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文艺咸鱼的日常生活 > 第六十五章 一根弦吉他弹奏
    餐劵只能领到食堂已经提前帮你打好的菜盘,三菜一汤,两荤一素,量很足。

    荤菜是红烧肉,葱油鲳鱼,素菜则是下饭神器番茄炒鸡蛋。汤就是最简单的紫菜汤。

    不过徐浩能尝的出这食堂的紫菜汤却是有点讲究的,紫菜放碗里,加入猪油,虾皮,榨菜,盐,然后直接倒入开水,最后加入葱花。这是沿海地带最正宗和传统的紫菜汤做法。这味道,赞出天际。

    在内陆,一般人家做紫菜汤都是直接放在锅里煮,并不是说不好喝,但是汤底会显的浑浊,味道就没有这么清澈了。而且,用猪油泡的紫菜汤,会特别的香。

    今天没什么事,徐浩花了半个多小时慢慢的吃完这顿午餐。从窗户看见外面雨停下来后,去倒了餐盘,往外面走去。

    走到外面,才发现,雨看似停了,却还在一滴两滴跟尿不尽似得下着。徐浩双眼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些什么。

    这就像是那些辛苦工作大半辈子,好不容易退休下来了,每天只要你吃吃玩玩,生计什么的也不用你担心的退休老人一样。当基本的物质给你满足之后,你每天什么都不用做,一开始会很爽,但久而久之之后,你会觉得自己毫无存在的意义。

    退休老人还能找点新爱好消遣时间,但是徐浩,基本上已经站在了所有行业的巅峰。

    看看今日的任务。

    spy

    骗一根小朋友的棒棒糖

    开发一个病毒

    消费10000元

    徐浩摇摇头,今天的任务都好没意思。自己目前的it技术去开发病毒,估计刚发出去,就被杀毒软件查杀了吧,这样子就不好玩了。

    还是继续当行尸走肉,想一想以后的早餐怎么办吧。要是一直用成就点跟系统兑换食物,那多没意思。

    自己做是不可能自己做的。没钱买菜,也没钱付燃气费。水电费都还是“有关部门”“相关人士”给代缴的。

    “嗯,什么东西好香?是梧桐花。”徐浩寻着花香走去。

    这是一颗约莫5米高的梧桐树,却被栽种在了一个社区的垃圾站旁边,一场雷雨过后,不少花朵被打到了地面,配着旁边的垃圾站,有种残花凄凉感。

    “诶,那里有一把被人扔掉的破吉他。”徐浩看见垃圾站里面的一个垃圾桶旁边靠着一把吉他。

    他走过去,发现上面就剩下一根弦了。吉他的面板上也有很多划痕。不过腔体完整,并没有遭到不可挽回性的破坏。

    徐浩脱下自己的白t恤,把它擦干净。决定把这把吉他带回家修一修。再把脏衣服卷成一根布条,扎在额头。小雨花打在他健壮的身躯上,冰冰凉凉的。

    真男人还穿什么衣服,露出八块腹肌,秀就完事了。

    一个型男,扛着一把破吉他,走在大街上特别的吸睛。徐浩那双毫无生气的咸鱼眼,在某些人眼里,变成了充满艺术家气质的忧郁眼神。

    拉风的走到青悦城,走到上次和邹怡发生摩擦的地方,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抱着破吉他开始随缘模式。

    不少人进出青悦城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观察徐浩,讨论这人,为何是这个样子。徐浩这身行头,浑身散发着故事,等着人来读。

    也有人认出了徐浩,好像是抖音上的红人,停下驻足,对着徐浩指指点点。终于,一个比较外向大胆的的女生拉着自己男朋友的手走了过来。

    她染着一头金发,画着浓妆,穿着宽松下摆的拜金女头像t恤,露着一双黑丝大长腿,让人怀疑她的衣服下面到底有没有穿着裤子,浮想联翩。

    “大兄碟,你是不是抖音上那个网红呀。”她问道。

    徐浩摇摇头。

    “可是你长的跟他好像哎,你是不是在骗我。”

    徐浩就这样处着,不回答她的问题。

    “莉莉,他都说他不是了,我们走吧。”她男朋友带着金丝边大圆框眼镜,白衬衫,脸上也擦着东西,一看就很流的那种男生。

    “哎呀啊,再等一会不行嘛。”

    “那你抱着这个破吉他在这里干什么。”她凶完男朋友后,又对徐浩问。

    “卖唱。要点一首嘛。”

    “好呀好呀,好像很好玩的样子,你这把吉他还能弹嘛?多少钱一首。”

    “你看着给就好。”

    “那你唱吧,唱得好这些就是你的了。”叫莉莉的女人从自己的钱包里抽出一小打现金,看厚度毛两千的样子。

    现在的人出手都这么阔错的嘛,徐浩心里想。

    稍微停顿,找了下感觉,小姐姐也非常配合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录像。

    徐浩开始用手指敲打吉他,中指配合着节奏拨弦,唱起了别人听不懂意思的民谣

    “

    hey,  poncho,  where  are  you  gog

    嘿斗篷哥你去哪里哦?

    i'  gog  to  san  franbsp; an

    我要去旧金山老哥

    to  see  y  friend  el  poncho

    去找我弟兄斗篷哥

    he  says,  hey  one  strg

    他说,嘿!一根弦

    there's  sothg  you  got  to  know,  you

    我有事情给你讲,晓得不?

    i  said,  yeah?

