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的爱好是抓鬼 > 第四十一章 烧烤店来客人了
    起初,听着秦风说了一大堆有利于社会主义和谐的话语之后,殷德元面色一阵古怪。

    可是,当他听到秦风最后一句‘燃烧自我、照亮别人’的话语后,殷德元不自觉的低下了脸颊。

    你看看,如此年轻就有着如此高尚的思想觉悟,可是自己呢……

    殷德元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以表达对眼前这位思想觉悟高尚青年的感谢。

    “以后这家烧烤店就是你的了,这些鬼物也有劳你多费心了。”

    看着秦风,殷德元深情说道。

    反正这家烧烤店是特殊部门的经费,不算他自己出钱。

    秦风并没有明确答应或者拒绝,而是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随后转身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秦风离开没多久之后,老缺和豪刚等人也赶到了这里,他们都是殷德元手底下的人。

    当他们走到烤串店门口时,映入眼帘的是殷德元站在那里眼睛饱含深情的注视这一个方向。

    “老大,你怎么了?”老缺等人纳闷的问道。

    “在送别一个朋友。”殷德元视线不转,语气深沉。

    “送别一个朋友?”

    老缺和豪刚顺着殷德元的视线方向望去,除了黑漆漆的街道什么都没有看到,随后才疑惑的问道:“老大,可是貌似你看的方向并没有人啊。”

    “别说话!”

    似乎被老缺等人连续打断,殷德元语气略显不满:“我在送别他的思想。”

    “思想?”

    听着殷德元的话语看着对方认真的表情,老缺等人一个个面露古怪之色。

    一个怪异的想法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老大会不会是抓鬼抓多了导致脑子出问题了?

    “对了,我将这家烧烤店送给了那位朋友。”许久之后,殷德元说道。

    “你说你吧烧烤店送人了?”

    这下老缺等人顿时坐不住了:“老大,你知不知道我们幽城特殊部门的经费有多紧缺,为了租下这家烧烤店,几乎花光了我们所有的经费啊。”

    “对啊,老大,我们还指望这家烧烤店赚钱呢,不然以后连吃饭都成问题了。”豪刚也忍不住跟着说道。

    “我都知道。”点了点头,殷德元毫不在意:“比起那位朋友的精神,饿肚子这种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老缺和豪刚听这殷德元的话只能摇头表示无奈。

    他们这下确定了,自己老大脑子肯定出问题了。

    ……

    而此时的秦风,他在离开之后,通过潜伏的手段小心翼翼回到小区。

    毕竟刚才一阵忽悠,特殊部门领导都把烧烤店赠给自己了,要是对方后悔顺着自己离开的路线找到自己家里来,就不太好了。

    更何况,自己在抓鬼的时候,还顺便带走了一个看起来不简单的香炉呢,一切小心谨慎为妙。

    不过,对于今天晚上的收获,秦风感觉很满足。

    先不说前前后后从凶灵手里刷了多少厉鬼冤魂,光是杀死一只凶灵强化身体奖励就让秦风感觉很爽了。

    感受着身体的强化幅度,如果这次在遇到郝家那只总藏在阴影里面的鬼物,秦风有信心根本不给对方躲藏的机会,直接两刀砍死对方。

    当然还有一点没有提起,就是以后自己有固定刷取击杀鬼物奖励的地点了。

    而且还不用自己费力的去寻找,自然有那些鬼物帮自己找寻幽城闹事的鬼物。

    这简直就是坐享其成啊。

    可以说,今天一晚上对于秦风来说,收获颇丰。

    当然高兴归高兴,秦风还是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身体幅度强化了这么多,修炼可不能落下啊。

    刚好天色快亮了,时间正好,秦风干脆盘腿一座,直接进入了冥想状态。

    ……

    接下来几天,秦风一直昼伏夜出。

    晚上的时候,就跑到烧烤店吃吃烤串,顺便将手下那些小鬼抓来的鬼物打散赚点经验奖励。

    特殊部门的人最近没有再来,无人打扰秦风也乐得其所。

    晚上就在烧烤店坐吃吃烧烤喝喝啤酒当老板,天快亮的时候,则回家开始修炼。

    虽然烧烤店鬼物抓来的小鬼都不算太强,但是胜在一直收入稳定。

    每天都会有三五只,总体来说,这一阵子秦风的身体强化幅度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自己能够和鬼头刀产生心灵感应了。

    只要自己意念一动,鬼头刀就可以自己出鞘。

    虽然做不到再深奥一些的意念控刀,但至少也是一点进步了。

    ……

    又是一天,入夜。

    秦风正坐在烧烤店门口,吃着手下小鬼烤的烤串喝着啤酒。

    突然间电话响了起来。

    点头一看,是自己便宜老婆打来的,一边撸串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秦风吗?你……这段时间忙吗?”郝怡然带着试探性的声音说道。

    “怎么了?”秦风有些不解。

    这段时间没和郝怡然联系,主要郝家对自己的印象就不太好,虽然上次的事情老爷子那边对自己改变了不少,但是其他人并不知道,冒然跑去郝家,免不了一阵尴尬。

    这件事情,秦风也私底下和郝怡然说过,对方表示赞同。

    商量好了,却又特意给自己打电话,这是什么意思?

