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两世为仙 > 第八十九章、印堂穴后有异物
    叶经秋在离开大辽山之前,最后一次运行功法,只待行气完毕,便就上路。

    此时叶经秋骇然真气行到百会穴下印堂穴时,明显地觉得,自己印堂穴后面,隐隐地发现,那里竟然是有着一颗一珠子存在。

    叶经秋调动内视,却发现觉自己的内识似乎能直透进去,感觉到里面是好大一个空间。这空间内,只有二物,乃是一只戒指和一只空瓶子。

    叶经秋心说怪事,我这脑袋里哪里得来的如此异物?脑袋里长了异物,我竟然还能好好地活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经秋却又转念想到,世人都说神仙好,神仙身上有异宝。莫非我叶某人是神仙之身?莫非这珠子这戒指都是异宝?若真个是异宝,哪有脑袋里长异宝的?若真的不是异宝,这又应该如何解释?我怎么会是神仙?我是何人?我究竟是谁?

    叶经秋顿时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我是何人?我究竟是谁?突然间,只觉得内息一岔,竟是要走火入魔。

    叶经秋大惊,赶紧宁定心神,却已是只觉得心口一痛,喷出一口鲜血,已然内伤矣!

    叶经秋大叫一声我是叶经秋——以此来提振自己的心神。

    直到功行数个周天,才觉得内伤痊愈。

    叶经秋心中对自己说道我是叶经秋!我只是叶经秋!心中如此念叨着,这才又一次内视印堂穴。

    这一次,叶经秋心中有备,不再浮想联翩,竟然清楚地看到了那颗珠子,内识果然能又是直透进去,清清楚楚地看看到偌大空间之内,一只戒指放在那里。

    叶经秋心说,这只戒指不知能否为我所用。不料心念一转之际,那珠子内空间之中,戒指不见了,手上却多了一物,果然是那枚戒指,看起来还挺好看的!

    叶经秋心中虽喜,却不敢妄作他想,只压住心情,防止再次走火入魔。

    得了戒指,叶经秋却又心中对自己说道这珠子不知我动得动不得?然而这一回运起内识,连连念叨多遍,却是不见动静。

    叶经秋将心思放到戒指上来,欲将内识透入戒指中,不料很是容易;再看戒指时,里面果然也是有着一个空间的,只是里面黑古隆咚地,然而自己偏偏又能看清里面的物事。

    戒指里面的物事不多,一柄剑,一只玉瓶子,只是这一个却不是空的,里面似乎装着鲜血,似乎很多,又似乎只有一滴,偏偏有着巨大的威慑力。

    叶经秋不敢动这玉瓶子,看向那柄剑时,觉得这柄剑似乎无慑人威力,静静地放在那儿——无锋芒。

    叶经秋心说这柄剑却似神仙异宝,只怕是可以动用,不料心中如此想时,那剑便果然动了一动。

    叶经秋诧异我若是想着让它飞出来,它会飞出来吗?这样想时,那剑果然又是动了一下。叶经秋心道,我就念想百千遍,若果然能飞出来,想来这柄剑可以为我所用。于是叶经秋心中一遍遍地念叨

    宝剑呀宝剑,你出来吧,出来吧!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念叨了多少遍,这剑居然“嗡”地一声,消失了。

    叶经秋再看戒指内时,只剩下那个玉瓶子,发散着威慑气息,叶经秋不敢对之作任何妄想妄动;内识赶紧退出了戒指内空间。

    此时叶经秋才发现自己身边就放着那柄剑!

    叶经秋拿起这柄剑,只见它通体黑色,并不起眼,也不见得如何锋利;只是这柄剑给自己的感觉分明是材质上佳,叶经秋叹道

    “可惜,比我所用的大剑既轻且短了些。”

    谁知,奇事发生了,叶经秋错眼之间,发现这剑竟然跟自己身上背的大剑一样地长一样地重了!

