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两世为仙 > 第三百七十四章、你竟敢坏我规矩
    那一天,玉玄机与刘叶经秋商定多办几场渡劫大会,要助人一臂力,多挣家底儿。

    此议既定,第二天就是刘叶经秋为玉元丰和小小两个引劫渡劫的日子。

    玉元丰与小小两个自然不可能同时渡劫,只能一先一后。

    当然,这一天,来参观第三场的修仙者,就等于是花一场钱看了两场渡劫。

    虽然渡劫之事,说起来无外乎就是那样,看客们都已经熟悉了,但是,这可是活生生的渡劫,不是演戏哟!那些参观者,怎能不为之心动神驰?

    更兼玉玄机大人说过了:

    五行道开天世尊门这位刘叶大师,要在天海星上举办一百零八场渡劫大会,但凡需要渡劫者,只要能拿得出令刘叶经秋答应出手的天材地宝,刘叶经秋就帮助他引劫渡劫!

    这个轰动效应啊,天海星上都传疯了!

    刘叶经秋为玉元丰和师小小引劫渡劫,自然比帮助路寒冰引劫渡劫来得相对容易一些。

    之所以相对容易些,一方面是因为玉元丰和师小小二人的天劫相对地比路寒冰的天劫弱;另一方面,是因为天劫威力没有变的情况下,刘叶经秋的抗天劫吸收天劫雷电的能力进一步加强了!

    至于商定要举办一百零八场,这里边,有玉玄机与刘叶经秋的计算。

    刘叶经秋觉得,这样做下去,大约帮助三十多个人引劫渡劫成功的话,自己的境界修为就能凭借吸收转化天劫雷电而晋升一阶。

    刘叶经秋与玉玄机大致估算后,就定了一零八场。凡要引劫渡劫者,先报名,再审查。

    报名,那是要收报名费的,不多,也就与入场券价格相同。报名后要审查,审查不合格者,不退报名费哟。

    而审查,则是要求严格多了。一个是审查资格,看报名者的修为境界,二是审查其人所上交的订金,也就是天材地宝。

    当然,刘叶经秋也开出了一些特别的天材地宝的名单,只要有其中一样,就助他引劫渡劫。

    一百零八场,刘叶经秋这不是成了暴发户了啊!

    每天晚上,刘叶经秋都是笑得合不拢嘴;这张嘴,可也是白天里累得疵牙咧嘴的嘴哟!

    刘叶经秋心说我修仙到现在,总算是真正地富了一把了。当初在金塔仙府中,得之于师父的天材地宝;当初在洪荒凉山妖界讨伐朱雀所收的战利品,都不如现在挣天材地宝来得快,来得舒坦呀!

    这可是不偷不抢的,光明正大的法子,上哪儿讨这等好事去?

    三十六场之后,刘叶经秋果然晋阶到了玄道六阶,一百零八场后,刘叶经秋顺利晋阶到玄道八阶!

    这期间,自然有那清风岛主海清风,也有那人鱼王前来。

    这两个家伙,是一路上打打吵吵地闹过来的。

    这两个过来的目的,当然是寻人。

    一个要寻找自己的儿子,一个要寻找自己的女儿。

    为啥要来这边寻找?因为这边在举办着轰动天下的渡劫大会呀。

    人鱼王与海清风打得累了也吵得厌烦了,竟然是双双都转了性子,有时反而好商量起来了。

    当然,这两个老货都没找见自己的孩子,只是听说一个消息:

    是有那么两个年轻人到过天岛大城,就在古冶大师所住那坊市附近,却突然消失了。

    古冶大师的名儿摆在那里,这两个也只好面面相觑,不敢造次了。于是只好婉转打听,却又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没奈何,这两个就在天岛大城逗留下来了。

    说到怎么修理这两个老货,有玉玄机城主府之手下人等愿意帮助刘叶经秋,刘叶经秋早有耳报。

    在山河图内世界里,那海德曼的伤,也早已好了。

    玉玄机也听刘叶经秋讲了海德曼和鱼凤儿的事情,当时就要见见这一对小道侣。

    玉玄机见过了海德曼之后,就想让路寒冰收之为徒弟——此子资质不赖呀!

    路寒冰听得师父这么一说,哪有不同意的?

