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树冠之城 > 第三卷 第27章 黄金地毯
    这个金黄色的闪电人形,并不是以傅红阳模特拟态而成,应该是以丧尸为模特所拟态,拟态的还是不同种类的丧尸。

    有那种壮汉类型的丧尸,也有瘦高竹竿型的丧尸,都披着金黄色的闪电外皮。

    然而很可笑的是,这些拟态的闪电丧尸,战斗力基本小于等于五,比之前那几只闪电大狗还要弱。没有强大的弹跳力,也没有灵敏的关节技,更没有超强的防御力。傅红阳仅仅两把大力战刀挥砍。

    所有拟态的闪电丧尸,便纷纷碎成一地金黄色残渣,飞快向墙壁上巨大的地毯蠕动过去。

    “汪汪!”

    豆豆扑向一张地毯,想要把地毯按在地上,但是地毯被按压的部分迅速潮水般退散,绕着豆豆的爪子蠕动离开。

    这让傅红阳看得很清楚,这个怪异的地毯形状生物,根本就是某种微生物的集合体。

    在两波拟态的攻击失败后,地毯生物似乎发现了傅红阳的不好对付,收回那些破碎的地毯之后,沿着二层楼的墙壁开始向地面退去。

    “想跑?”

    傅红阳看到这张地毯,就联想到昆虫菌母这种变异生物,自然是要抓住然后带回去。要么养着、要么上缴给科学部换取进化物资。

    “汪汪!”豆豆感受到傅红阳的心意,已经迅速冲过去,要把地毯生物截住。

    至于傅红阳自己,几步就跳跃到地毯生物前方,堵住这张地毯的退路,再轰然释放意念冲击波。汹涌的意念力仿佛海啸抚过地毯生物,一寸一寸拍打在金黄色的地毯上面,将微生物集合打得粉碎。

    可是地毯生物战斗力很菜,生命力却十分顽强,才被拍打得粉碎,一眨眼又重新蠕动集合,成为一张新的金黄色地毯。

    换一个方向,贴着地面上,快速蠕动逃跑。

    “汪汪!”

    豆豆蹦上去,肆意的践踏地毯生物,甚至想要下嘴去撕咬,可就是奈何不了能够不停分散、集合的地毯生物。

    “豆豆,把它赶到马路上去!”

    傅红阳眉头微皱,迅速下达指令,与豆豆合力驱赶地毯生物,从泥土地驱赶到水泥路上。地毯生物铺开的面积十分巨大,像一张巨大的圆形烙饼,把整个路面都覆盖住。闪电纹路不停变换,色彩也明亮不一。

    豆豆忠实地执行他的指令,来回蹦跳,阻止地毯生物向马路两旁蠕动,把对方死死限制在水泥路面上。

    傅红阳驱赶地毯生物的同时,目光始终落在地毯生物的闪电纹路上:“这些闪电纹路密密麻麻,看似杂乱无章,然而却有着一定的规律。其中任何部位都是由一条最大最粗的纹路,分成无数细小纹路。”

    就像一片树叶上的脉络,又或者像是某种神经系统。

    他猜测地毯生物的行为、感知等等动作,一定就是通过闪电纹路进行贯彻:“所以,闪电纹路最中央,几段最明亮的闪电,所汇聚在一起的光球,应该就是这只诡异‘昆虫菌母’的‘大脑’?”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

    迅速跳上金黄色地毯中央,趁着集群的微生物还没来得及散开,意念冲击波对着地毯中央狠狠冲击。

    轰!

    灰尘肆意,金黄色地毯也碎裂成渣。

    他蹲下身来仔细观察,看看地毯生物到底是如何重新组合。贴近才看得清楚,所谓的金黄地毯,的确是微生物集合,是一种金黄色的颗粒状微生物。这些颗粒状微生物,会释放闪电一样的光芒。

    当两个颗粒状微生物的闪电光芒触碰到一起,便迅速融为更大的微生物,同时释放的闪电光芒也会变得更大。

    不断的触碰、融合,不断调整闪电纹路的粗细,最终又编织成一张完整的金黄色地毯。

    “也就是说,我打击它的‘大脑’根本没用,这种变异生物根本没有一个大脑,也不属于昆虫菌母?”

    昆虫菌母顾名思义,至少是感染了细菌或者真菌的昆虫,有一个昆虫变异的母体。

    杀了母体,昆虫菌母就会死亡。

    面前的金黄地毯生物,没有母体,所有颗粒状微生物都是同等的。不管如何揉碎它,如何迫使它不停重组,最终它都会组成一张完整的地毯。然后位于地毯中央部分的闪电就会更粗壮、明亮。

    任凭傅红阳和豆豆如何折腾,就是杀不死。

    吐出一口浊气,傅红阳反而不信邪了:“再诡异也只是某种微生物,我就不信我还制服不了!”

    他站在地毯怪物的中央,不断释放意念冲击波。

    轰!

    地毯破碎,颗粒重组。

    还没来得及组合起来,他又一次释放意念冲击波,将地毯颗粒破坏成更小的渣滓。

    轰!

    轰!

    轰!

    持续了不知道多少次,饶是以傅红阳这段时间不断进化变强,精神也随着一次次释放意念冲击波而变得疲惫。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晕,像是被大锤抡过几次:“都这个程度了,还是打不死这张破地毯吗?”

    他几乎要放弃。

    然而,原本应该重组的金黄色颗粒,这一次却出现意外。缓缓蠕动,看上去好像是要重组,可突然间外围的金黄色颗粒,颜色不断的暗淡下去,从金黄色变成土黄色,土黄色再变成灰褐色。

    一瞬间饱满的金黄色,便枯萎成片片灰褐色。

    “这是……终于死了?”傅红阳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发现灰褐色的部分,再也无法蠕动重组。

    几乎可以判定,这只诡异的怪物,是彻底死了。

    只不过,他发现散乱在马路中央的灰褐色部分,竟然还留下一块巴掌大的金黄色。金黄色的中央,还有微微发光的闪电纹路。

    “唔,还没死透,还留了一点火种。”傅红阳想了想,拿出随身携带的玻璃水杯,把杯中的水倒掉。

    再用大力战刀贴着地面,准备将巴掌大的金黄色生物残留火种挑起来,然后装进玻璃水杯中。

    然而刚挑起来,这巴掌大的残留金黄色,猛然间爆发一道刺眼的闪电光亮。

    下一刻,

    闪电击中傅红阳握刀的右手,酥麻的感觉一瞬间袭遍身,让他产生短时间的僵直。紧接着便看到巴掌大的金黄色生物,已经顺着闪电一道,涌入他的左手,趁着这短暂的时机,快速钻进手背的皮肤。

    手已经被电麻木,所以没有感觉到疼痛。

    但是金黄色生物钻进手背的画面,却让傅红阳头皮发麻,意念力直接冲破束缚,狠狠向自己的右手冲击。

    轰!

    一半的金黄色生物被意念力冲走,散落到空气中,迅速枯萎成灰褐色,再烟消云散。然而钻进手背的另一半,却怎么也没办法取出来,甚至手背都没有留下伤口。本该寄生在身体的绿色纤维,也没有及时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