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树冠之城 > 第四卷 第3章 等于没说
    乌桕灵树被打理的十分整齐,多余的枝桠减掉,整个树冠蓬松却不稠密,成熟的普通乌桕果已经被采摘。

    比起傅红阳当初粗浅的修剪方法,后勤部的专业护理人员,显然更懂得如何照顾树木。

    他抚摸着乌桕灵树的树干,感受那股血脉相连的亲密感,甚至隐隐约约还能感受到乌桕灵树散发的欢快情绪。

    尤其当傅红阳不断激发催生果,进行催生的时候,乌桕灵树更加欢快了。

    树冠的汁液扑簌簌作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枝发芽长大,等傅红阳感觉到疲惫的时候,目测乌桕灵树至少大了一圈。

    “长高两米应该不止,以后我每次回来大气泡,都来给乌桕灵树灌注一次。”他收回手掌,看着自己的乌桕灵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感,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不过,再等几天我们又得迁移了。”

    战斗部的重心,已经转移到滨湖市与省城之间的道路,像武德东这样的大精力战士,都在前线猎杀丧尸,争取早日打通道路。

    打通道路的同时,也会修理被破坏掉的通信电缆,争取早一点与上级联系起来。

    至于傅红阳,等他把陶集镇的几个任务做完,就会申请调往前线,去看看通往省城的道路,到底受到怎么样的阻碍。如果可以,他准备轻装简行,一个人带着一条狗,独自前往省城寻找徐娅。

    如果此路不通,便通过大丰县城那边的高速公路,换个方向去省城。

    尽管他很清楚——如果父母、女友如果早就死于灾难来临时,着急寻找也没用;如果父母、女友还活着,肯定也都到了各地灾委会,无需着急;但是一天不确定他们是否活着,他一天就无法安下心来。

    “爸妈,徐娅,你们都还好吗?”

    傅红阳想到这里,心情没来由的沉重起来。

    这时候沿着灵树规划区的十字路,走来一行人,其中一名女性赫然就是冯娟。冯娟已经看到了傅红阳,远远就开始打招呼:“阳子!”

    傅红阳看到是冯娟,也招了招手。

    很快冯娟就带着一行人走过来:“你什么时候回的大气泡,我正打算跟葛东旭晚上去询问你回来了没。哦对了,这几位都是我在后勤部的队友,张成栋、沈北杨……阳子你的乌桕灵树就是我们护理的。”

    “你们好。”

    “你好傅队,听冯娟说起过你,法爷,还是双系进化,牛批!”

    “还行吧。”

    简单招呼之后,冯娟等人还要去其它区域照顾灵树,不能久留。

    不过约好了明天一起回陶集镇——冯娟和葛东旭的灵树,到明天就该完成逆生长了,他们准备亲自前往陶集镇,并将树种带回来。

    ……

    晚上吃过饭之后,傅红阳正在宿舍里看葛东旭几个人掼蛋,很快就迎来一批客人。是科学部的几位专家,过来询问他有关飞翼果的能力。

    科学部的任务之一,就是收集任何关于进化的信息,技能果的信息显然是重中之重。

    傅红阳没有隐瞒,将自己的飞翼果能力仔细展示一遍:“基本就是这些,我也是今天才刚刚成熟飞翼果,有没有其它能力还有待于开发。”有些技能果的能力并非单一存在,譬如他的意念果。

    意念果的能力笼统来说,与意念力有关。

    但是细分之下,已经开发出隔空摄物、冲击波和定身术三种不同的能力,他还在期待开发出第四种能力——最好是开发出类似果子王老鼠那种具有穿刺效果的能力,他甚至给这种能力起了名字,意念刀。

    “以我的推测,飞翼果应该能够继续成长,迟早有一天会达到飞行的临界点。”一名专家说道。

    另一名专家则摇头:“我不这么看,傅红阳的飞翼并不符合飞行动力学,更像是一种辅助手段。我一直支持技能果互相干涉论,他的飞翼果和跟腱果应该看成是一体化,就像武德东的铁壁果、坚拳果、血肉果。”

    “技能果互相干涉论的关联证据太少了,不能因为技能果彼此有一点牵扯,就说它们是一体的。”

    “怎么不能?”

    “你就说说技能种,技能种与技能果,有什么联系?都是一棵精气神树,技能种只与灵树有关,与技能果毫无牵扯。”

    “技能种应该是一种特例,毕竟精灵本身不具备技能种,这是专属于大精灵,半精灵就没有技能种的可能,所以从半精灵的进化中,就能看得出来,技能果互相干涉,完成一幅完整的进化方向。”

    几位专家说着说着,就把讨论的话题给带偏了,开始吵起来技能果互相干涉论。

    傅红阳坐在床边,不发一言,只是静静聆听。他知道这个技能果互相干涉论,在上周五的感染交流会上,有人提到过。

    中央有部分科学家认为,精灵的进化,主要体现在技能果的种类上。但是技能果的孕育并不是随机的,应该遵循一体化的理论,也就是说精灵的进化方向,决定了技能果的种类构成。

    譬如说一个精灵的走敏捷、速度路线,那么他的技能果,就有可能是一些强化跟腱、小腿三头肌的技能果。

    一个精灵要是走力量路线,技能果可能就是一些强化拳头、腰腹力量之类。

    这个就是技能果互相干涉论。

    不过目前尚未出现超过三枚技能果的精灵,所以根本没有论据可以证明这套理论的正确与否。

    就在他恍惚走神之间,几位专家又把话题扯回到傅红阳身上,一名专家说道:“小傅的技能果,跟腱果和飞翼果,都与跳跃、飞行有关系。但是飞翼果不能飞,那就可以看成是辅助跳跃!”

    “小傅是大精灵,飞翼果你的感受最深,你来说说你的感受。”一名专家忽然把傅红阳拉进话题中。

    其他几名专家都看过来。

    傅红阳想了想说:“我觉得飞翼果的能力的确有待开发,迟早能有会飞的一天,我能感受到我的翅膀蠢蠢欲动,想上天。”

    “谁不想上天,我也想上天,但是你这双翅膀就不适合上天。”

    “你这话说的,老刘,你没看到飞翼果的开发前景,就不能下断定。我认为小傅的感觉是对的,飞翼果有搞头。”

    眼看着几位专家又要各抒己见,傅红阳咳了咳,将注意力吸引过来,说道:“但我也有感觉,飞翼果和跟腱果,或许真的有一体化的感觉。同一棵精气神树结的技能果,要说没联系也不正常。”

    专家们互相对视一眼,摇头道:“你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吗,算了,飞翼果的情况你仔细记录,我们会持续关注……这枚果子很特殊,极具培养的价值,科学部明天开会讨论一下,看能不能给你拨一笔专项扶持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