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我的爱好是抓鬼 > 第五十六章 要掉下去啦
    看到老爷子站在楼顶一副随时都要跳下来的样子。

    郝怡然本来还挺着急的。

    可是听到秦风的话语之后,顿时愣住了。

    老爷子不会跳楼?

    老爷子爬那么高只是想为了我们早点结婚?

    郝怡然觉得自己有些大脑短路,无法理解秦风为什么会这样说?

    就在郝怡然还在懵逼状态的时候,站在楼顶的老爷子开口说话了。

    “郝振兴,你给我听好了,郝怡然必须嫁给秦风。”

    “你要是不同意,我立马就从楼上跳下来,听见了没有?”

    ……

    这番话落入楼下郝振兴的耳朵,看着楼顶以死相逼的老爷子,郝振兴气的是面色铁青。

    他和郝家老爷子不同,并不知道秦风的真正身份。

    所以在他的眼中,秦风依旧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

    郝家家大业大,可自己父亲竟然以死相逼,要自己吧女儿嫁给一个地痞流氓。

    郝振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对于楼下不远处的秦风来说,在听到老爷子的话语后,并没有太大反应。

    因为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肯定想要让郝怡然嫁给自己。

    至于郝怡然么,也明白了秦风刚才说老爷子不会跳楼的原因……

    感情老爷子是在帮助自己逼婚呢。

    一想到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还要这样逼婚,而且秦风就在现场,郝怡然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不好意思的同时,心里却又那么一点点小期待、期待自己的父亲最好能够答应。

    不过事实证明,郝怡然想多了。

    “爸,你到底什么意思?”

    郝振兴冲着站在楼顶的郝爱国,大声的喊道:“爸,怡然是我的女儿好歹也是您的孙女……”

    “你真的忍心把你孙女就这样推入火海?”

    郝振兴的话语得到了大部分郝家人的赞同。

    一个个都顺着郝振兴的话借坡下驴,一方面夸赞郝怡然多优秀,一方面贬低秦风。

    说郝怡然和秦风多不般配,希望老爷子可以慎重考虑。

    可偏偏,下面人不管说的多么动听,老爷子站在楼顶就是不听。

    甚至到了最后,老爷子直接松开了一只手。

    只剩下仅有的一只手抓着楼顶外围的栏杆。

    “你们在不答应,我立马就要跳了。”

    郝爱国高声喊道。

    一看情况越来越失控,虽然秦风已经明确告诉了郝怡然老爷子不会真的跳楼。

    可是郝怡然已经看不下去了。

    “爷爷,爸,你们双方都别激动。”

    “爸,爷爷本来就固执,要不就答应爷爷……”

    鼓足了勇气,郝怡然畏畏缩缩的看着自己父亲,想要尝试让父亲答应老爷子。

    只是郝怡然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看着郝振兴那夹杂着愤怒、无奈、痛惜等种种情绪的复杂眼神……郝怡然后面的话是在说不出口。

    “小然!”

    狠狠的瞪了自己宝贝女儿一眼,郝振兴咬牙切齿的说到:“那个秦风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就愿意嫁给他?”

    “你难道也和你爷爷一样,和我这样作对,这样伤我的心吗?”

    听着郝振兴的话,郝怡然低着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振兴!”

    郝怡然不说话了,老爷子又开始了:“你看到没有,小然自己都想要嫁给秦风。”

    “你个做父亲的还这么迂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家都提倡自由恋爱,年轻人的事情应该年轻人自己做主!”

    听着楼顶老爷子的话语。

    看着自己面前低头不语的女儿,郝振兴心里就一阵抽搐。

    他就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呢。

    对方也没什么优秀的啊。

    老爷子和郝怡然就对这个秦风如此对眼?

    然而人就是这样,郝怡然和老爷子越这样逼迫郝振兴,郝振兴对于秦风的心里印象就会越差。

    尤其是正巧不巧,刚刚秦风和郝怡然一进门,他就看到了两人。

    眼下,自己女儿都站出来替秦风如此说话了。

    可对方竟然还在外面一副看戏的样子。

    “这么懦弱的人,我女儿绝对不能嫁给对方……”

    可是偏偏,老爷子又拿生死威胁自己,这样下去,自己应该怎么办?

    紧急时刻,郝振兴突然看到了院子里面的一块板砖,心里顿生一计。

    只见其拿起板砖,高高的举起,说道:“爸、小然,你们两个要是再逼我,我就拿这块板砖拍死我自己!”

    砰!

    说完之后,还冲着自己脑袋,拍了一下!

    “我去……这家伙比我还狠?!”

    看着举动振兴的老爷子也愣住了。

    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给自己来这一招。

    “呃……”

    郝怡然看着自己父亲额头带着板砖拍过的淤青,右手依然高举着板砖,也是吓得花容失色。

    甚至一旁的秦风都愣了愣,没想到郝振兴会玩这么一招。

    “爸!”