    那海德曼,更是兴奋不已。鱼凤儿也就“夫荣妻贵”起来,一起也做了路寒冰的徒弟。

    这一对道侣,从此就是刘叶经秋的同门师弟师妹了。这两个,整天是“刘叶大师兄长,刘叶大师兄短”地不离口。

    有一回,刘叶经秋笑道:“德曼师弟,你看,是等我这一百零八场渡劫大会结束呢还是现在就……?”

    海德曼一时没明白刘叶经秋想表达什么,不免迟疑:“大师兄,什么事?”

    刘叶经秋笑道:“笨蛋!我去给你们做大媒啊!”

    海德曼㧟了㧟头毛,嘿嘿笑,看向了鱼凤儿。鱼凤儿不好意思说什么,就转了脸去。

    路寒冰过来说道:“鱼王跟海岛主都在这边寻找你们两个月了。我看哪,经秋他每天都忙,不如由我去做这个大媒吧。”

    有路寒冰这做师父的出面,玉玄机的两个徒孙结为道侣,谁敢说不般配?海清风自是乐意,人鱼王也中再没有异言。

    刘叶经秋一见人家两家老老小小都说和了,也就收了要修理海清风和人鱼王两个老货的心思。

    此事就此带过不提,总而言之,大约就是海德曼与那鱼凤儿两个,“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去了。”

    话说一百零八场渡劫大会结束之日,整个儿的天海星上,不知有多少修仙者都赶到了。

    因为最后一场,可以说是第一百零九场,乃是刘叶大师特地多加一场,要为高阶圣元玉玄机玉大天王炼制准圣元法宝,作为压轴呢!

    现在的刘叶经秋,经过古冶提点,于炼制之道,可以说是出手就是相当于玄道六阶以上的中品神器。

    当然,准圣元法宝,品阶越高越好,若是能直接炼制圣器,那岂不是更好?只是,刘叶经秋现在的能力和水平都还达不到。

    当时正当刘叶经秋炼制即将成功之际,自天岛大城方向,数人匆匆赶往夹金山参观台来。

    这一行人,正是东都天王、逍遥天王、探宝六友,还有一个,就是那管玄子了。

    管玄子此来,自然是为着慧见师太。众人一路上,早已听说了刘叶经秋举办渡劫大会之事,今天是为最后一场。

    管玄子的心思,重在慧见;其他八人,都想看一看刘叶经秋最后一场高水平的炼制风采!

    这一行人赶到之时,刘叶经秋为玉玄机炼制的准圣元法宝,恰恰刚刚出鼎!

    这一行九人远远地就见一件神器腾空飞起,乃是一朵九瓣莲花台。有一人,紧随而上,一把抓住!又有一人,跟着跃上半空,弹指出掌之际,引出天劫来了。

    不用说,前一人乃是玉玄机,后一人自然就是刘叶经秋。不多时,准圣元法宝之天劫降下。

    玉玄机渡法宝之天劫并不需要刘叶经秋帮助,刘叶经秋眼见劫云已现,立即闪身躲到一边儿去了!

    毕竟玉玄机是以中阶圣元的的圣道境界修为来渡法宝天劫,刘吧经秋可不敢把自己牵扯到玉玄机的法宝天劫里面去。

    这一回引劫,刘叶经秋就好比那胆小的孩子点炮竹一样,那火苗儿才沾着药捻子,就赶紧挪开手,自然是没能够点得着!

    果不其然,刘叶经秋离开得快了一点儿,那天劫眼看就要形成,却又消失了!

    下面观摩的修仙者中,也有没瞧明白的,但是碍于玉玄机的身份和刘叶经秋近日崛起的名头儿,不好开口嘘他。

    刘叶经秋自己也觉得脸上是大大地一热,当即赶紧上前,连拍数掌,连弹数指,终于再次引出阴阳劫云来!

    这一回,刘叶经秋吸取上一次的教训,多呆了一息,眼看着天劫已成,这才闪身掠到旁边儿呆着,就地为玉玄机掠阵护法。

    东都天王等一行九人,此时刚刚来到参观台附近,就听得半空中一声喝斥,远自天边而来,如同来自万万年前之太古,又如来自万万里外之洪荒!

    当时所有人等,甚至一草一木都听懂了这声喝斥:

    “玉玄机,你以后就不要留在九阵星域了!那小子,你竟敢坏我规矩!你给我过来吧!”

    玉玄机的神器天劫即将结束,却在这声喝斥过后,生生地消散了。不过玉玄机明白,此人手下留情了!自己的准圣元法宝算是渡劫成功了。

    然而,刘叶经秋呢?

