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文艺咸鱼的日常生活 > 第三十七章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
    等叶修走后。徐浩也离开茶馆。

    他旧宅就在附近不远处,按徐浩的脚程,半个多小时就能到了。

    林微因纪念馆

    徐浩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家老宅也被改了这么多。

    好多年前,为了响应文化宣传的政策,叶修他们联系过徐浩一次,说是改建一下自己和夫人得老宅,弄个纪念馆什么的。

    这样子也挺好的,按照胖子的说法,夫人在其他人心里也还活着吧。

    拿出刚才叶修安排人在茶馆门口递交给他的钥匙。徐浩打开门锁,推门而入。

    进门入眼便看见前院中间的夫人雕像。

    有点像,也有点不像。

    这雕塑师的本事还需要在多练练呀。徐浩一眼看过,去发现了好几处不够完美的地方。

    院子周边贴着一些文章简介和照片。上面写着微因的生平以及贡献。篇幅里自己的存在感很低。就八个字

    其夫徐浩,英年早逝。

    墙上的照片也是经过现在技术ps过的。看起来比以前刚拍的时候清晰度高多了。

    也一样,部都是她的特写。没有徐浩一个镜头。

    进入卧室,床柜上摆着一张家照。有她的父母,兄弟等。这一张照片徐浩倒是在里面。不过脸却是最模糊的那个人。也是够了。

    房间很整洁,一尘不染。因该平时都有请人过来打扫原因。院子里的花草修整的也特别干净利落,徐浩能从痕迹里看出,平时也就两个人经常来,估计一个是保洁,一个是园艺吧。这是抗战时期学到的最基本的侦察与反侦察技巧。

    看来这个纪念馆也是属于那种常年闭门,不让人进的死馆。叶修他们做的到还是不错。

    房间格局一点都没变,柜子里放着的东西也是以前的老几件。只不过都换新了。徐浩在老地方取出毛笔和墨水。

    他又回到院子里,在南角,一颗5米多高的枇杷树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树盖很是茂盛,地上好大一片乘凉地。

    不知不觉,四十多年前种下的树苗也已经变成了一颗老树。

    拿起毛笔,在墙角提了一行小字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手上用了点国术的发力技巧。写的字,入石三分。

    搬出一张躺椅到树下。徐浩躺在上面,春风徐来,望着院子另一角盛开的白丁香,徐浩陷入回忆。

    ………………………………………

    当初徐浩刚过来没多久,遇见了20多岁的林微因,多么富有诗书气质的一个才女呀。她就像是徐浩的四月天。

    徐浩开始对林微因开始疯狂的追求。

    那年四月,华大女生宿舍楼下,徐浩连夜找人搬来了整个燕京的白色丁香花,摆在林微因的宿舍楼下。

    第二天一早,华大女生宿舍楼的体女生都惊呆了。林微因的那些早起的朋友赶忙叫醒了林微因。因为站在花海的徐浩她们都认识,最近他追求林微因,整个华大的师生都知道。不仅如此,隔壁清北的人也经常会跑过来瞅这位奇人。

    林微因打开宿舍窗户,看见宿舍楼下的丁香花海,当即用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尖叫出来。她实在是太惊讶了。

    这………surprise

    她走下楼,来到花海里。徐浩今天正装打扮,将手里的丁香花束送到林微因手里。

    林微因“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白色丁香花。”

    徐浩微笑道“因为你住在我心里。”

    噗呲,林微因忍不住一笑。

    这理由,真烂。

    “你甚至不认识我。”

    “我有一辈子可以认识你。”

    在那个年代,徐浩直接把二十一世纪的浪漫手段用了出来,这还有谁受的了。

    林微因是矜持,可是在痴汉的猛攻下,最后终于沦陷了。

    ……………………………………………………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

    多么忧郁的花,

    多愁善感的人啊。

    当花儿枯萎的时候,

    当画面定格的时候。

    多么娇嫩的花,

    却躲不过风吹雨打。

    飘啊摇啊的一生,

    多少美丽编织的梦啊。

    就这样匆匆你走了,

    留给我一生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那满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尘世间多少繁芜,

    从此不必再牵挂。

    日子里栽满丁香花,

    开满制胜美丽的鲜花,

    我在这里陪着她,

    一生一世保护她。”

    想着想着,徐浩哼起了歌,头往后仰,眼睫毛似乎有些湿润。

    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

    只是少了你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