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的爱好是抓鬼 > 第三十九章 整齐划一
    听着凶灵说出的话语,秦风手中的鬼头刀停顿了,表情也是微微一愣。

    不能死?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自己一刀砍翻眼前的凶灵世界就会毁灭?

    秦风看着凶灵,想了想问道:“你的话什么意思?”

    凶灵眼看秦风停下了砍自己动作,开口说道:“我背后有人,我一死我背后的大佬就会出现,到时候恐怕整个幽城都不会太平。”

    “桀桀桀桀……”

    说完话,凶灵发出诡异的笑容,脸上的神色也开始变的挑衅:“你要是想整个幽城都不得安宁,你尽管砍死我试试。”

    面对凶灵的挑衅,秦风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而是神色淡然的问道:“就这些?”

    “呃……就这些。”

    被秦风的问的有些傻眼,凶灵觉得自己说的很明确,所以他搞不明白秦风还想要问什么。

    “那好,我继续砍了。”

    话音落下,秦风手中的鬼头刀再次高高举起散发着上森冷的刀芒。

    原本还带着阴笑的凶灵脸色瞬间僵硬。

    自己都说了背后有人了,这家伙竟然还敢杀他,这小子真是个二愣子不成?

    不过虚影在也没时间考虑这些,因为秦风的鬼头刀已经斩下。

    一刀斩过,不但划过虚影,也顺带斩向了虚影身后的香炉。

    虚影的身形逐渐涣散,不远处香炉在被秦风的刀罡看中之后并没有碎裂,只是里面的三根线香,应声折断并且跌落在了地面上。

    发出一阵‘呲呲呲’的声音之后,线香冒出一阵青烟,随后彻底熄灭。

    随着三根线香跌落,秦风清楚的听到空荡荡的香炉上方传来如同玻璃碎掉一般的‘咔嚓’声。

    可是再仔细观察香炉,香炉依旧没有任何破裂的现象出现。

    杀死鬼物奖励的暖流已经开始温润秦风的身体,也就是说凶灵此刻已经被自己彻底斩杀。

    可是香炉依旧完好无损?

    难道说凶灵的寄托其实并非是香炉,而是香炉上的三根线香?

    但问题是,就算香炉并非鬼物的寄托,可是为什么这香炉能够抗住自己一刀不碎呢?

    就在秦风猜测的时候,一个笼罩在香炉上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透明结界突然爆炸。

    就如同一团团的雾气一般,从香炉的表面脱落,随后快速融化于空气之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伴随着结界的炸裂,香炉焕发出了崭新的光泽,仿佛刚刚制作出炉的古物一般。

    秦风明白了,怪不得刚才香炉能够硬抗自己一刀,原来是有结界的保护。

    走到香炉旁,上下打量了一番崭新的香炉,香炉看起来的确有些不同寻常。

    这里不是研究香炉的地方,回去再说,秦风随手将香炉收了起来。

    ……

    在秦风斩杀凶灵不久之后,幽城谋栋房间内。

    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仿佛突然感受到了什么,情不自禁的发出一了‘咦’的一声。

    下一秒,男子终于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开始变得无比狰狞。

    因为他看到自己所住的窗口飘来了一道淡绿色的小球。

    小球在窗口旋转了两三圈之后,缓缓熄灭。

    “又是他!杀死我两个厉鬼不说,竟然连我的凶灵也不放过!”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竟然敢这也挑衅我!”

    ……

    与此同时,在某处不为人知的阴暗地带。

    一名面孔如同高中生,脸蛋精致而又冷艳的少女,突然间睁开了双眼。

    原本还正在房间内睡觉的少女在香炉结界被打碎的一瞬间猛然惊醒,只见其坐在床上,柳眉微微眯起,似乎在思考着某件事情。

    片刻后,少女眼睛微闭,似乎进入了冥想状态。

    伴随着少女的冥想,她的周围浮现出一团团黑色雾气逐渐将少女身包围。

    如果秦风在场的话,定然会发现,少女散发出的雾气和秦风在郝家斩杀的鬼物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五分钟后,身旁的黑色雾气逐渐散去,少女的双眼缓缓睁开。

    “没想到阴炉上面的结界竟然被人打碎了,这样也好,我总算能够找到阴炉的位置。”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把阴炉还给我,我欠你一个人情,否则的话……”

    “是死是活,部在于你自己的选择!”