    秦风正打算开口解释,小转轻飘飘的来到了自己身边,随后冲着秦风放下一盘冒着热乎气的烤串说道:“老板,您的烤腰子好了,慢用。”

    “好的,去吧。”点了点头,示意小转可以离开了。

    “老板,您的啤酒没了,我再给你满上。”

    自从在秦风着吸收阴气实力得到增强之后,小转对待秦风的态度就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这不,主动端来烧烤不说,还特意为秦风倒满一杯啤酒,这才悠悠的飘走。

    眼看小转走远,秦风这才打算继续说话,不过还没开口,郝怡然的声音就先来了:“你身边有女人?你在外面?”

    “嗯。在外面吃烧烤。”

    电话沉默许久,片刻后,郝怡然忧心忡忡的问道:“你一个人吗?我……记得你一个人从来不会去吃烤串。”

    秦风一愣,随后想到了曾经自己的种种恶习,不由得一阵苦笑。

    也对,按照之前那个败类的性格,估计肯定会带着几个女人来一起吃饭。

    不学无术罢了,还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这种人郝家怎么可能看好。

    估计是以前的坏习惯,导致郝怡然怀疑自己又在外面搞事情啊。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也不能怪郝怡然,毕竟很少有人会独自一人跑出来吃烤串这种东西。

    秦风张了张嘴。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

    其实,郝怡然完可以遵从郝家的意见早早的放弃自己,过优越的大小姐生活。

    可是她却没有这样做,反而一个人抗下郝家那边的压力,还要私底下给自己生活费。

    她这样做,无非是对自己抱有希望,想要让自己改变。

    想到此处,一直对待这些事情看淡的秦风,心里难免出现了一丝波动。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我最近赞了些钱,开了家烧烤店。”

    从来不屑于跟人解释的秦风,这次破天荒的开口了。

    “你说你攒了钱?还自己开了烧烤店?”电话那头,郝怡然的声音不在充满狐疑,反而十分惊讶。

    “嗯,没事你可以过来看看。”

    看了看正在飘来飘去的小转,秦风觉得以后还是让这些鬼物用走的比较好,否则估计没人敢来自己店。

    “好的,一定。”郝怡然的声音充满了惊喜。

    “对了,你刚才好好的,怎么突然又让我去你家了?不是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么?”

    “爷爷意思你能来一趟。”郝怡然说道。

    “嗯。”

    随后,郝怡然将整个事情娓娓道来。

    听完之后,秦风有些无语。

    感情是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老爷子就一直让郝怡然和秦风早点完婚。

    用老爷子的话来说,他年纪也大了命不久了,赶紧了却自己一桩心事。

    不用多想,这种事肯定被郝怡然的父亲郝振兴的极力反对。

    在他们眼中,秦风完就是一个满口花花,不学无术的废物。

    让郝怡然嫁给他,不等于吧自家女儿推向了火坑么。

    本来呢,老爷子在郝家可以说是一言九鼎,没有人敢不听。

    但是也架不住秦风曾经的劣迹斑斑啊,因此就算是老爷子,也没办法一意孤行。

    最后双方争执不下,经过一阵激烈的磋商之后,他们绝对对秦风在进行一次考验,然后在座最后的决定。

    “对我进行考验?”

    听着郝怡然的话话,正在喝啤酒的秦风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话说穿越之前,自己作为最强悍的鬼修,从来没有人敢对自己说过‘考验’两个字。

    没想到到了这个世界,竟然给遇到了。

    而且还是一群普通人,秦风自己都差点忍不住笑了,这还真是有趣啊。

    郝怡然自然不明白秦风在想什么,还以为对方话音不对是在担心考验的难度。

    她赶忙开口鼓励秦风:“你别担心,不管是什么考验,我都会站在你的背后悄悄支持你,我们家族是生意家族,考核的项目应该和经营差不多,我知道这些方面你不擅长,但是我会偷偷教你,只要你愿意来,我们就可以稳赢,你一定要来,好吗?”

    “就算是为了我们的未来,一定要来好吗?”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考验,秦风本来根本不打算接受。

    至于考核不通过的事情,同样不在秦风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是奈何,郝怡然最后的话语,还是让秦风没能拒绝。

    一个大小姐,为了自己已经卑微到了这种地步,或许自己为对方做点什么也不过分。

    罢了,就当是给如此执着的郝怡然一个交代吧。

    “行吧,考核那天,你过来接我吧。”

    听着秦风答应,郝怡然明显楞了一下,随后充满欣喜的说道:“嗯,一定!”

    “好了,先不说了,店里来客人了,我要招待。”

    说完话,秦风主动挂断了电话。

    最后一句并不是秦风想要结束通话欺骗郝怡然。

    秦风确实看到了,烧烤店大概三五十米的距离,一个人影正站在哪里,静静注视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