    叶经秋大奇还能回复原样吗?

    这一回,错眼之间,这剑果然回复原样,又如刚才入手时一样轻重一样长短了。

    叶经秋此时明知这剑是个宝物,随口说道“好极!妙极!这柄剑能大能小,趁心合意,既合手,又方便携带,就叫如意剑吧!”

    不料这剑“嗡”地一声,好像非常欢喜这个名字,竟似有灵一般。

    于是叶经秋将如意剑缩小到数寸长短,收入随身携带的皮囊中,而不是再放入那戒指里——这只是因为叶经秋觉得从那戒指里取出此剑很是麻烦。

    下得山来,叶经秋找到人家,问明方向,此地在景辉城西北,向东三百里转东北,就是前往飞仙宫的方向。

    此时距离初遇黑巾蒙面人,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天,距离飞仙宫大会,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叶经秋心知若不加紧赶路,肯定是赶不上飞仙宫大会了。

    却说那黑巾蒙面人,当时跟丢了叶经秋,却也并未离去,而是一直在山中转悠,指望找到叶经秋。

    黑巾蒙面人估计叶经秋可能去向是两个,要么是往回逃跑,要么是朝着那同来的三个同伴所去的方向逃跑。

    当然,与那三个同伴会合是最佳选择,于是他沿着曾天谷、花庆平三人的去向追了两天,没发现叶经秋的人影子,而那曾天谷、花庆平和那带刀侍卫虽然不是自己对手,但黑巾蒙面人显然对杀曾天谷花庆平三人没兴趣,更没那个时间。

    黑巾蒙面人迅速返回,又向叶经秋可能逃走的另一方向追找而去,结果是又白白地浪费四天的时间,最后,黑巾蒙面人断定叶经秋没有离开这大辽山。只是大辽山山深林密,进入山中找一个人真的很不现实。

    这些天来,黑巾蒙面人一直在大辽山东部外围转悠,希望找到叶经秋。也许是他幸运,也许是叶经秋不走时,居然又让他找着了。

    叶经秋出山不久,找到一个小村子,他跟人家问路,顺便讨要了点吃的。这一次,叶经秋有三十多天呆在深山之中,饥食山中野果,渴饮山中野泉,还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所幸来到一处村庄,叶经秋在村口就跟一位村妇讨得一块芋头。

    黑巾蒙面人虽然焦急地找人,却是还能吃上茶饭的,相比之下好多了,而且他此前负的伤也好了。

    叶经秋此时形象近乎一个野人,偏偏那黑巾蒙面人能依据他身上的气息认出他来。

    叶经秋正拿着一个讨来的芋头往嘴里塞,突然心中生出一种危险的直觉,四下转头一看,只见那黑巾蒙面人冤魂不散地纵身赶来了!

    其实叶经秋此时也不必惧怕这黑巾蒙面人了,因为他此时境界上距离黑巾蒙面人已经不大了;然而,叶经秋不知道这一点呀。

    在进入大辽山之前的追杀中,叶经秋尚能抗击黑巾蒙面人,而在大辽山中这十多天来,叶经秋的实力更进一步,那黑巾蒙面人境界并无上升,此长彼消之际,二人之间的差距是着实缩小了;而且,叶经秋的身体是金刚不坏,这黑巾蒙面人却不是金刚不坏身。

    叶经秋是没料到自己的实力能与这个黑巾蒙面人有得一拼,黑巾蒙面人则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叶经秋不是自己对手。

