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 > 第2061章:心意
    ()    顺化渡的县城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各大货场和货栈里堆满了羊毛,大街上不断的有运送着羊毛的车队行驶而过。

    龙门镖局特别调动了一半的人力来负责羊毛的护送,从杨家商行收购了羊毛当天开始,便有商队开始往中原调运了。

    两天时间内,便把收购来的一百万斤羊毛运走了一半,剩下的储存在城内,可以慢慢运走。

    第三天,孙掌柜的带着管事们来看望那些护送羊毛来大宋的牧民们,送来了更多的好吃的,当然也少不了美酒。

    牧民们对于大宋的美酒最是喜欢了,他们平常喝的马奶酒,可没有大宋白酒的那种醇香。

    孙掌柜的几乎挨个营帐看望牧民们,也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希望这段时间能好好招待一下大家。

    其次便是如果大家有什么需要购买的物资,只要是杨家商行经营的,都可以以成本价卖给他们,如果没有的,也可以帮忙联系采购等等。

    牧民们非常高兴,对宋人的热情和好客已经习以为常了,宋人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愚昧和贫穷的下等人来看待,这让他们非常开心。

    一番庆祝之后,便有人要进城采购,孙掌柜的安排了一些管事和伙计帮忙带路,也省了大家不少的麻烦。

    颜答是他们部族里卖羊毛卖的最多的,他手上现在就有超过一贯的钱。

    听说可以进城采购了,他便想着第一批进城去买东西,然后见识见识大宋的城市,早买完了东西也好早点回家,证明给他老爹看,他这个儿子是靠谱的。

    不过齐拉木算计这手上仅有的三百多文钱,便有点犯了难。

    一口铁锅是必须有的,部族里准备买四五口大的铁锅,遇上节日的时候,也不会因为只有两口锅而煮不了足够的牛羊肉。

    但齐拉木还是觉得他们家应该有一口铁锅,不用太大,就图做饭方便,不用和别的家庭公用部族的铁锅。

    他打听过了,在大宋一口铁锅差不多要一百文钱,虽然听起来有点贵,但质量还是很有保证的,比他们部族从契丹人手里买的铁锅要厚实不少。

    剩下的钱他打算买一斗米一斗面,又不是天天吃,省着点留着过节的时候吃,可以用一年了。

    买完了这两样,也就剩下一百多文了,再买些平时生活中用的基本用具,再买些盐,也就剩不下多少了。

    想给老婆和女儿买点花布的想法,看来今年还没法实现。

    虽然齐拉木觉得有点可惜,不过能买很多有用的东西,他还是很知足的,大不了等明年再卖了羊毛,再买花布不迟。

    鲁鲁是很想给妹妹弄快花布做件新衣服的,离开家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地对妹妹许诺,哥哥这次出门,一定给你带一块花布回来。

    现在买不了花布了,他内心里很不痛快,即便知道父亲定下的采购清单是合理的,但还是不断的缠着父亲,希望能挤出一点钱来,给妹妹买块花布回去。

    齐拉木知道鲁鲁是心疼妹妹才显得这么不懂事,他又何常不想给老婆孩子做件新衣服穿?

    只是手上的钱不太够,他只能紧着必要的东西买而已。

    既然齐拉木决定明天才进城去采购,其他同伴也便也准备明天再进城,大家想着一起买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些优惠。

    下午的时候,杨忠过来了,悄悄地把一个包袱塞给了齐拉木。

    齐拉木当然知道杨忠这是什么意思,一开始还想拒绝的,虽然大家是兄弟,可在钱的问题上,他还是很认真的。

    杨忠也不用说什么客套话,拉着齐拉木在角落里,当着他面打开那个包袱,里边有两袋盐,一袋茶叶,还有些齐拉木叫不上名头的调味料,还有一罐酱料。

    另外还有一个小包裹夹杂在里边,这是一丈花布,鲁鲁一路上没少跟杨忠聊天,也说了他这次来运送羊毛,早就答应了给妹妹裁一块花布做衣服的想法。

    杨忠当时嘴上不说什么,却都记在了心里,回到顺化渡之后他虽然很忙碌,但也抽出时间去买了这些东西,今天就是特地给齐拉木送过来的。

    齐拉木心里很感动,却一直在推辞,杨忠板起脸来道,“齐拉木,既然咱们已经结为安答了,那你就不要跟我客气。

    这里的东西,也值不了几个钱,你来一趟大宋不容易,我这个当兄弟的表示表示一尽地主之谊,也是应该的。”

    齐拉木知道这是份好意,可他稍微一算也能算得出来杨忠给他的这个包袱里装着的东西,比他卖羊毛赚的那三百文还要多,所以就是不肯收下。

    杨忠有点急了,把包袱按在齐拉木怀里,双手抽了回来,“买了就是给你的,咱们本就应该不分彼此,你跟我客气,也就是瞧不起我杨忠了。

    说句你不爱听的,这点东西对我来说真不算是什么事,可对你来说,能改善不少,你就留着吧。

    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平时到处跑,这些东西我留着也没用,你不要可就浪费了。”

    齐拉木叹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杨忠知道他是没法拒绝了,这才微笑道,“齐拉木安答,咱俩之间,你不用想太多事,也没有什么恩情啊之类的,就是兄弟之间相互帮助。

    以后我有事的时候,我说一声,你不也是会拼命的帮我吗?

    再说这些东西也不是买给你一个人的,草原上嫂子和侄女,我还没有机会见上一面,这点东西就当是我这个做兄弟的送给嫂子和侄女的礼物了。”

    齐拉木也不好寒了杨忠的心,便点点头接受了这份礼物。

    杨忠又道,“还有件事,我明天就要出门,还有事情要做,等你你们回家的时候,我可能不能给你们送行了。”

    齐拉木面色一凛,觉得非常可惜,他也不好问杨忠有什么差事,便说,“那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营地里吃上一顿,就当是你为我们送行了。”

    杨忠点头,不知从哪儿变出两袋酒来,“好,我早就准备了我们大宋最好的随园春美酒,就按你说的办,今晚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