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合影(第1/2页)
    在赵雁翎大海航行,天公作美,没有太大风浪,风和日丽的让赵雁翎顺风行驶了三天,顺利的进入英吉利海峡。

    这时过往的船只渐渐多了起来,货轮、游轮往来不绝,航线众多。

    沿岸极具欧洲特色的城市景观,让水友大开眼界。

    一艘游轮上,站在甲板上的游客纷纷朝三叶草号注目。

    实在是,三叶草号在这里太过特立独行。那发黄破旧的风帆,清漆剥落的柚木船身,一眼就看出这艘船是艘老船。只一人操船的包着水手头巾的英俊男人,胡茬唏嘘,拉着桅杆迎风伫立,太拉风了。

    忽然有人喊道:“赵,那是赵!”

    “真是赵!布鲁文思赵。”

    “赵,你的宝藏呢?”

    “赵,能合影吗?”

    “赵,我喜欢你!”

    尖叫,吵闹,顿时在甲板上喧嚣开。

    赵雁翎微笑摆手,对面多数是说英文,掺杂几句中文,还有法语。

    他指挥旺财飞到游轮上空,将他们俯拍下来,纳入镜头。

    这一举动,登时让游轮上骚动起来。

    旺财是世界户外运动家们羡慕和追捧的拍摄工具,可任凭如何打听,也找不到有卖这种可以听口令行事的高智能产品。但凡赵雁翎的粉丝,就没有不知道旺财存在的,至于他从哪得到的已经成了谜。

    堪比专业拍摄器材的镜头,根据环境自动改变焦距和曝光度,成像后,拍摄出来的视频效果堪比电影。所以,赵雁翎的火,是各种软硬实力叠加的结果。

    错过游轮,赵雁翎继续前行。经过格恩西岛航线,又在船上度过了一天,抵达了170公里外的勒阿弗尔。

    本来用不了这么久,但进入英吉利海峡,从英国和法国往返的航线纵横交错,他不敢抢风速而行。

    夜晚,他没有在港口停留,跑到荒无人烟的海岸下船。

    当下船的那一刻,脚踏实地时两腿是飘着的,脚底硬邦邦,腿弯却软绵绵……

    这期间,他在网上搜索,不时地能看到某某在沉船墓场打捞到金币的消息。不过都是根据他之前拍摄视频找到那一处钩子状礁石所在,潜水打捞到的凤毛麟角。那么多人大动干戈,却无人发现真正有价值的宝贝。

    西班牙海事局的人姗姗来迟,据新闻报道,双方还爆发了冲突,还好没有酿成流血事件。

    西班牙媒体称,海事局的人找到了两口铜箱,但宝石已经不翼而飞。

    吃了个哑巴亏的他们自然不想灰溜溜的偃旗息鼓,扬言要起诉赵雁翎,借口是他教唆别人触犯西班牙法律。

    当赵雁翎登陆,借着夜色将三叶草号收进空间后,去餐厅吃饭的时候。他在餐厅的电视上,看到了西班牙海事局在白沙滩上,找到了海底沉船。沉船的泥沙被人挖开,里面只剩下废铜烂铁的炮筒和炮弹,以及没有价值的木头碎片。

    西班牙海事局负责人宣称,这艘船正是赵雁翎得到海底宝藏的那艘。但维克托号里,携带的金银器按吨计数,不该只有这一点才对。他们怀疑,探险家赵雁翎用不为人知的手段,掠夺了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属于西班牙的财富。这件事,他们将会关注到底。还有,赵雁翎将宝石和金子倾倒海中的举动,是对西班牙的挑衅。所以,他将永久的被列为西班牙最不受欢迎的人。

    赵雁翎心道,呵呵,谁稀罕那……

    赵雁翎所在的这间海边餐厅不大,坐落于圣阿德雷斯东北角海滩旁,老板就是厨师,还有一个侍应生。

    餐厅虽然不大,但干净明亮,透过玻璃窗能看到外面的海景夜色。藤椅、藤球吊灯,门口还有辆少女心爆棚的粉色自行车,车筐由草编织而成,里面是厚厚一摞当天的报纸,食客进门可以先在里面抽取报纸,边吃饭边看。

    赵雁翎风尘仆仆,坐下后点了焗蜗牛、松露、鹅肝酱,还要了份葡萄酒。老神在在的给自己铺上餐巾,等待上菜。

    可能是时间有些晚了,餐厅里只有他一个食客。

    侍应生并没因他的穿着和风尘仆仆而看低他,礼貌而绅士的给他上了餐具,回头看见电视上的新闻,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赵雁翎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他不会法语。

    当新闻上,出现了赵雁翎的照片,他将铜箱丢进海里的照片!这时,侍应生猛然转头,看看电视,再看看赵雁翎,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先生,电视中那是你么?”

    赵雁翎龇牙一笑:“有可能。”

    侍应生忍不住笑出声,匆匆走到后厨。

    过了一会儿,餐厅厨师从后厨连同侍应生走了出来。厨师端着个木板,侍应生端着白色餐盘。

    厨师笑意盎然:“先生,这是小店免费赠送您的前菜,烟熏三文鱼和布拉塔沙拉。”

    他的英文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