    反应过来后,尤其是亲眼目睹自己父亲都拍了自己一下,郝怡然赶忙冲上去抢夺郝振兴手里的板砖。

    可自己父亲人高马大,哪有那么容易抢到手。

    身边是一个要自己拍死自己的父亲,楼顶还站着一个随时要跳下来的爷爷。

    郝怡然知道,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自己不能再犹犹豫豫当下必须解决。

    无奈之下,一咬牙一跺脚,郝怡然口不择言的喊出来。

    “爸,你听好了,今天就算你拿板砖拍死你自己,我也必须要嫁给秦风……”

    “因为……,我和他已经做过那些事情了。”

    “什么?!”

    不得不说,华夏汉字的博大精深。

    虽然郝怡然并没有明确说出来自己和秦风做过哪些事情。

    但是郝振兴的脑海里面,已经脑补出了自己女儿和秦风两个人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坐着羞羞的事情。

    画面浮现,拿着板砖的郝振兴仿佛遭受了一道晴天霹雳,整个人立马变得精神恍惚。

    相比于精神恍惚的郝振兴,站在楼顶的郝爱国脸上先是一僵,随后立马变得欣喜无比。

    尤其是看向孙女的眼神,都充满了赞赏。

    做起事来当机立断,果然有几分自己当年的神采。

    要不是眼下是在要抓着栏杆腾不出手,他差点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冲着郝怡然大喊三声:“睡得好、睡得秒、睡得呱呱叫。”

    毕竟,向秦风这么优秀的男人,可不能犹豫。

    不早点睡了他,要是被对方跑了怎么办?

    不过郝振兴这面情况就不同了。

    “小然,你……”

    郝振兴又气又恨的骂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秦风就是地痞无赖,你和他在一起,根本不会幸福。”

    “还有你为什么这么自爱,这么容易就被秦风弄上手。”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以后根本不会幸福。”

    “小然,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

    听着父亲的一顿训斥,郝怡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可是她却明白,眼下的情况,自己必须解决,否则不管是站在楼顶随时要跳楼的老爷子,以及拿着板砖,随时会拍自己的父亲,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爸!”

    既然如此,郝怡然一咬牙,索性把胆子大了起来。

    “您管的也太多了……”

    “我都已经成人了,难道我还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吗?”

    “再说了。”

    鼓足勇气,看了看周围的郝家吃瓜群众,郝怡然涨红着脸:“现在该做的都做了,而且周围这么多人都知道了,你不让我嫁给秦风,我还能嫁给谁?”

    “……”

    郝怡然此话一出,郝振兴脸色顿时变白了。

    手上的板砖不受控制的跌落在地上,郝振兴的脸上浮现出了起了无力而痛心的神色。

    “小然!”

    “唉……”

    郝振兴欲言又止,一阵长叹。

    以前总听人说女儿有了男人,胳膊肘就会像外拐。

    起初郝振兴还不相信,可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郝怡然,郝振兴算是明白了。

    这些话讲的真是铁一般的事实啊。

    眼下,情况发展到这一步,他还有什么资格阻止秦风和郝怡然在一起呢?

    更何况,楼顶还有自己老爹呢。

    只能先答应再说了……

    抬头看了眼楼顶的郝爱国,郝振兴颓废的喊道:“行了,爸,你下来吧,我同意小然嫁给秦风了。”

    “这就对了嘛,早点答应,哪还有这么多麻烦事。”

    相比起充满无力感的郝振兴,郝爱国可谓是美滋滋。

    在他看来,眼下郝怡然和秦风那个了都不过分。

    最好能够发展的再快一点,赶紧生个大胖小子出来,这样的话,两人的感情才能够更加稳固嘛。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不错,一方面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切都在往自己设想的方向发展。

    所以老爷子正打算翻越栏杆,重新回到地面。

    你还别说,站在高空这么久,人还就是有些头晕。

    不过这好像晕的有些太厉害了啊。

    为什么自己手都抓不住铁栏杆了?

    咕噜!

    吞下一口口水,郝爱国心中意识到情况不妙。

    因为此刻,郝爱国不仅仅觉得更晕了,突然自己眼前一片发黑,出现了一个人影站在自己对面……

    人影的相貌郝爱国已经没有兴趣去关注,因为郝爱国看到了对方正伸出手,打算吧自己唯一抓着铁栏杆的手指一点一点掰开。

    情况紧急,老爷子只能开口呼喊。

    “救命……救命啊……我要掉下去啦。”

    本来以为事情结束的郝家众人听到楼顶老爷子的呼喊之后再度聚首,再看向了楼顶的时候,众人眼神中都是充满了不解。

    老爷子的要求刚才郝振兴已经答应了啊!?

    老爷子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跳楼呢?

    众人疑问的同时,唯独秦风一脸平静的看了看挂在半空中呼救的老爷子。

    随后一言不发,一个人独自走向了郝家正厅的楼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