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一不小心成神豪 > 第113章 电话号码过期了怎么办
    五年之约已经过去了一年。

    这一年来,由于任逍遥的苦心经营和坚持不懈,两人的关系有了一实质性进展----在没有外人在场的僻静之处,都可以拉手了。

    每次看5d电影时,在漆黑如墨的电影院,两人一般都是手着拉手。

    看电影期间,甚至还互喂爆米花。

    随着交往的深入,任逍遥、冷若霜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共同爱好点也越来越多。

    作为最大的共同爱好点,切磋武功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科目。存心相让的任逍遥,虽然每次都被虐得很惨,但他却乐此不疲。

    虽然冷若霜每次都被任逍遥的“猪咸手”大占便宜,但她却毫不退缩。

    这,或许就是各取所需吧?

    ……

    第一次真刀真枪的较量,身手灵敏、智计百出、打法无赖的任逍遥,自然是大获胜----诚如他在第一人民医院所言,冷若霜只勉强坚持了10招。

    任逍遥那诡异莫测的“风行”步法、变幻无端的“仙人”指法,让冷若霜防不防胜。

    在连续遭遇几次既搂且抱、既揩且擦的攻势后,冷若霜当即满脸通红的投降认输。

    或许是“好了伤疤记了痛”,或许是吃受不住任逍遥的“激将”,在下次相聚之时,两人又常常会战成一团。

    久而久之,两人愈加情投意合。

    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恐怕还真会如任逍遥所说:“无须五年,就能修成正果。”

    因为在任逍遥面前,冷若霜的“表”已然丢失。

    ……

    任逍遥选择就读常阳医科大学的第三点考虑----脱困。

    借机摆脱温道玉、谷赋琪两大校花的纠缠。

    能考入北大、清华的,都是天之骄子,身上大都自带一股吸引人的特质。

    各方面条件优越的温道玉、谷赋琪,身处那样的环境中,自然是招蜂引蝶的存在。

    如果真有幸运的“猪”拱“大白菜”成功,任逍遥就算是得到了解脱,再也无须为情所困。

    微感失落,或许会有,但绝无可能羡慕妒嫉恨!

    相反,他还会以娘家人的身份,送上自己的祝福。

    有了冷若霜之后,任逍遥早已给自己的心态“松绑”:既然无法给她们想要的未来,无法给她们完整的爱,又何必“绑架”她们一生呢?

    爱情非常自私,不容他人分享。

    任逍遥的爱情,在见到冷若霜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它的归属。

    无可否认,两大校花都非常优秀,条件都非常优越,但任逍遥眼中更多的,只是欣赏,对美好事物的欣赏。

    连对她们耍流氓的想法都没有。

    不得不说,我们的任大帅锅,虽然对美女的免疫力很低,但还真心不是一头正宗的色狼。

    ……

    被两大校花认定是生命中的“巫山”这个局面,任逍遥虽然够妖孽,虽然智计百出,但也深感无力摆脱,也拿不出有效的解决措施。

    他也与大多数骚男一样----不想做“选择题”。

    如果可以,将三大美女统统收了就是。

    可是政策不允许一夫多妻啊?

    国还有8千多万配对不成功的单身汉呢,又怎能让你“多吃多占”?

    何况,就算是政策允许,就算两大校花愿意委曲求,冷若霜、温会长、谷总裁会愿意么?

    就算是他们都愿意,一心想做神豪的任逍遥,能顾得过来么?

    完美主义者,大者唯心。

    任逍遥当然也不例外,他的心中已被冷若霜占满,再也找不出一点空间来容纳两大校花。

    在钱财方面,任逍遥确实有些贪心。但对于美女,有了冷若霜之后,他感到很知足。

    所谓“知足常乐。”

    现在的任逍遥就很快乐。

    ……

    海滨。

    凉风习习。

    诸事搞定、只等录取通知书的任逍遥,与冷若霜挽手并肩而行。

    “为夫就要意气风发地扬帆远航了,娘子会不会在家里老老实实的想我?”

    “‘为夫’?切!小女子待字闺中,尚未婚嫁,哪里来的夫君?”

