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文艺咸鱼的日常生活 > 第二十四章 欧阳老鸟
    现在,这酒是喝不下去了。

    徐浩抽出自己的手,示意杜拉拉找个位置坐好。

    周珍妮“徐浩,这气氛被别人破坏得差不多了。时间也有点晚,我先带邹怡回去了。”

    徐浩点点头。

    然后转头看向胖子,意思是你差不多也该告辞了。

    胖子一脸无辜,今晚不是带我来喝酒安慰我的嘛?怎么现在就赶我走了。

    不过胖子在十多瓶啤酒的酒精作用下,状态已经没那么低沉了。又吹了一瓶酒。起身离开。

    看着人都走光了,徐浩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在哈林酒吧喝酒的。”

    杜拉拉拿过徐浩的酒杯,用纸巾擦干净杯口。先独自喝了杯酒。

    “我跟这里的酒保说过,你来这里喝酒,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给他1000块钱。”

    原来是这样,徐浩明白了。

    “上次怎么不上我?”这次换杜拉拉问道。

    徐浩“埋汰。”

    杜拉拉莞尔“那今天晚上要不要试试。”说完,她还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诱惑他。

    “嫌弃。”

    杜拉拉皱眉,瞪着徐浩。

    徐浩“你就像一只发情期的母……呃……母泰迪,求着和别人交配。作贱了自己。”胖子上次说的因该是泰迪这种狗吧。

    “你!……”杜拉拉本想发火,不过最后还是选择沉默。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想了想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

    最后,她叹了口气。

    “谢谢你,徐浩。我会好好冷静一下。我先回去了,杨政你自己小心一点。他性格冲动,不像他弟弟杨思源那样性子软。”说完,杜拉拉拿着自己挎包离开。

    徐浩盯着杜拉拉的背影,这种人其实也很可恨。

    第一,她只顾自己感受,不顾她说的话对别人造成的影响。徐浩自己看的淡,所以不在乎别人误会他是鸭子,别人看他的奇怪目光。但换成别人,比如说胖子,那他基本上就在台城混不下去了。这种事情总会被一传十,十传百传出去。

    第二,杨政是她找徐浩背锅引过来的,现在她自己走了,这毒瘤却留着徐浩自己解决。

    这种人就是太过于自我了,只考虑了自己感受,从不顾及别人。

    想到这,徐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好像,似乎,大概,自己平时也有自顾自的毛病呀。

    人都走完了,徐浩也打算离开酒吧,叫住酒侍,把今天没喝完的酒重新寄存一下。徐浩拎着自己两个大袋子,朝着老刘头家走去。

    嗯én?今天老刘头家有客人。

    徐浩进入房间,发现老刘头正跟一个长条脸,八字胡,斑白头,严肃脸,一身西装的老头在下棋。

    为什么说这老头严肃脸呢?谁下棋一副别人欠我几个亿的脸。

    两人都发现了有人进来,不过都没有理会徐浩。依旧认真的盯着棋盘。相互交错下子。

    徐浩把东西放好,站在棋盘旁边,观棋不语。

    从目前局势上来看,严肃脸老头的大势更好一些。不过老刘头棋艺深得一个鬼字精髓。对手迟迟不能对老刘头形成一个有效的包围圈,屠杀不掉老刘头的大龙。

    不过以目前的局势下去。徐浩觉得老刘头输棋是迟早的事情。徐浩看的出陌生老头的棋法路子就是以势压人,现在局势被他占优,蚕食掉老刘头的子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老刘头目前虽然走法灵活,但他却迟迟找不到一个翻盘点。

    这个老头因该当过官,还是个大官。徐浩根据棋路猜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老刘头突然一丢棋子,耍起无赖。

    “咦,臭小子你来啦。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面瘫老头是中国围棋协会会长,中国围棋国家队主教练,欧阳凤。”

    欧阳凤甩脸子“刘昊,这把是我赢了。”

    没错,老刘头的本命叫刘昊。喝醉时会吹嘘自己自己得名字,刘日天,把天都能给捅了。

    老刘头贱声回道“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胜负心还这么强。这个年纪因该好好修身养性,你学学我,做的多好。”

    “嘣。”欧阳凤却是个暴躁老头,手心握拳,敲了下桌子。

    老刘头丝毫不在意,“嘿嘿嘿,老鸟,刚才是我让着你呢。这个臭小子是我的徒弟,有本事你下赢他。我就承认你比我厉害。”

    欧阳老头“幼稚。”

    “怎么?你怕了?”老刘头激将道。

    这时候徐浩插话进来,“别听这个臭老头胡说八道,我可不是他徒弟。”

    这老刘头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他的徒弟了。

    “小子zi,过来陪老夫下棋。”欧阳凤直接用命令的语气对徐浩说道。

    这语气,徐浩都觉得非常之欠揍。

    “有本事你求我呀。”徐浩挖了挖自己鼻孔,弹了弹手指头。

    欧阳凤面露愠色“小子,无礼的很。不愧是师徒,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快过来陪老夫下棋。”欧阳凤沉下声又说了一次。

    这次老刘头听不下去了“嘿~,欧阳老鸟,你真当这里是自己的省厅办公室啦。我跟你说,在这个房间里,我才是主人,我说了才算。”

    刘老头双手叉腰,宣誓主权,不过这身板太小了,真的没什么气势。

    场面一度非常之尴尬,欧阳凤胸中有口闷气,不想继续开口。老刘头装逼失败,下不来台。徐浩则是吃瓜群众,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想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