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如玉龙又得机缘(第1/3页)
    却说如玉龙踏海而行,足足向北走了三千里,心中暗想

    平常渔民入海,很少到三千里开外,我就从这里开始细细查找,只盼天从人愿,让我找到几个海妖高手当靶子。

    于是如玉龙放开神识,细察海面之下,但见海面下群鱼游动,都只是先天境界;偶尔发现一两个灵道境界的鱼王,也不值如玉龙出手。

    如玉龙的意思,是要找个仙道境界的海妖妖修,才值得出手。

    如玉龙这一路找下来,不一会儿就深入数十万里了。

    突然,如玉龙心中一动,有所感应,发现了一只海妖妖修,这妖修的境界,感觉中是不下于仙道六阶!

    如玉龙立即停止前进,细细感应,发现这海中妖修隐在极深的海面之下,因为乍然发现,一下子确定不了这妖修到底是仙道几阶。

    如玉龙见猎心喜,当即手执血藤鞭,直向海中潜下去。

    入水百丈后,如玉龙就清楚地感受到了,五百丈以下,有一只巨大的深海玄龟,修为境界,实力不下于仙道九阶!

    如玉龙也是胆大得很,不惧那深海玄龟修为高,反是直冲过去,挥鞭挑战!

    北海玄龟正趴在一块海底大石之上,专心做自己的吐纳功夫,突然,身边的海水急骤流动,一道鞭影当头挥来,北海玄龟吃了一惊!

    北海玄龟睁眼看时,只见一个模样二十多岁,实际年龄四十多岁的修仙者,手持血藤鞭,向自己攻击!

    北海玄龟见了,心中道这个年轻人,有点儿意思。我且试试他身手究竟能有多强,竟敢以小小仙道二阶来找我的麻烦!

    北海玄龟口作人言,说道“你是谁家的小娃娃?胆量不错嘛!”

    说话时,北海玄龟骤然化形,却是须眉皆白的老翁,左手持盾,这盾牌乃是其龟壳所化,右手抓起刚刚伏于身下的石头,抬手就将那石头望如玉龙打来!

    如玉龙自离开古儒天中古地域以来,修仙有成,早已不是一个小娃娃了,也不喜别人称他为小娃娃,听了这北海玄龟的话,当即喝道

    “老妖龟,我是你小爷爷!”

    口中如此说话,手上血藤鞭挥舞,如玉龙就与这北海玄龟战起来了。

    北海玄龟投出的那石头越来越大,向如玉龙当头罩下!

    如玉龙心道这是什么宝物?居然有极大的威压!

    却见北海玄龟所化白须眉老人猛然后退数步,负手笑道“小娃娃,年轻人要懂得尊老哟——

    你若能承受得住我这石印三击,我便有大好处给你!但你若是再不尊敬我老人家,这好处就没有了!”

    如玉龙心说你这老妖龟久久龟缩深海,能有什么值得我如某尊敬的?又能有什么好处给我?本待出口还击,但这须眉皆白老人所说的石印,威力之大,竟是出乎意料!

    如玉龙眼见对方后退,只是任凭这石印攻击自己,心中暗说这老妖龟也许只是仗着法宝厉害罢了。

    如玉龙当即使出血藤攻击意境“血藤满天”,只见那石印如同陷入了血藤丛林!

    然而这石印竟是极为厉害,左冲右突,无视血藤缠绕。反将之纷纷崩开。

    如玉龙一见,心意转动之间,血藤意境化作血藤囚笼,将之困在其中。

    北海玄龟看了这个情形,哈哈大笑,说道

    “难得难得,不料你这小娃娃有如此攻杀大招,我换个条件,只要你这个什么‘笼子’能困住我的石印三息,我便也将大好处送给你!”

    如玉龙心中愤怒,心说我今日不但要坚持三息,还要收了你这宝物!

    然而苦于这石印威力之大,如玉龙顾不上说话,只能是连连舞动血藤鞭,使血藤攻击意境层层叠加,进而化作层层血藤囚笼。

    眨眼间,两息时间已过,但见那石印突然大放光华,虽不甚刺目,却是威力吓人,光华到处,血藤纷纷化为虚无!

    如玉龙一见,心知今天找错了对手,遇上了高手,只怕自己若不能支持住三息时间,反倒会有性命之忧!

    此情此景,令如玉龙想起自己当初得到那车尘子的传承,炼化血藤鞭时的那危急情形来。

    ——那日如玉龙要炼化那血藤鞭,因为血藤鞭中的“器灵”,其本体乃是玄道三阶的噬血妖藤,所以那血藤鞭自然不愿意被如玉龙炼化!

    最后关头,一旦血藤鞭是要挣脱炼化,那么如玉龙则是一旦功亏一篑,则有性命之忧——正与今日情形相同!

    如玉龙一咬牙,心说拼啦!当即连喷数口鲜血于血藤鞭上,这血藤鞭得本主血脉加持,登时也是威力大增——

    说时迟,那时快,血藤鞭也是呜呜作响,化出更多血藤,巩固了血藤囚笼!

    但是下一息,石印光华更盛,于是只听“嘶——”地响声里,血藤囚笼如雪遇汤,消失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