    随着与任逍遥相处时日的增多,冷若霜对这些调侃话语的免疫力,也在逐渐增强。要是搁在一年前,面对“为夫”、“娘子”这些字眼,冷若霜还不得脸红心跳一通?

    所以,有经验的“老司机”常说:“谈恋爱的时间以一年为宜,看准了就及时下手,婚后再慢慢享受恋爱的滋味。时间久了,爱情就会审美疲劳,就会演变成亲情。”

    这句话的正确性,在冷若霜的身上,已隐隐得到了验证。

    虽然,两人还没有正式确立关系,密切交往也只有一年时间,但冷若霜对任逍遥的绵绵情话,已有较强的疲劳感和免疫力。

    还好,两人分别在即。

    虽然仍可以每周一聚,但现实距离的拉长,必然会无形中增加心理上的孤独感,从而产生“小别胜新婚”的效果。

    ……

    “我们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承认?”

    “这样了是怎样了?”

    “呃…看来,得有点实质性的动作才行!”

    “你敢!别忘了五年之约。噢,现在只有四年了。”

    “那在我前往常阳之时,你能否与来一曲现实版的《吻别》?”

    “当然可以。”

    “真的?不是像张天王那样唱得天昏地暗的那种,而是吻得惊天动地、日月无光的那种哦。”

    “这么贪心?那还是算了吧,四年之后再说。”

    “啊?还要等四年?你也太狠了吧!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哟喂,竟然还唱起来了?好吧,可以给你一个蜻蜓点水式的吻。”

    “一沾即走?这也太没劲了吧?”

    “而且,还只能吻我脸颊,或者头发。”

    “握草!弄了半天,还不能进行热烈的法式湿吻?”

    “法式湿吻?你小子经验很丰富、想法很邪恶啊!老实交待,你的初吻被谁夺走了?你到底与多少人有过湿吻?”

    “哪有啊?我的初吻还给你保留得很完整好不好!”

    任逍遥顿时撞天阶叫起屈来。

    ……

    “切!谁希罕。那你怎么知道法式湿吻?还惊天动地、日月无光呢!真是的,想得太多了。”

    “嘿嘿,‘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么?”

    “好呀,竟然敢将人家比喻成猪!竟然还想吃人家的肉!”

    所谓“近墨者黑”,与任逍遥相处这么久,冷若霜早就学会了断章取义。

    接下来的打闹场景,任逍遥自然是轻车熟路。

    这,是任逍遥上大学前,与冷若霜的告别。

    没有泪光,没有惆怅,有的只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毕竟,他们的分别,只是现实距离上的拉长和心理上的压迫,在形式上仍然是每周一聚。

    ……

    与温道玉、谷赋琪的私下道别,气氛则要凝重得多。

    两女都是饮泣当场,无不泪花闪闪亮。

    若不是任逍遥早有安排,几有被强吻、被强抱的危险。

    任逍遥与两大校花说挥手、道离别时,特意让曾小波、郑风、沙如空枚巨大的“灯泡”闪耀现场。

    即使如此,两女也是蠢蠢欲动。但互相对视一眼后,终究还是“面子”战胜了“里子”。

    她俩可以无视枚大“灯泡”,但却不能无视对方。

    毕竟,两大校花早已化干戈为玉帛,虽说还达不到形影不离、无话不说的地步,但也算是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好朋友。

    吻别、拥别,又能怎么样呢?

    宣誓“主权”?

    明显她们没资格,至少目前没有。

    如今的她们,充其量只是“备胎二号”和“备胎三号”的人选。

    炫耀亲密度?

    可惜无从谈起。

    如今的她们,充其量只是实力强大的追求者,很少单独相处,哪来亲密可言?

    ……

    四年、五年的大学时光,与漫漫的人生长河相比,虽然极为短暂,但却非常重要。

    对她们这样的高分考生、名校娇子、未来的大学校花来说,更是难得的高光时期。

    因此,与任逍遥无奈分别的两女,虽然心有不甘,但仍然满怀期待。

    毕竟,漫步于神秘的北大、清华校园,是她们人生中的第一个梦!

