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的爱好是抓鬼 > 第十九章 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那要不,我找个木箱把你放进去,你在这等下一个能帮你的人来?”

    秦风看着眼前的人头。

    对于不信任自己的人,秦风表示完可以自生自灭。

    人头兄想也不想立刻回绝,随后不确信的问道:“大哥,这里就你和我了,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你千万不要玩我啊。”

    人头并非不相信秦风,主要是被秦风搞的脑壳疼。

    眼前这家伙,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对方的脑回路完和自己不在一个频道。

    按道理来讲,正义人士一听到有邪异出现,不都会自告奋勇的站出来嚷嚷浇灭对方么。

    可是这家伙呢,说了半天邪异一点反应都没有。

    反倒是一提钱立马就来了精神,完就是见钱眼开啊。

    要不是秦风身上没有一点邪气,人头兄还真的有些怀疑秦风是不是邪异幻化而来的。

    “我来郝家是为了从邪异手中救我老婆,你是特殊部门派来消灭邪异的,所以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既然有着共同的敌人,当然要齐心协力一起消灭对方了,所以说你对我的怀疑完是多余的。”

    “哪怕你当时不提钱的事情,只要告诉我这里有邪异冤魂,我定然义不容辞的站出来消灭邪异,你说你,还非要和我谈钱,谈钱就谈钱吧,竟然还要把二十万的奖励部给我,要不是你坚持,我都不好意思拿。”

    秦风为了以表清白,还在耐心解释。

    人头兄:“……”

    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见过脸皮厚的,但是从么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

    也不知道刚才谁一副不给钱就要走人的样子。

    “好了,我们赶紧去消灭邪异,别在这浪费时间了,救人要紧。”秦风一手抓起人头,便向外面走去。

    被忽视了半天的人头兄双脚见状,一蹦一蹦赶忙跟在了秦风的身后。

    ……

    “老缺,你说邪异把我老婆和郝家的其他人都关到这里?”

    秦风一手提着人头,指了指郝家庭院东北方向的一处空地,空地的后面是一栋大宅子。

    刚才人头已经介绍了自己,名叫缺辛燕,特殊部门的人都习惯叫他老缺。

    老缺顺着秦风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虽然现在暂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秦风发现老缺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忌惮。

    咕噜。

    吞咽下一口口水,老缺说道:“这片空地有问题,我当初差点就死在这,还好我将身体快速分离了出来,才有机会逃脱……尽管如此,除了双脚,剩下的部被邪异抓走了。”

    话音落下,老缺的一只脚跑了出来,将一颗石头踢向了东北方向的空地。

    石头滚落进去,秦风看到空地产生了一阵类似与石头落入湖面般的涟漪。

    紧接着,一阵阵阴风刮过,天色突然逐渐变暗,一片片浓郁的黑色雾气充满了前方的空地,隐约间秦风看到了空地出现了两名面无表情的男子。

    他们一左一右,站在宅子的大门口,看起来在守卫身后的宅子。

    秦风察觉到这两个人貌似有些不对劲,细微观察之后,这才意外的发现,对方的脸色惨白,两腮涂着浓浓的腮红。

    浓妆艳抹不说,嘴角还挂着十分诡异的微笑……

    这种装束,正是一般农村死人下葬时的陪葬品——纸扎人!

    虽然是纸扎人,可是四肢关节却能自由弯曲伸展。

    完和正常人没有区别。

    两名纸扎人同时看到了闯进空地的石头,当他们歪着脑袋看了半天,确定石头没有威胁之后,继续站在了哪里一动不动。

    对于站在不远处的秦风,纸扎人完没有关注,仿佛根本没有发现一般。

    从这一点秦风发现,这纸扎人应该只能在特定的区域活动,一旦走出这个区域,纸扎人将会没有任何威胁。

    老缺也知道纸扎人只能在东北方向宅子的门前活动,因此也并不害怕,看着不远处纸扎人,老缺说道:“根据我的观察,这两个纸扎人不属于邪异,他们应该是被某种阵法加持形成的,想要消灭着纸扎人绝对不能硬上,必须破除阵法才可以。”

    秦风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该如何破解阵法?”

    被秦风问得一愣,老缺回答:“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当初可是以身涉险,和这两个纸扎人搏斗了一番之后,才发现对方根本打不死,至于如何破解阵法还没来得及研究,就被对方给分尸了。”

    “也就是说,你刚才讲了那么一大堆,其实对于这奇怪的阵法根本束手无策?”秦风淡淡的说道。

    一听这话,老缺不乐意了。

    这秦风明显是瞧不起他啊。

    老缺语气有些不爽:“兄弟,虽说你刚才在大厅打散了一个厉鬼还把我救了出来,但并非我小瞧你,眼前的这几个纸扎人,你还真的没有办法,实不相瞒,当初我闯阵的时候,也把这两个纸扎人打散了,可是后面的结果你根本想不到,这两个纸扎人竟然可以重生,刚一打散立刻就会出现新的两个纸扎人,我是被对方的车轮战拖垮了,只要阵法不坏,就算你有通天的本领,也会被纸扎人纠缠到力竭。”

    “因为有着阵法的阴气输出,他们可以源源不断的再生!我能够侥幸逃脱对亏了我能够身体分离,要是放在其他人估计早已经凶多吉少。”

    说完之后,老缺还冲着秦风眨了眨眼睛,那感觉仿佛是在说:我能死里逃生已经很厉害啦。

    秦风依旧没有太大反应,而是看着对方:“真有你说的这么复杂?”

    “当然!你以为特殊部门的二十万奖励很好拿?”

    秦风也不多说话,提着老缺的人头,三两步走进了纸扎人的阵法之中。

    老缺一看秦风这架势,正打算劝说对方别冲动……就算你要冲动,也不要带着我一起啊。

    可是话还没说出口,老缺直接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秦风已经走到了纸扎人的面前……然后,一只手掌从纸扎人的胸膛穿透而过,直接刺穿了纸扎人的身躯,将纸扎人举在半空。

    下一秒,纸扎人猛然升起一团烈火,烈火燃尽,化作黑烟随风消散。

    提着老缺的人头,秦风再次来到了另外一个纸扎人的面前,重复之前的动作,纸扎人也快速化成黑烟。

    整个过程,大约不到五秒钟。

    至于老缺所说的纸扎人重生,在秦风面前,压根就没有出现。

    做完这些,秦风将老缺的人头提起,平时对方,语气淡然的说道:“要杀纸扎人真的有你说的那么麻烦?你看看,这不就解决了……”

    “有时候不要吧事情想得太复杂,简简单单就行。”

    秦风叹了口气,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

    被秦风提起了老缺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纸扎人消失的地方,久久没有说话。

    看起来,老缺还需要时间来消化刚才的一幕幕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