    我说啥子事?

    when  we  are  babsp; on  our  saddles  and  ourhorses

    骑上老马爬山坡

    we  sg  this  old  untry  song  like  this

    唱起这个老山歌”

    徐浩加快节奏和音调

    “bsp;   the  rn

    小鸡咯咯咯

    say  the  rn  't  grow,  aa

    苞谷不长啰,妈哟

    when  bsp;   the  rn

    小鸡咯咯咯

    say  the  rn  't  grow

    苞谷不长啰

    when  bsp;   the  rn

    小鸡咯咯咯

    say  the  rn  't  grow

    苞谷不长啰

    when  bsp;   the  rn

    鸡咯咯咯

    say  the  rn  't  grow

    苞谷不长啰

    on  y  way  to  san  francis

    去旧金山的半路

    ………………………

    ………………………”

    (网易云音乐视频里搜索“一弦之王”)

    “哦卖嘎!”莉莉举着手机嘴巴里发出尖叫,这也太牛逼了吧。

    周边的人也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渐渐的都围了上来。

    秀,为何如此之秀,围观的的人纷纷拿出手机拍摄。

    一曲唱完,不少人都自发的鼓起了掌声,不过还有不少人依旧拿着手机在拍摄,掌声显得稀疏零落。

    “这些钱给你了。能告诉我你刚才唱的是什么歌嘛?”

    莉莉把手里的钱都递给了徐浩。

    徐浩接过现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忘了。”

    莉莉一双大眼睛瞪着他,满脸写着你在逗我。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旁边的围观群众意犹未尽,想让徐浩继续表演一个。

    徐浩随便扯了一个理由“下班时间到了。”

    众人…………

    重新扛起吉他,徐浩走出人群。

    今天时间还早,他特地去了一趟红十字,捐出了1700块钱。剩下的100块留着自己吃晚餐。红十字基金会最近几年的风声不好,不过徐浩他不在乎,自己做到个心安理得就好。

    良田千倾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徐浩活得越久,越觉得一个人需要的东西很少,只不过大家都被社会社会价值观给带偏了。

    要买房,要买车,要娶老婆,要传宗接代。被社会推着走,可是都没有停下来好好想过,自己做这些事情的意义在哪里。

    做完这些事情,是自己开心了呢,还是别人开心了呢。

    就按传宗接代来说,你儿子有你二分之一的dna,你孙子有你四分之一的dna,你孙子的儿子有你十六分之一的dna,你孙子的孙子只有你三十二分之一的dna,时间线拉长,其实传宗接代的使命毫无意义。

    —————无聊的下午分割线——————

    晚上,徐浩随便找了家路边的摊子吃过晚餐,走在一条偏僻的小路上,打算绕一下远路。光着膀子,确实到哪里都惹眼。徐浩现在选择人少的路,算是被人行注目礼一天后,找个安静的地方沉淀一下。

    这条路之所以走的人少,是因为路灯很昏暗,只比没有装路灯好上一点。

    徐浩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站在路中间,背着手,貌似是在等人。

    “阁下可是徐浩。”那人也发现了徐浩,率先开口问话,虽是问句,用的确实陈述语气。听声音,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不过中气十足,是个练家子。

    “不是,你认错人了。”徐浩继续往前走。

    “阁下可还记得昨晚对阁下出手的那个年轻人。”

    “不记得。”昨晚年轻人那么多,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好吧,徐浩可能还真知道,昨晚对他出手的练家子就只有那个卫衣男。

    走近后,一个穿着黑色练功服,两鬓斑白的,留着山羊胡的老头站在那里。他伸出一只手拦住徐浩的去路。“阁下倒是贵人多忘事,老夫可以提醒一下,昨晚被阁下打骨折的,正是我萧家的十一郎。”

    原来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徐浩看着老头“是你家的兔崽子先来找事的,真的,我不想欺负小朋友。”

    “哼,不知所谓,你打了也就打了,为何还打折了我家十一郎的十个手指骨。这对一个练家子来说,跟废掉他有什么区别,就算养好了,也不会有原来那么好使了。今天,我也不过分,废掉你的十根手指骨,这件事情就算了结了。”

    徐浩认真脸“我是说,我不想欺负的的小朋友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