    不过,黑巾蒙面人也在琢磨怎样能破去叶经秋的金刚不坏身,若是破不去,则对手就如打不死的小强,黑巾蒙面人还是挺会自找烦恼地。

    叶经秋顾不得惊世骇俗,身子一纵,一掠而过,发足狂奔。黑巾蒙面人也即狂奔赶去。这一幕,惊得村中刚才给叶经秋指路的几个村汉村妇嘴巴张开老大,半天合不拢。

    叶经秋在狂奔之中不忘记手里的芋头,边奔边吃,不一时,一块芋头下肚,感觉好多了。

    于是叶经秋就渐渐放慢脚步,准备转身给这黑巾蒙面人来一个反击——十二招龙手拳,这是自己屡试不爽,能压着黑巾蒙面人一头的招儿。

    黑巾蒙面人一看叶经秋放慢脚步,就知道叶经秋又要来老一套,给自己来那一十二招拳法。黑巾蒙面人心头大恨,冷嘲道

    “小子,敢情你师爸死得早,你的本事是跟你师妈学的吗?”

    “老贼!你叶爷自问没招谁惹谁,偏是你阴魂不散地找你叶爷麻烦!爷的本事,是你师  奶  奶教的!”叶经秋破口大骂老贼,骂得黑巾蒙面人暴怒不已。

    二人距离在逐渐缩小,黑巾蒙面人就要力扑上,击杀叶经秋,不料,叶经秋看到双方距离太近,时机上不便于自己,又是一纵身跑开了。

    黑巾蒙面人心中恨说你奶  奶的,不是受到境界压制,老夫怎能容你活到现在!

    叶经秋并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在寻思,怎样才能抓住战机,再给这黑巾蒙面老贼一下子。

    不过叶经秋更愁的是这老贼追着自己不放,怎样才能摆脱?自己先前躲到大辽山中三十多天,这老贼仍不死心,居然又找上了自己,这事还真让人头疼。

    叶经秋突然掉转身,直向黑巾蒙面人冲去。

    黑巾蒙面人一楞神,下一刻,他似乎醒悟过来,觉得自己的无上尊严受到了挑战,于是立即就愤怒了!

    黑巾蒙面人在愤怒中探身出掌,他这也是发了狠劲,拼着这具身体再受伤,也要拿下叶经秋。

    叶经秋心中决意是要试试自己的金刚不坏身,能不能真正地完承受住这黑巾蒙面人的攻击。毕竟自己老是这样逃也不是办法。何况近来自己的功力明显大有提升。

    叶经秋自创的龙手拳,亢龙回首这一招,专借这金刚不坏身,所以叶经秋自然还是先用这一招。

    眨眼间两人又一次交上了手。

    叶经秋不管黑巾蒙面人用什么招式,只管将自创的龙手拳一十二招如行云流水一样地使出来,从头至尾,又从尾至头。

    黑巾蒙面人同样也是早就领教了叶经秋这套拳法,也想好了应对之招,然而叶经秋这一招亢龙回首,却让他不得不避,仍然是只能被动防守,只把他憋闷得几乎吐血。

    黑巾蒙面人震怒之际,一抖手,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剑来,这柄剑光芒灿灿,如同朝阳流霞,如同天际虹光,耀人眼目。

    叶经秋一见,动兵器?当即随手抽出背后大剑。这柄大剑,虽然与军中士兵所用的是同一样式,却是叶经秋做了将领后,特地请制器师打造的。

    大剑长四尺二寸,剑脊很厚,使动起来,还可以当刀用,也可以当作短枪使,正合叶经秋那独特的融合了断门刀法、十字剑法还有云台十枪的对战路子。

    叶经秋这一使动大剑,黑巾蒙面人当时一楞大剑居然还能这样使用!?叶经秋忽然刀招忽然剑招,还夹杂着枪招,显得极是奇异。

    叶经秋现在的招式里,不但融合了云台十枪,更是融合了三十六招叶家枪的精华要义,一时间招招紧逼,黑巾蒙面人心中暗赞“这小子还真是精明。”

    不过,黑巾蒙面人是来要叶经秋性命的,不是来观赏叶经秋舞剑的,只听见他一声冷笑,说道“小子,你招数再精,在老夫眼里也没用!”

