说:“我不困,你们干什么去?”

    李雪瞪了他一眼,“不关你的事儿。”

    华晓蓉笑了笑说:“我们睡不着,出去逛逛。”

    齐琪也是个厚脸皮,腆着脸说:“带我一个吧,我也睡不着,你俩聊你的,我就在旁边听着。”

    李雪正要说话,华晓蓉脸色古怪问:“你会跳舞?”

    齐琪做出个夸张的表情,“姐姐,瞧您说的,我是学文艺的,不是跟你吹,什么舞蹈,多少都会几个动作。”

    华晓蓉乐了,“巧了!把包放下,我们去跳舞吧。”

    “有点意思啊哥,偏僻小镇大半夜去跳舞,有情调。”  齐琪屁颠屁颠的把行李包放到了房间。

    三个人出了门,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李雪悄悄拉住华晓蓉,指着前面的齐琪,问:“你带着这么个拖油瓶干什么?”

    华晓蓉小声说:“等会儿要跳舞,我不会,万一那女人不买账怎么办?”

    李雪瞪了他一眼,“等会儿出事了怎么办?”

    华晓蓉斜眼看看她,说:“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

    李雪不说话了。她想起来,面对灵异事件,自己也算拖油瓶。

    三人走到了镇东,春苗大院漆黑一片,看起来有些神秘而诡异。

    琪琪这时还是一头雾水,回头兴奋说:“姐,去哪跳舞啊?”

    华晓蓉装作随意的对琪琪和李雪说道:“就在那个院子门口。不过,跳什么呢?”

    李雪想了下,问琪琪:“迪斯科会不会?”

    琪琪眨眨眼:“会。”

    华晓蓉想想说“不对。应该跳秧歌舞,也叫忠字舞。”

    琪琪说:“那我也会。陕北秧歌舞嘛。”

    华晓蓉说:“就这么着吧。”

    琪琪咳嗽两声,一本正经的跑到大门前,摆起了步子,“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烤太阳,…”边唱边跳起来。

    华晓蓉仔细的盯着四周,忽然屋子的拐角黑漆漆的地方忽然冒出半个脑袋,脸上画化妆画的花里胡哨,目光幽幽的看过来,阴森森的。

    李雪这时也看见了屋后的那颗脑袋,吓了一跳,胆战心惊的看向华晓蓉。

    华晓蓉赶紧给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不要惊慌。

    屋后那脑袋一下子跳了出来,气愤说:“你们唱的什么东西,乱七八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