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玄学侦探事务所 > 第百五四章 事务所
    王珏回到清迈后空前的膨胀,他感觉这个小小的古城已经装不下他了,因为他这次的曼谷圈钱之旅大获成功。

    首先班加沙和娇虎两个帮王珏从拳馆卷了小两千万铢进账,之后周倜走了之后那个被称为柴叔的给王珏送了一箱子钱,整整两千万铢,最后曼谷警队给了50万的辛苦费,杂七杂八的加起来王珏的资产达到了空前的4000万铢。

    以前王珏喝椰子要仔细的挑个大个头的,现在直接一次买三个,一个自己喝另一个喝完第一个接着喝,最后一个喝完前两个之后喝。

    有人说不是喝一个扔一个吗?

    你可真败家。

    王珏一行人回到清迈已经是五月末了,正是整个暹罗最热的时候,中午后下午大街上基本没有什么行人,就连很多店铺都不会在这个时间开门。

    王老爷子比较复古,家里没装空调。这特么是多反人类的一件事,但用老爷子的话讲,这是修行,心静自然凉。

    王珏听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想吐槽又不敢,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合计,有能耐你让进爷爷离你远点,谁不知道阴魂种自带空调功能啊。可惜abb不算阴魂,她虽然没什么体温但也不制冷,差评。

    家里唯一的人形空调被老爷子霸占了,王珏只能带着班加沙和娇虎去楼下的桥本甜品店蹭空调。

    就在几个人干掉第三份冷饮的时候,有一个中年妇人从窗外经过,那是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妇人,挽着头穿着复古的繁复对襟长褂,从顾盼的姿态里可以看出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属于那种旧时教养下的大家闺秀。

    这种带着风韵的女性在华夏内地已经很少能见到了,不过在相对传统的东南亚地区倒是并不少见。这应该是一个暹罗本地的华族。

    那华族妇人在楼下张望了一会儿,王珏看到她转身上了二楼,也就是他那家主营抓奸业务的玄学侦探事务所。

    应该是来生意了,王珏判断。

    虽然外面那天气热的让人想死,但作为一个事务所的负责人,王珏基本的为人修养让他做不到装作没看见。

    招呼了班加沙和娇虎一声,王珏起身出了甜品店,上去把那妇人迎进了自己的事务所。

    再给妇人端了一杯冰水后并请对方坐下后,王珏带点歉意的说:“条件简陋,没没准备什么茶水,您见谅。还没请教您贵姓?”

    妇人礼貌的先浅尝了一口冰水,然后大方的说:“免贵,我姓赵。冰水就很好了,这天气喝些冰水解暑。”

    两人寒暄了两句后,赵姓妇人说明了来意:“我的小女儿今年19岁,他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扶桑人。本来这种事情做家长的不应该干涉,我也没那么多老封建的想法,但我总觉得那个叫青田晴空的扶桑人有问题,给我的感觉…不像个好人。”

    赵夫人给王珏看了一张照片,里面是一年一女的立身照。女的应该就是妇人的小女儿,看起来青春,长相标志。从照片能看到女孩的左耳上有四个耳钉,手腕上有一圈刺青。从她母亲的风度上看,这个女孩有点叛逆。

    那个男的应该就是那个扶桑人,他看起来高大英俊,笑容和煦,和女孩站在一起其实蛮般配的。

    王珏好奇的问:“您从那里看出他不像个好人呢?”

    赵夫人有点扭捏:“我说不上来。青田晴空给人的第一印象太完美了,无论是他的样貌体态还是风度礼仪,甚至他自己叙说的学业和家庭情况,都太优秀了,优秀的像是小说里的人物。”

    王珏通过赵夫人的描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给那位青田晴空做了一个简单的人物情况梗概:

    青田晴空,自述东京大学毕业,父母都是医生(这在扶桑是高收入职业),有一个妹妹在女子高中读书。

    青田晴空曾经表示父母希望他学医,但他自己更喜欢期货股票,希望未来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操盘手。

