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树冠之城 > 第一卷 第17章 成熟籽
    黑紫色的污血在地上流淌,在手上流淌,在脸上流淌。

    傅红阳喘着气,没有擦拭被蛙跳丧尸溅射一身的污血,也没有在意这些污血所散发的腥臭味。

    他的精神高度亢奋,思绪混乱而又闪烁。

    “我杀人了!”

    “丧尸也是人变的!”

    “我杀的就是丧尸!”

    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受,没有正常杀人后的慌乱与害怕,相反有种病态的快感。就好像将丧尸怪罪为灾难的罪魁祸首,然后亲手除掉丧尸,亢奋之中夹杂着一丝丝无孔不入的非凡成就。

    其实更像是一场洗礼。

    傅红阳的目光越过树下依然嘶吼着的丧尸,审视已经彻底死亡的蛙跳丧尸,心态上不知不觉就站在一个绝对的高处,如同此刻居高临下的俯视。

    杀死一只没啥能力,只会简单蛙跳的丧尸。

    不算什么本事。

    但却酣畅淋漓的将他本人升华,心头闪过的是一阵阵明悟:“原来相对于丧尸和我,丧尸才是弱者,而我傅红阳,才应该是灾难之中的强者!什么变异丧尸,也挡不住我几刀乱砍而已!”

    连日来,他都是个羸弱的大学生。

    此刻之后,他感觉自己变了,变得更适应这个灾后世界。身体变得强健有力,心态更是变得硬如钢铁。

    “呼……”

    吐出一口浊气,他用袖子将脸上的污血擦掉,将砍刀别在腰带上,转身继续寻找散发香味的构树果子。和之前的焦急不同,现在他行走在构树树冠中,仿佛闲庭信步一般安稳,不急不迫。

    将找到的构树果子,直接吃掉。

    中间吃得有点撑,又越过树冠,给黑狗豆豆送去两颗。趴在小平台上的豆豆,动也不敢动,显然并未克服恐高的恐惧。闻着构树果子的香味,它才算勉强走出恐惧,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吃吧,吃吧,豆豆,希望你也变异了,今后猎杀丧尸能出一份力。”才杀了一只丧尸,傅红阳脑子里就开始幻想。

    幻想自己今后在这个灾难世界,四处游走猎杀丧尸为生的场面,或许雾霾灾难永远不会停止。

    但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拯救这个灾难世界。

    谁还没有点个人英雄主义呢,何况乎傅红阳正是爱做梦的大学生年纪,以前没条件,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

    一天时间并未将所有散发香味的构树果子解决掉。

    所以这个夜晚,傅红阳是搂着黑狗豆豆,伴随着丧尸此起彼伏的吼叫声,安然入睡。两天没有梦到的场面,在今晚重新出现,他又变成了一颗乌桕籽,挂在树枝上,与豆豆所化的乌桕籽相伴。

    “豆豆?”

    “汪汪!”豆豆的回应,清晰有力。

    “第三次梦到现在的场景,我现在可以判定,这个梦境绝对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幻觉,而是隐含着什么深层次的意义。”傅红阳在梦中保持着清醒的思维,“应该与最早吃掉的两枚散发香味乌桕籽有关。”

    他一枚,豆豆一枚,所以梦境中一人一狗都变成了乌桕籽。

    结合手掌心受伤后绿色纤维加速愈合,如果到现在他还判断不出来乌桕籽的问题,那就真的是傻了。以前的迟疑和犹豫,不过是一种心理上的逃避——他希望自己没变异,相信一切会恢复正常。

    白天杀了蛙跳丧尸,心态彻底洗礼,再也不会逃避。

    “丧尸的变异与雾霾有关系,目前发现两只变异丧尸,一只是壮汉丧尸,一只是蛙跳丧尸……蚂蚁的变异似乎是与真菌小鬼伞的结合,乃至于连繁殖方式都改变成有丝分裂……乌桕和构树的变异,是不断长大、结果。”

    这是目前他所发现的三种变异分类,丧尸、昆虫与树木,所以下一刻他的思绪回到自己身上。

    “那么作为活人,哦,还有一条活狗,我们的变异方式又该是什么?”

    迅速想起自己身体中寄生的三棵小树苗,现在他不会认为那三棵小树苗是幻想出来,可以确信在自己的脑子里、心脏中、肚子里,的确寄生了三棵小树苗。就像变异蚁后头顶寄生一朵小鬼伞。

    “小鬼伞赋予了大黑蚂蚁有丝分裂的新繁殖方式,不仅可以四处种植小鬼伞,蚁后头顶的小鬼伞还能释放……有香味的孢子。这种孢子应该与散发香味的构树果子、乌桕籽性质类似。”

    可食,且有一定的寄生性。

    “蚁后得到小鬼伞寄生后,明显体形暴涨,那么我被乌桕籽寄生,我的变异仅仅只有体魄稍稍强健吗?”

    虽然像蚁后那样体形暴涨,对一个人来说,多少有点心理障碍。

    但都已经是灾难世界,成为个巨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可以一拳打爆一只丧尸,活得更爽、更潇洒。

    下一刻。

    梦境的画面豁然一转,在傅红阳看来,流畅自然。

    他又变回了自己,并以超然物外的姿态,窥视着体内的三棵小树苗。每一棵小树苗都分出一根枝条,上面挂着一枚还没成熟的果子。唯独腹部中丹田的小树苗,第二根枝条已经完抽出。

    随后冒出一串花穗,开花、结果,在短短时间里完成,最终,又是一枚小小的、青色的乌桕籽,挂在枝条上。

    傅红阳的注意力并不在这枚还没成熟的小果子身上,而是放在中丹田小树苗的第一根枝条上。

    与其它两棵小树苗不同,这棵小树苗第一根枝条上的乌桕籽,颜色迅速从青色蜕变成灰色,然后壳裂开,露出三枚白色的乌桕籽颗粒。采摘不了,但是傅红阳发觉自己与乌桕籽之间有了奇怪的联系。

    “我能感受到它,还有它的能力?”

    感觉起初很模糊,渐渐就清晰起来,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体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颗乌桕籽的能力,与现实中整棵乌桕有关联,就像是一个“回收装置”,可以回收乌桕,或者重新释放乌桕。

    通过小树苗上的乌桕籽,可以让外面现实中的乌桕大树逆生长,最终还原成一枚普通乌桕籽。

    再将普通乌桕籽埋下去,又能通过小树苗上的乌桕籽,让乌桕籽重新生长为现在的这棵大树,恢复原样。

    “这……到底是真的假的?”

    饶是傅红阳心态经过洗礼,坚韧不拔,依然感觉现在做的梦有点不真实。

    自己竟然能让一棵大树还原为种子?这岂不是说,自己可以把种子带着走,走到任何地方埋下去,又能收获一颗巨大的乌桕?

    随身携带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