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文艺咸鱼的日常生活 > 第二章 祖传贴膜,拒不还价
    徐浩原则第一条不谈感情!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素描画限时特价喽,不要100元,只要10元钱。10元,你买不了吃亏,10元,你买不了上当。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徐浩坐在一根立在路口,防止汽车开进垃圾街的石头桩子上卖力的喊道。

    再不做成一单生意,自己今天在回家前真的要一直饿着肚子里。

    不过,他也不想想,会有人想在连个位置都没有的地方给自己来一张素描画嘛。

    “我说小兄弟呀,你这出来做生意,可真是一点都不专业呀。”旁边做贴膜生意的老板看不下去了。

    “这里可是台城大学小吃街,走在路上的大学生,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两个是学艺术的。你这人不去找旅游景点画画,跑着来不是纯属喝西北风吗?”

    贴膜老板晃着自己的大脑袋一本正经的分析道。说完还把自己的摊位往徐浩这边靠了靠。

    “老哥我姓李,小兄弟你可以叫我一声李哥。”

    “不叫,我才是你哥。”徐浩回道。

    这胖子想占自己便宜,没门!

    “小兄弟性子有点激烈呀,那你喊我一声老李也行。”

    “胖子。”

    “你再说一遍!”

    “胖子。”

    “嘿,你这小兔崽子,真当我好欺负呀。”被徐浩称呼胖子的贴膜老板卷起袖子,将自己肥厚的手掌伸向徐浩。

    “哎呦喂~停停停~别用力了,再用力就要断了~哦呦呦呦~”

    胖子低估了徐浩的战斗力,被徐浩反手擒拿住自己手腕。

    徐浩一手在胖子背后捏住他的腕关节,一手按住他的后背向下压。

    “我也不想的,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动手呢。”

    “对对对……对不起。疼…疼疼疼疼。”

    “现在谁是哥搞清楚没有。”

    “你是哥,你是哥,小哥你先……。”

    “嗯?小哥?”

    “大哥,大哥,您大人有大量,先放手,真的快要断啦。”胖子立马改口。

    “嗯。”徐浩见好就收。

    欺负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徐浩觉得索然无味,不过谁让是别人先动的手呢。

    “哎呦~这可疼死我了,小兄…不,大哥,我还指望着这双手吃饭呢。”胖子揉着自己的手腕抱怨道。

    “你是老板嘛,换个苹果x的膜多少钱。”这时,一个穿着黑色长袖衬衫的大学生走了过来。

    “普通的30,好的50,100都有。看你想要什么档位的了。”胖子赶紧回道。

    “能便宜点嘛?怎么这么贵!我之前那一张膜才10元。”

    李胖子抓住受伤了的手腕敲了敲自己摊位上的牌子。

    祖传贴膜,拒不还价!

    “老板。我身上只有25元钱了。”

    “本店支持微信支付宝转账。”

    男大学生无奈,“那好吧,30就30,老板你帮我换一下吧。”

    胖子活动活动了自己的手腕,察觉到自己的右手还在不自觉的发抖,迟疑了一下道“这位同学,我这手还有点抖,要不稍等一下?”

    “我赶时间,能不能快点呀,怎么事这么多?做不了直接说,我找别家去。”大学生面露不耐。

    “那让我来试试吧?”徐浩插话进来。看到自己似乎下手真的重了点,徐浩决定帮一下忙。

    ???

    胖子一脸疑惑。

    “安啦,安啦。我之前也做过一段时间贴膜。”徐浩淡定的瞟了一眼胖子,伸手接过大学生的手机。

    撕膜,清洁,贴膜,徐浩10秒钟不到解决战斗,把手机还给大学生,接过他递过来的钱。

    “俄?怎么啦,怎么瞪着这么大的眼珠子看着我?被我的技术惊到了?死心吧,学不来的,这要靠天赋。”徐浩疑惑的看着胖子的表情。

    “你贴的是100块钱的膜……。”

    “咦???是这样子嘛?”

    “………………”胖子无语。

    胖子名叫李德辉,苏城人,是台城大学音乐系的大二学生。别看他手肥的不得了,但是人家可是主学钢琴演奏的。平时不上课的时候,就到学校小吃街这里来帮别人贴膜。赚点外快。

    这些都是胖子自己告诉徐浩的。他是个自来熟。徐浩觉得他就是个话唠。一下午坐在他身边bilibili的唠叨个不停。期间胖子陆陆续续的做了十几单生意,比无人问津的徐浩要好上很多。

    “大哥,我看你贴膜手艺那么好,怎么干起了画画这一行。耗时长,利润低,还不如我贴膜呢。”胖子现在左一句大哥,右一句大哥,喊得贼溜。

    “当你独自一人站在高峰中,你会发现,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徐浩有气无力的说道,一整天没有吃饭,他觉得自己快要饿死了。

    “讲究!”胖子竖了一个大拇指。

    “好啦,好啦,我要回家啦。有缘再聚哈。”徐浩起身对着胖子摆摆手,准备告辞回家了。

    胖子这时候也已经收拾好了摊位。对着徐浩说道“大哥,今天我们学校学生会举办了一个篝火晚会,听说提供免费的食物。负责检票的是我宿舍室友,大哥有兴趣一起来嘛?”

    胖子肚子也饿了,他能看出来徐浩肚子也很饿,这是一个胖子的直觉。反正不是自己出钱请客,带个人蹭吃而已。

    “什么时候开始?”要是等太久的话,徐浩就决定还是回家吃好了。

    “现在因该已经在检票入场了。”

    “好,我去。”

    于是徐浩把画板夹在左臂腋下,双手插兜,慢慢悠悠的跟走在胖子后面。

    “我的大哥哎,你能不能走快点。去晚了好吃的就没有了。”

    走在前面的胖子回头发现徐浩慢吞吞的吊在自己身后七八米的地方,着急道。

    “你们台城大学经常举办篝火晚会嘛?”

    “诶?为什么这么问。”

    “那你怎么知道去晚了就没好吃的了。”

    “这是我蹭吃这么多年的经验。”胖子丝毫不以蹭吃为耻,自豪的说道。

    自己凭本事蹭的饭,不丢人。

    “我跟你说哦,我们这一届的学生会长能力超级强,她想举办的活动就没有一个办不成的。一般大学校方能允许在操场上办篝火晚会?校方允许,那教育局也不肯呀。我们学生会长硬是从消防大队和教育局拿到了批准,牛逼吧。”胖子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不过你那一副得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又不是你举办的!

    等徐浩和胖子进入台城操场的时候,篝火晚会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要不是胖子后面推着徐浩走,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到呢。

    台城大学各系的大学生三两成伙的在篝火旁唱歌跳舞,整个操场都洋溢着那激情四射的青春,就像操场中心那正在熊熊燃烧的篝火,热情洋溢。

    当然,这里面绝对不包括在自助区开足马力战斗的两个不要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