    从资料上看这个青田晴空确实很完美,就像那种突然从天尔降的白马王子。如果他说的资料都是真的,那他确实是一个良配,优越的出身,良好的教养,得体的风仪,光明的前突。但就像赵夫人形容的那样,太完美了,完美的有点虚假,完美的有点不真实。

    王珏用笔在青田晴空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他抬起头对赵夫人说:“案子我可以接。预付五万,无论有没有结果这个钱都不退,等我拿到他的具体资料或者发现他有其他问题后,再付10万给我。”

    赵夫人爽快的付了钱,委托达成。

    ……

    赵夫人离开后王珏给泡泡去了一个电话,让她帮忙查一下这个青田晴空的出入境资料。

    消息很快传了回来,有点出乎预料,查无此人。青田晴空是假名。

    这就有意思了,王珏用笔在青田晴空的名字上点了一下。

    假名也无所谓,现在科技都这么发达了,想找出一个普通人的讯息还是挺简单的。

    时间不长,通过相片上的人脸识别,王珏终于确定了这个所谓的青田晴空到底是谁。

    说起来他的真名很有意思,叫土肥圆浩二,这名字在华人看来很搞笑,但在扶桑人看来却是名门之后,说起来要比青田晴空高级的多了。青田这个姓氏是一个平民姓氏,可土肥圆这个搞笑姓氏却是实打实的公家之后,姓这个姓的扶桑人里华夏人最熟悉的应该是二战时期的扶桑第一军总司令甲级战犯土肥圆贤二。

    说起扶桑的姓氏,这里有个知识点。古代扶桑人没有姓,只有名。后来随着生产的发展,特别是进入阶级社会以后,在统治阶级中间首先出现了氏和姓。氏是扶桑古代国家中的一种政治组织。每个氏都有自己的名称,叫做“氏名“。氏名是根据该氏族在朝廷中担任的职务或该氏族居住、管辖的地方命名的。例如,在朝廷中主管祭祀的部门叫忌部,管理忌部的氏族便称为忌部氏,而出云氏、近江氏则是统治出云、近江地方的氏族。扶桑古代的“姓“是赐与氏的称号,以表示该氏的社会政治地位。姓有几十种,它类似爵位,是世袭的。各姓之间等级分明。例如:臣、连、君、直等。

    扶桑姓氏数目超过十万,是世界姓氏第三多的国家,因为扶桑人姓氏的可变性很高(因开创新家业、家族集团分支或收养关系等原因都可以改姓,这也是扶桑姓氏数目众多的主要原因)。所以扶桑姓氏的来源十分复杂,众说纷纭。一般来说,扶桑的姓氏可以分为两类:自古就有的和从《苗字必称令》后创立的。扶桑最大的姓氏是佐藤,其来源一说是来源于藤原秀乡,即藤原家中担任担任过左卫门尉的人的后裔。也有说可能是因为扶桑人普遍希望自己的家族兴旺,就像可以担任公家的藤原氏一样。相类似的是其他众多带有“藤“这一字眼的姓氏,寄托了同样的期望。扶桑第二大的姓氏是铃木,和佐藤类似的,来源于古时候的武将的姓氏。扶桑人的姓氏中经常出现诸如川、田、山、野之类的字眼,有人认为与他们民族向往自然不无关系。

    但主要是因为《苗字必称令》的关系,当时文化不高的平民只能采用他们熟悉的名称。上至日月星辰,下至花鸟鱼虫;从职业、住所到自然现象等等皆可以为姓。比如渡边就是住在渡口附近的,而鹈饲则是饲养鱼鹰的渔夫。在扶桑,各地的姓氏分布是不一样的,这和其民族构成有一定的关系。例如在冲绳“与那国“比较多,这是因为古时那里是琉球国的缘故。而北海道地方“金田一“并不少见,这是因为那里是阿伊努族聚居的地方。

    但也不是说什么姓氏你想叫都行的,比如一个平民想起成那种高大上的,公家是不同意的,比如你姓渡边或者村口可以,但想姓德川啊安倍啊织田啊,是不行的。或者说这么改的话身边的人会看不起你,至少需要有高等身份的人为你背书。