    只见这黑巾蒙面人不管不顾叶经秋的剑招,只将手中宝剑来硬行拦挡叶经秋的大剑。

    叶经秋对战此人时,是时时小心戒备,见这黑巾蒙面人持剑硬封自己的剑路,当即起了疑心,就要变招。

    然而高手过招,都是快若电光石火,黑巾蒙面人哪容叶经秋有变招机会!

    刹时两剑相交,只听“吱昂”一声,接着是“当啷”一响,叶经秋只觉得手中一轻,四尺二寸长的大剑,被对方手中剑削断,地面上多了一尺多长的一截!

    叶经秋大惊若是对方先前动用此剑,只怕自己金刚不坏之身也难抗拒!

    “小子,告诉老夫现在的你叫什么名字,老夫心情一好,或许会给你留个尸。”

    黑巾蒙面人口中怪笑,话说得轻松,其实心中却是暗悔“狮子搏兔,尚用力,早知如此,不该轻视此子,我也是托大了,这习惯不好!”

    “老贼!你叶爷我坐不改姓行不更名!叶经秋便是。你只要告诉叶爷,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地,为什么要追杀叶爷,叶爷心情一好,也会给你留个尸!”叶经秋反唇相讥。

    黑巾蒙面人闻听之下,不觉暴怒,手中长剑划过斜斜的弧线,从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刺来。

    此时用手中断剑来挡显然不现实,又不敢用身体来硬抗,叶经秋心说不妙,将手中半截大剑脱手搠出,用的却是叶家枪中的一大杀招,叫做流星惊梦,这是一个拼命的招式,距离远时用这一招,可以将枪脱手掷出,是为一击必杀的大杀招。

    只见这半截残剑在叶经秋真气灌注之下,爆发出森森枪意,向黑巾蒙面人激射而来,却听得“呛啷”一声,被黑巾蒙面人的手中剑挥成两段。不料此时异变突生

    只见这残剑被截成两截后,后半截被黑巾蒙面人之剑阻断而落地,前半截却依然朝前刺去,只是准头略偏,却在刹那间刺中黑巾蒙面人的左肩,透体而过,方才跌落尘埃!

    叶经秋心中未及欢喜,黑巾蒙面人的剑气也已及体,叶经秋不及闪避,只听得“叮”的一声,这一声却是黑巾蒙面人的宝剑刺穿了蛇皮软甲时,击破蛇皮软甲上的鳞片而发出来的。

    只一瞬间,叶经秋右肩也中了对方一招。这一剑,幸亏有软甲挡了一下——虽然软甲被刺破了一个洞,但凭叶经秋的金刚不坏之身抗拒剑势余威,终究只是被刺破皮肉,没有伤及经脉骨节。

    一招之间,二人同时受伤,同时惊讶。叶经秋惊讶的是没想到流星惊梦这一招大杀招竟有如此威力;黑巾蒙面人惊讶的是,眼前这个小子金刚不坏身居然能抗得住自己的宝剑。

    眼见叶经秋没了武器,黑巾蒙面人怪笑连连“嘿嘿哈哈!有剑杀无剑,你小子纳命来吧!”

    他说着话就合身扑了上来,左肩头的血流得衣袖尽湿,却如无事无觉。

    叶经秋虽然心中大惊,却也没有被黑巾蒙面人的惨厉模样吓倒,反倒是被这人一句话提醒了自己不是还有一柄如意剑么。

    叶经秋心意转过,一柄小剑自皮囊中飞出,瞬时化作一柄四尺二寸长的大剑,迎着黑巾蒙面人对攻。

    黑巾蒙面人意图重施故技,再断叶经秋的剑,只听“当啷”一声清脆响声传来,二人各自查看自己的剑,俱都无事。

    叶经秋放下心来,举剑进攻,剑里夹刀刀里夹枪枪里夹剑,招式怪异,反而压着黑巾蒙面人一头,愈斗愈是精神抖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