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文艺咸鱼的日常生活 > 第二十章 天地大同
    徐浩干了碗白酒,喉咙里火辣辣的,这太廉价的酒口感当然不会好。不会现在这社会,能摆在店铺里的酒,再差也不会有能喝死人的。

    “演唱会地址在燕京体育馆,座位号内场9排7座。纸质票过几天到。到时候自己打听打听怎么走。你这么大年纪了,估计不会有人会拒绝你。”徐浩先把正事告诉老刘头,免得自己忘了。

    老刘头咧开嘴,笑的很开心,“买到就好,买到就好。这个位置能看见刘雪儿吧?”

    他又有点不放心,想在确认一下,年纪大的人,都这样。

    徐浩抛起一颗花生,然后用嘴巴接住,看了看老刘头,“刘雪儿是你女儿吧。”

    虽然是问句,不过徐浩的语气很肯定。

    沉默……

    老刘头岔开话题“门票多少钱?”

    老刘头不想回答,徐浩不会去刨根问底,他只是随口问问。

    “1888。”

    老刘头起身,来到他自己的小破床边。将床尾右床脚移开。下面有一块青砖。原来是松动的。但是在床的分量下,看不出什么蹊跷。

    老刘头挪开砖头,下面是个乐扣乐扣塑料盒。里面的东西被黑色塑料袋包着。不过想都不用想。除了是钱,还能是什么。

    他打开盖子,将袋子拿出来,解开,里面还抱着一层红色的袋子。可能是担心漏水进去,所以包的很严实。

    “这里是2000。多的算爷爷给你的零花钱。”老刘头把钱递到徐浩身前。

    徐浩没有接过,抠了下指甲。说“过了晚上12点在给我吧。明天我还能吃点好的。”

    老刘头骂道“就你这臭小子事多,不了解的还以为你脑子有病。你要是我亲孙子,看我不抽死你。”

    “撕拉。”只见一声响,徐浩捡过身边的一个易拉罐。单手将它捏成团。

    “我不介意大义灭亲。”

    老刘头重新将钱放回。默默回来坐好,喝酒,吃花生。

    徐浩“记得提前买好车票。知道去哪买嘛?没空的话我可以帮忙,我很闲的。”

    “你真是比我还没见识,现在不都是用手机买车票了嘛?我认识个扫大街的,他说可以让他儿子用手机帮我买。”老刘头一脸得意的炫耀。

    顿了顿,开口说教道“你看看你,天天弄的自己无所事事的。整一个行尸走肉,你还这么年轻,怎么能这么散漫呢。我觉得你呀。活的一点灵魂和主见都没有,每天就这么被外界推着走。有时候我觉得你比我还落伍。作为一个过来人,听我一句话。现在努力还来得及。”

    “那你是怎么混成这样的。”徐浩反问。

    老刘头拉高音调“想当年我,唉~不说也罢。”

    他想起了什么,又不愿想起什么。深叹一口气,自己闷了碗酒。不在说话。

    “来下把棋吧。就一把。”老刘头突然抬起头盯着徐浩说道。

    没考虑徐浩意见,把桌上的东西往边上一放。自顾自的把棋盘拿了出来。

    这把徐浩先执子,他将黑子下在了天元。

    老刘头笑骂道“你这混小子,走的是什么流派。和你下了这么久的棋,每次都是天元开局。世界的棋手,除了新手,你是独一号。”

    徐浩笑笑,“跟江流儿学的。”

    “江流儿是谁?我从没听过有这号人物呀。”老刘头抓了抓自己邋遢得头发,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一号人物。

    徐浩没有回答。他就是恶作剧,存心戏弄老刘头。根本就没有江流儿这个人。他的棋艺是跟系统学的。

    老刘头脸色突然一正“想不想学我的鬼定式?。”

    徐浩歪了歪脑袋“不想,用不到,麻烦。”

    老头有点落寞“也是,手下败将的棋有什么好学的。”

    看着有些意冷的老刘头,徐浩也不在故意打击他了,毕竟他身子吃不消。

    “天地大同,我把它叫天地大同。你的棋法我早就会了,你想找个传人,我以后可以代你传下去。”

    徐浩哪能看不出老刘头想将自己棋艺流派传承下去的心思。

    棋艺到了他们两个的境界,一法通万法,不用故意偷学,也都能推算出对手的棋路是什么。

    老刘头不甘“你能看懂我的棋法,但却明白不了它的魂呀。鬼定式在你手上下的再像,那也不是鬼定式,而是你的天地大同。”

    “来吧,我用你的天地大同式,你用我的鬼定式。看看你明白了多少。”

    徐浩无奈。指的把下了的子收回来。两人又不是比赛,随意重开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明白自己这是要被老刘头被动传法了呀。蓝瘦,真麻烦。

    棋子交错,等分出胜负时,老刘头已经气喘吁吁,心力憔悴。

    徐浩无奈“有必要这样子嘛?”

    “根不能断。”老刘头说完这句话,便爬上自己破床休息了,他实在太累了。

    盖上被子,翻了个身子,“钱就在桌子上,自己过半夜了,再把钱拿走,现在它还不是你的。”他不明白徐浩为什么这样做,但是他尊重他的想法。

    他没一会儿就睡熟了,打起了呼噜。徐浩自己独自一人吃着剩下的花生米和白酒。

    对夜独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