    这就造成了现在很多扶桑年轻人对自己的姓氏不满意,比如犬舍。比如粪工、又比如土肥圆。

    土肥圆浩二这个家伙真的属于会被名字耽误的那种人。先不管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骗子,至少他人长的很高大精神,他要是真的叫青田晴空倒是般配,但要是叫土肥圆贤二的话立刻就拉低了逼格,成了一个搞笑的谐星。

    所以说名字这东西真的挺重要的。举个栗子。

    赵云骑着夜照玉狮子白盔白甲的立在两军阵前,高喝一声:“吾乃常山赵子龙!敌将受死!”

    是不是很有逼格。

    但换个名字就不行了。

    同样骑白马穿银甲,张口一喊:“我是石家庄赵老二,你们谁敢跟我打!”

    然后对面冲出几个大汉“我是舒家屯刘铁柱”“我是老瓜铺于根生”

    这特么的立刻就变成村口干架了。

    青田晴空或者叫土肥圆浩二为什么用假名王珏并不太关心,但当王珏知道这个男人姓土肥圆的时候他就有点上心了。

    因为土肥圆这个姓氏在扶桑代表了间谍,还有个特殊的机构叫“土肥圆机关情报局”,就是扶桑的特殊事务第九科。

    有人可能会说几十年前成立的“土肥圆机关情报局”和现在的土肥圆浩二能有什么关系。

    这里就要说一下扶桑特有的继承制度了。二战后扶桑看起来是开放自由民主了,各地的官员也是靠着选举产生,但应该没有人知道她们是怎么选举的。

    我们不说东京大阪之类的大城市,那里比较进步,就说说二线城市。

    那里选举的时候,参选人会说我祖上是哪个番头,我祖上是大名谁谁谁,我的祖先以前是你们的主子,你要把选票投给我。然后选民就投了。真的。

    所以很多类似的机构也是这样,曾经的机构最高领导的后代进入这个机构后会很快被委以重任,甚至在短时间内成为机构的最高负责人。这在扶桑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潜规则。

    也就是新闻里隐约听闻的所谓政治家家族,我爷爷是劳动省最高长官,我毕业后肯定会被分进劳动省,以后我也会是劳动省的最高长官,就酱。

    所以在王珏看来这个土肥圆浩二如果和那个土肥圆贤二没有任何关系还好说,两人之间要是有亲缘关系的话,那这个土肥圆浩二一定是扶桑特事第九科的成员,而其级别不会太低。

    想到这个土肥圆浩二的身份可能不简单,王珏拨通了孟卜的电话。

    电话里王珏看门见山的问孟卜:“你知道土肥圆机关情报局的消息吗?”

    电话那头孟卜被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土肥圆机关情报局?哦哦哦,扶桑的特殊事务第九科啊。怎么了?我没听说什么啊。”

    “我不确定,但我发现了一个姓土肥圆的,人在清迈,没有报备?”王珏问。

    按正常的程序,这种负责特殊事务的部门成员进入他国领土是要提前向当地部门报备的,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这消息让孟卜有点紧张,他追问道:“人在哪?他做了什么?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

    “停停停。”王珏急忙喊停,他也不确定这个土肥圆浩二就是扶桑的特殊事务第九科的人,只是姓名而已。

    王珏说:“目前我只是猜测,这个人叫土肥圆浩二,化名青田晴空。但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是扶桑的特殊事务第九科的人,我只是怀疑,你别冲动。有可能人家只是巧合姓土肥圆呢。”

    “无论怎么样,这姓氏都让人不安。”孟卜说。

    王珏安抚道:“我调查他的时候有通过泡泡,她那里有那个土肥圆浩二的照片,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关系去对比一下看看。”

    孟卜应声后,王珏问:“话说,最近清迈有什么比较特殊的活动或情况吗?”

    “金光佛会、佛宝舍利展览。”孟卜答道。

    ps:下一章可以不订阅,不影响阅读,而且下一章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