    虽然身边缺少了任逍遥这个护花使者,心头难免留有遗憾,但“万事古难”、“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她们又何尝不知?

    好在,还有手机这个好东东,还有微信、qq这些便利工具。想他时、无聊时,大可以来一次视频通话。

    好在,还有寒暑假,还有国庆、元旦等长短不一的假日,在交通便利的今天,完可以一飞而至。

    ……

    与曾小波、郑风、沙如空人的告别,则很是简单。

    任逍遥先是给他们每人转了4千元现金,作为接下来4年的费用。

    其实,无论是上特种兵学院的曾小波、郑风,还是应征入伍的沙如空,只要穿上军装,他们就无须自带钱物。

    一日三餐免费吃,伙食费还蛮高。水果、牛奶、鸡蛋天天吃,各种肉食更是变作花样上餐桌。

    至于衣着,从头至脚部包圆。就连内裤、手套、袜子、鞋垫都不会放过。

    其他生活用品,包括被子、褥子、凉席、背囊、提包、毛巾、漱口缸、洗脸盆等,也是应有尽有。

    需要自己掏钱采购的,只是洗发水、沐浴露、洗衣粉、牙膏、卫生纸等耐用品。

    入伍后的第一年,每月都有700元的津贴,第二年涨到820元,以后逐年递增。这笔钱虽然不多,但用来采购这些必须生活用品,那也是绰绰有余。

    至于沙如空,两年后即使提干不成功,选取士官定然不在话下。入伍第三年,他的收入会立即暴涨到5千元左右。

    寒暑假,还要发放探亲路费、生活费。

    因此,衣食无忧的他们,根本用不上那4千元。

    任逍遥如此做法,也算是有备无患。万一他们想利用休假期出去旅游什么的,也不会捉襟见肘不是?

    其余的10万资金,任逍遥当众表明:大学时代,他们人就是4千元包干。自己除了必要的学费和生活费之外,也是“轻装”上阵,凭自己的实力,在大学里再创辉煌。

    ……

    临别之前,兄弟4人寻了家大排档,美美地、狠狠地吃了一顿告别宴。

    吃饭过程中,郑风竟然问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问题:“老大,与你相隔这么远,部队又管得紧,只能电话联系了。但是我一直在担心一件事----如果电话号码过期了怎么办?”

    此言一出,曾小波立即点头附和。

    任逍遥与沙如空两人,先是面面相觑,紧接着非常困难地强咽下口中的食物,最后是仰天大笑。

    大排档的老板以为突兀狂笑的两人,是蛇精病发作,急忙走近查看,并做好了打电话叫120的准备。

    就在这时,任逍遥的笑声突然停止,只见他一本正经的说道:“老三放心,这个问题本老大早有准备,特意给你挑选了一个保质期很长的电话号码。”

    “保质期很长?那我就放心了。”

    对于任老大、沙老四莫名其妙的发笑,郑风当然摸不着头脑。他所关心的,只是他的电话号码会不会过期。

    ……

    “老大,那我的呢?”

    与郑风一样,曾小波对手机也了解得不多。

    手机到手过后,两人即在任逍遥的带动下,转入埋头苦学之中,哪有时间摆弄手机?

    “当然不能厚此薄彼!你俩一样,保质期都很长。”

    “很长到底是多长?老大你这不透个底,我还是放心不下啊?”

    “很长,很长,长到超乎你的想象。”

    任逍遥存心逗弄起曾小波来。

    这一别就是4年,虽然寒暑假可以重聚,但哪有像高中阶段这样朝夕相处来得惬意?

    ……

    “这…这还是没有具体的期限啊?”曾小波属于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

    “如果硬要说期限,其实我也不知道。”

    “啊?老大都不知道?这么玄乎?”曾小波、郑风两人都深感诧异。

    “因为,我虽然是天才中的天才,但也不知道你们的寿命到底有多长。”

    “老大越说越糊涂了!这电话号码的保质期,与我们的寿命有什么关系?风马牛不相及嘛!”

    实诚的郑风满脸迷惘之色,他是真的弄不明白这二者到底有什么关系。