    ……

    对于香炉上结界打破后会发生的事情,秦风压根就没有兴趣。

    他只知道伴随着凶灵被自己斩杀,烧烤店内消失的大门口逐渐显露了出来。

    烧烤店的凶灵被自己斩杀,秦风也打算转身离开。

    而就在烧烤店门口,当秦风进入的一瞬间,不管是殷德元还是那些鬼物,都发现烧烤店的大门仿佛被加上了法术一般,竟然看不透里面的情况。

    自然而然,秦风在里面和凶灵战斗的情况也就不得而知。

    时间过去了都快半个小时,眼看秦风竟然还没有出来,被秦风暴揍过脑袋可以旋转的鬼物趁着殷德元不注意,缓缓的挪动脚步,一副打算逃离这里的架势。

    突然,殷德元察觉到了想要逃跑的鬼物:“你要干什么?”

    脑袋可以肆意旋转的鬼物立马转身。

    啪!

    还不等他说话,殷德元一巴掌抽了过来,直接将其脑袋打的又转了好几圈。

    随后殷德元一把抓着鬼物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想跑?”

    鬼物脑袋刚刚转弯圈,立马开口说道:“你搞错了,我没有想跑。”

    “你真以为我是傻子?还是秦风兄弟说得对,对你们这些鬼物就不能省心,必须下死手。”

    说完话,殷德元抬起手,手中的法力开始凝聚。

    “大哥,你别啊,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你给我个机会啊不要再打了。”鬼物一看情况不对,赶忙求饶。

    啪啪啪!

    回应他的,是殷德元连续的巴掌。

    这几巴掌可都是殷德元聚集了法力,所以每被打一下,鬼物的脸上都会冒出丝丝白气,这是法力对鬼物造成伤害的标致。

    被如此暴揍,鬼物也怒了,他奋力从殷德元手上挣脱,然后恶狠狠的叫嚣道:“各位兄弟,这个殷德元完就是个骗子,当初他把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说好了只要我们不在外面为非作歹,保证给吃香的喝辣的,可是现在呢,竟然没事把我们当奴隶使唤,简直太过分了。”

    “就是,这殷德元是个骗子,我要出去害人。”

    “对,算我一个,出去吓唬人多爽。”

    ……

    没有了秦风坐镇,烧烤店门口的鬼物纷纷开口相应,可以旋转脑袋鬼物眼看时机成熟,站了出来高声说道:“艹他大爷,老子不玩了,殷德元不但忽悠我们,还欺负我们,老子今天第一个……”

    “秦风兄弟,烧烤店的鬼物你搞定了?”看着烧烤店里缓缓走出的身影殷德元顿时大喜。

    “去你大爷,还想骗老子,老子告诉你……”鬼物表示不相信。

    “告诉我什么?”

    看着义愤填膺的鬼物,秦风拿着鬼头刀,轻描淡写的问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正在叫嚣的鬼物突然沉默了,然后他的脑袋缓缓旋转,秦风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随后,鬼物将身子转了过来,走到了秦风面前,一脸不惧之色。

    “既然到了这一步,我就把话给你挑明了,老子要告诉你……”面对秦风鬼物不卑不亢:“以后你就是我爷,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

    说完话,鬼物又将脑袋旋转,最终视线停止在刚才和他一起叫嚷这要造反的鬼物,高手喊道:“秦爷牛掰,秦爷霸气……”

    “秦爷牛掰,秦爷霸气。”

    剩余的鬼物也立马纷纷响应附和。

    如同训练过一般,声音整齐划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