    玉玄机抬头看去,刘叶经秋早已没了影子!

    参观台上,众人也都分明看见,头上那天,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被斥为“那小子”的刘叶经秋大师,却是突然被吸走了!错眼不见,再也无其影踪!

    东都天王等一行九人,正有事情要跟刘叶经秋叙说商量呢,怎能不急不惊?

    玉玄机落身尘埃,心头也是吃不准:“他居然生气了!哎哟,他究竟会怎样对待经秋呢?”

    须知此时,这边几乎聚集了天海星并第二层星系所有的高手,但凡有点儿头脸的,无不在此!

    刘叶经秋失踪了,这个动静可是大了!

    众人纷纷询问玉玄机。圣元高手们,多有知晓那个声音的,心中也一样为刘叶经秋感到惴惴不安。

    听那喝斥之意,大约那人不愿意有人坏了九阵星域无天劫这个规矩。然而,众人心中都暗暗祈祷刘叶经秋此去无恙!

    毕竟如今见识了天劫,也见识了如何渡过天劫!这不得感谢刘叶大师,还感谢谁?

    若是无丝毫见识,那么一旦将来遇到了天劫,我们这些修仙者,如何面对那天劫?对天劫一无所知的话,这不是真的就直把人害死也么哥了嘛!

    高手们心中难免不安,对于那人之意,揣测不已起来了。玉玄机正在心里估摸着那人的心思,却是又得一讯:

    刘叶经秋的兄弟朋友东都天王等九人都到了,求见!

    没奈何,最后一场渡劫观摩大会也只有这样草草收场了!

    玉玄机郁闷地带着众人回到天岛大城城主府。商量诸事,并考虑下一步,要做好准备,离开这九阵星域了。

    因为玉玄机知道,那人,就是九阵星域的创始人,世界主天阵子!

    玉玄机想着,应该怎么去求见天阵子,向天阵子道歉,为刘叶经秋说情。

    却说此时的刘叶经秋呢,早已是风光不再,被一只大手提着,如捉小鸡一般。

    刘叶经秋眼睁得老大,只见一只大手,非放出神识难见此手貌!

    然而无论刘叶经秋怎样努力,偏偏是神识外放不出来,被这大手压制住了!

    刘叶经秋心中惊骇,听得这大手上方的半空中,有个声音恼怒着说道:

    “小子,念在你是托钵老苦鬼的后辈弟子的份儿上,给你一次机会——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了!”

    话音未落,刘叶经秋觉得自己如同被人扔泥丸一样给扔了出去!

    耳边只听得扑通一声响过,刘叶经秋就发觉得自己跌入一个黑古隆冬的世界里去了!

    刘叶经秋眼睛睁得老大,可是什么也看不见,神识才刚刚外放,就觉得如同开闸放水一般,不受自己控制地疯狂流失!这流失的,可都是苦苦修炼而来的仙家混沌真元哪!

    刘叶经秋大惊!

    刘叶经秋赶紧收了神识,半天自控,才觉得自己的仙家真元不再流失了。

    这个时候,刘叶经秋已经是心中怕怕,心头鹿撞,头上见汗,头顶发凉喽。

    刘叶经秋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盘坐。

    刘叶经秋心中暗想:不管此时身在何地,我都得保持冷静,这人没当场要了我的性命,我自然要努力自救,不可自乱阵脚!

    听他说话,分明他就是玉师叔祖所说的,这九阵星域的世界主天阵子大圣元了!

    听玉师叔祖和古冶大师说过,天阵子跟太师祖托钵僧还是很交好的道友哩!他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地就把我刘叶经秋给害了吧?

    想到这里,刘叶经秋心底的那股拼劲儿又上来了:别管怎么说,我得自己争气!就算人家只是考验我,我也不能丢了师门的脸面!

    只是这一次,刘叶经秋心中又吃一惊:

    自己虽然努力自控,这里的世界却也太奇怪太可怕——身外这黑古隆冬的世界,竟然还在缓缓地剥夺自己的仙家真元!

    刘叶经秋感知得清清楚楚:自己的本体真身,从皮肤里,从每一个毛孔中,仙家真元是一点点地往外渗透,泄露到体外之后,就消失了!

    刘叶经秋心中悚然:这可真是要命喽!长此以往,不是把我熬榨成人干了吗?呜呼,如此则人将不人矣,哎哟喂,这是什么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